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5 挣钱不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1779年9月28日,特地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白天,修缮一新的寒鸦号晃悠悠离开了巴尔的摩,赶在沙克和狮子号换防之前,大摇大摆摸出了切萨皮克湾。
  洛林手上多了两份新文件,一份是波士顿的特别合同,另一份则是大陆议会对波士顿的情况说明。
  考虑到回新奥尔良后还有不少杂务要理,为了不影响思绪,洛林把说明丢给了卡门处理,自己则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那份长期收益必然巨大的特别合同上。
  合同的内容与草稿还是有所区别的。
  首先是周期,45天,与一个常规的合同轮等同,有利于供货方调配货物,特别是洛林的补充供货人,那位不太好交流的哈布斯堡先生。
  其次,内容在原先2200支查尔维尔的基础上增加了400支龙骑兵,依旧是特别的先钱后货,所以洛林船上这会已经多了24万镑现金。
  这笔钱的代价是寒鸦号的侧舷火力近一步缩水,从16门十二磅炮下降到12门,相应的,全船货舱提升为十二个,这个比例已经接近了市面上号称人畜无害的武装商船,大概,只剩下一个货舱的差距。
  第三点变化与巴尔的摩的常规合同有关。
  在原本的草稿中,常规续约自特别合同结束之日算起,在洛林的据理力争下,这个细节被调整为从寒鸦号下次抵达巴尔的摩开始。
  亚当斯以为洛林是想为了即将到来的和谈腾出时间,却不知道在洛林的心里,这场和谈或许根本就没有开始的可能。
  不出所料的话,棉布杰克会把大陆议会递过去的条件视作战书,哪怕不在使者的身上留记号,也会把爱德华.肯维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正式开战不可避免。
  然而爱德华没可能做成海盗王势均力敌的对手,哪怕寒鸦号把火力配满,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那么为了不影响接下来的走私活动,洛林就得确保让棉布杰克忙起来,最好能忙着上天堂,再也无暇顾及那个在切萨皮克湾掏金的小小仇敌。
  “先是曼斯菲尔德三世,现在又是棉布杰克七世……说起来,加勒比的海盗王们和我还真是有缘呢。”
  ……
  兜兜转转,一晃五天,寒鸦号带着满舱的金币回到了新奥尔良。
  相比于巴尔的摩,波士顿的合同时长宽裕得像在犯罪。洛林没有逾期的风险,最大的麻烦反而是供货周期被打乱所形成的库存积压。
  这件事若是不能妥善处置,会影响洛林和加尔维斯伯爵之间难得的互信关系。
  安排好轮值,给水手们放了五天大假,洛林派亚查林为信使,郑重邀请伯爵亲赴新奥尔良提运黄金。
  船上总计存有价值24万镑的金币,按照分成比例,其中59280镑属于德雷克,53200镑要由加尔维斯转交给哈布斯堡,38600镑是货单成本,剩下的则是伯爵的收益。
  当然,那只是就单论单的统计。
  因为货单的缩水,在这个合同周期内仓库里会剩下二百支查尔维尔,八百支龙骑兵和十二门陆战炮,共计有十一舱存货。
  而且除了其中的六百支龙骑兵,剩下的都是从哈布斯堡手上转购的高价货,无论是三次倒手还是留仓缓出,都叫人提不起兴致。
  洛林和加尔维斯商议了一番,主动提出私人买下200套长短枪,价值23600镑,用以实现寒鸦号水手的全面火器化。
  加尔维斯则投桃报李,不仅干脆地接受了美国人的不情之请,还提出自己的新庄园需要一批驱赶野兽和土著的小炮,摆摆手就把那十二门轻炮收入囊中。
  库存问题就此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照理说,接下来就该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分红环节了,商会结余还剩35680镑,虽不如前两次合同期激动人心,但依旧是笔不小的数目。
  然而洛林没有这么做,反而聚起所有海员,在休整的第三天,搭乘蔚兰水滴号跑到了小开曼岛。
  伦纳德和奥尔维斯不知何时已经等在了那里,洛林当即宣布召开总商会董事局会议,加勒比分会二位代表因相关列席。
  会议的第一个议题是加勒比分会的秘密备用金问题,共一万英镑,由伦纳德保存并判断在何时投入使用。
  这个问题洛林先前就和自己的海员们讨论过。
  查克是只经商天赋出类拔萃的聚宝盆,九月加勒比分会月利润勇攀3600镑,增幅之大叫人叹为观止。
  然而他太喜欢冒险,经营理念超前而激进,居然隐隐有些玩弄杠杆的味道。
  为他加一把保险,保证分会正常有序的发展是必须的,议题全票通过,一万镑当场就交到了伦纳德手里。
  第二个议题,属于总商会走私业务的配属环节。
  洛林要求伦纳德置办三艘百慕大帆船。
  双桅布里根廷型两艘,分别泊在卢西和金士顿,专用作洛林和伦纳德的交通舰。单桅斯鲁普型一艘,与蔚兰水滴号一起用作机动调用,平时则泊在鸦巢和新奥尔良。
  百慕大帆船物美价廉,单桅新船单价仅有400镑,双桅新船也不过3000镑一艘,搭配有限的轻型火力,单价不会超过4000。
  这个议题最终议价8500镑,还是交给伦纳德,要求他在45天内办结手续,取船入港。
  最后一个议题,洛林横扫过众人。
  “诸位,要开战了。寒鸦号不是棉布杰克的对手,所以这一战的主力将是德雷克商会,是金鹿号,和加勒比分会的远洋舰队。”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贝尔一拍桌子站起来:“洛……董事长,你打算公开爱德华.肯维的身份?”
  洛林失笑一声摆了摆手:“寒鸦号还有天价的订单要做,我可不舍得为了区区一个海盗王就自断命脉。”
  “那替换的问题?”
  “不是替换。”洛林歪着头,“是无论棉布向不向寒鸦号正式宣战,德雷克都会找到借口,主动向棉布杰克宣战。”
  这是一个纯技术性的问题。
  在加勒比海,海上兄弟会是一个团结的整体。
  他们自认为是海上的狼群,视商船为待宰的羔羊。
  一般情况下,羊是不被允许向狼群挑衅的。假如有人不自量力,海盗们会团结起来,杀一儆百,维护秩序。
  但洛林是私掠商人,身上弗朗西斯的血脉让他