0263 为了美利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离港不足三个小时,寒鸦号重新出现在巴尔的摩的港口,而且青烟缭绕,形容凄惨。
  这副景像让美国人大惊失色。
  巴尔的摩的美军舰队拢共只有八艘船,得报以后呼啦啦疾出六艘,呈纺锤形把受伤的寒鸦号团团围住。
  旗语往来,嘘寒问暖,美国人用尽一切手段传达善意,却没有一艘船停下入港的脚步。
  眼下的港湾在双方眼中充满了不确定性,洛林担心棉布杰克的追击,美国人担心未知的敌人,谁也不愿在这里片刻逗留。
  其实哪有什么未知的敌人呢?
  海岸上早就乱了。
  尖锐的哨声回荡在夜空,一门门巨大的岸防炮被扯掉炮衣,推出炮门。风吹过野,刺猬般的炮管直指海面,整个空气都弥散着一股风声鹤唳的糟糕味道。
  寒鸦号遇袭了!
  作为巴尔的摩航线上最著名的走私船之一,寒鸦号会在距离巴尔的摩不远的海域遇袭,美国人唯一能够想到的理由,就是英国人来了。
  英国人兵临城下,带着他们的大炮和巨舰,妄图端掉大陆议会最重要的物资港口,除此之外,再也没有旁的可能!
  在这样的心思下,岸上的士兵行动起来,码头则以最快的速度清出相连的长片泊位,让护航的美国舰队保护着寒鸦号依序入港,再配上先前掉队的战斗人员,厉兵秣马,整装待发。
  洛林不等座舰停稳就带着惊魂未定的海员们登上了海岸。
  他在岸上看到了紧急赶来的亚当斯和汉密尔顿,抿紧嘴唇,气势汹汹迈步到两人面前。
  “议员先生,我需要解释!”
  “呃……”亚当斯愣了一下,“你说解释?”
  “对!解释!就在不久之前,我在乔普唐克河口被袭击了!袭击我的是贵国知名的海盗王棉布杰克七世殿下,他为我准备了整整三艘船的盛大礼炮,欢迎之热烈,大概只想要让我葬身海底!”
  “棉布……难道是那个自掏腰包支援家乡的大海盗?”
  “何必明知故问呢?”洛林气极反笑,“加勒比现存的海盗有上千支,能被称作殿下的只有区区六个人,而其中恰好出身美利坚,又对独立事业抱有善意的,难道还会有第二个人?”
  亚当斯还是一副没回过味的迷茫表情。
  “肯维,你确定是棉布杰克袭击你?就在离巴尔的摩不远的乔普唐克河口?”
  “夜色虽暗,我的眼睛却没有花!”洛林咬着牙关深吸一口气,“出现如此美妙的误会,您或是美利坚难道就打算用装傻来蒙混?”
  此话一出,美国人明显地长舒了一口气。
  当然这口气肯定有些对不起洛林,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切萨皮克湾还是美利坚的切萨皮克湾,其余的一切确实都好商量。
  汉密尔顿登时就不见了。
  岸边的哨声转而柔和,衣衫凌乱的士兵们开始停下来整肃军纪。
  等一切都稳妥下来,亚当斯尴尬地笑了一下。
  “肯维,虽然我现在还摸不着头脑,但请相信我会给你一个合适的答案,只是,那需要时间。”
  “多久时间?”
  “我不会耽搁太久的。”亚当斯郑重承诺,“而且寒鸦号受伤了,这段时间正好让巴尔的摩技艺精湛的船匠们好好治疗她的伤势,你觉得呢?”
  ……
  就这样,洛林在巴尔的摩滞留下来,住在亚当斯的私人别墅,等待着寒鸦号的修缮,心安理得地享受起美利坚开国元勋的热情招待。
  巴尔的摩不愧是北美最顶尖的造船中心,仅仅半天时间,克伦就带回了全面的检测报告。
  部分船壳和一些舱内壁需要更换,帆和缆得重新整治,此外还有一些细微的皮外伤和长时间行船积累的劳损,修复起来颇为费时,索性趁着这次机会一道作了更换。
  寒鸦号在两天时间内修缮完毕,状况变得前所未有得好,升帆流畅,船壳密实,活力四射,斗志昂扬。
  又过了两天,亚当斯的调整也有了结果。
  他亲自来到洛林的房门外,苦笑着递上来两份港务局登记表。
  洛林不明就里:“这是?”
  “诺福克和奥南科克的码头进出表,近一个月的。”
  “奥南科克?”
  “弗吉尼亚的一座小渔港,是弗州最临近乔普唐克河口的码头。”258
  洛林这才听出了亚当斯的意思,赶紧翻开表单仔细寻找。
  血腥玛丽号和她的两艘僚舰是12天前离开的诺福克,又在6天前抵达奥南科克,停留一夜,旋即离开。
  这两个港口的距离显然不需要航行3天,所以棉布杰克应该是在离开诺福克后躲在了某个地方,直到寒鸦号进入切萨皮克湾,才尾随寒鸦蹲守在伏击的地点……
  “出卖我行踪的人呢?”
  “没找到,或者说不可能找到。”亚当斯耸耸肩,“棉布杰克在弗吉尼亚有很强的人脉,在大陆军中也多有友人,根本就没办法一一排查。”
  看着亚当斯真诚的脸,洛林忍不住冷笑连连。
  “所以说这件事变成私人恩怨了,是吧?”
  “你是我们最重要的朋友,肯维。”亚当斯神色黯然,“如果可能,我们不希望你和另一位朋友在我们追求自由的过程中发生冲突。”
  “但冲突已经发生了,而且并不是我挑起的!”
  “或许是这样,或许不是,那不重要。”亚当斯斟酌着词句,“我听说海盗的世界可以购买和平,就像国与国那样,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
  洛林意外地皱了皱眉:“赎买和平?您的意思是……”
  “当然是那位大海盗主动向你表达善意。”
  空气乍然安静下来。
  洛林怔怔地看着亚当斯,很想知道他究竟是天真还是愚蠢,但最终,理智还是告诉洛林,他的对面和这两个形容词都不可能沾边。
  他沉静下来,努力不让自己发笑,努力让自己严肃。
  “议员先生,我想听您的想法,全部想法。”
  “这是应有之意。”亚当斯清了清嗓子,“首先,你对我们很重要。不讳言地说,只要你永远幸运,在独立战争胜利之前,你都是美利坚最重要的朋友,这是需求决定的。”
  “其次,就像美利坚一样,每一个人的行为都有其目的支撑。”
  “就像你冒着生命危险为我们带来希望是为了金钱,大量的金钱,足以堆成山的金钱。那么棉布杰克是为了什么?”
  “他冒的风险不比你小,可他不仅不贪图弗吉尼亚人民的税金,甚至连成本都自行承担。这是对家乡的爱么?是全部么?”
  亚当斯摇着头,挥舞着手臂,声音里充满了断决和力量。
  “海盗不是可以做一辈子的事业!”
  “弗朗西斯.德雷克用半数家产换取了爵位,亨利.摩根交出了他的帝国,做成了英国人的走狗爪牙。这样的人在历史上比比皆是,棉布杰克在他们中间并不起眼。”
  “他看中了美利坚的未来!他现在有钱了,有势了,已经不满足在肮脏的海盗中间逞凶,只想回到他所熟悉的上流社会。这是他的追求!”
  “说实在的,你的遇袭让我们愤怒,让整个议会都感到怒意难当。”
  “我们确实无法得知是谁在罔顾美利坚的利益。但弗吉尼亚并不只有愚蠢的短视之徒,正相反,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最坚贞的独立斗士,其中就有最适合为你们这次合谈牵线搭桥的人。”
  “为了美利坚,他能让棉布杰克低下那爬满油脂的头颅。”
  “为了美利坚,这场意外需要在这里做个了断。”
  “为了美利坚,我们希望你顾全大局。”亚当斯定定地看着洛林,“这是所有美利坚人民的希望,是大陆议会的意愿,也是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先生让我传达给你的请求。”
  事情……突然变得有趣了。
  洛林并没有被亚当斯激烈的演说感染,只是从中闻到了一些奇怪的味道,有些像圈套,有些像阴谋,还像是某种善意的恶作剧。
  在这件事上,美国上下表现得未免太过热心,只是区区一场海盗与走私者之间的私人恩怨而已,居然连他们的国父都托人传达了请求……
  请求么?
  洛林突然想到了什么。
  “议员先生,不知道那位合适的中间人是……”
  “托马斯.杰斐逊先生,他是《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大陆议会的重要议员,他还是弗吉尼亚现任的州长,棉布杰克眼下最不敢忤逆的人。”
  “所以我需要去里士满?还是诺福克?州长先生一般喜欢在哪办公?”
  “弗吉尼亚州的州府当然在开遍艳梾木的里士满城。”亚当斯微微转开一点眼睛,“不过托马斯是个闲不住的人,这会儿他正作为大陆军的代表巡视整个北方的防务。”
  “整个?北方?”
  “呃……大部分时间,他都待在波士顿。”
  果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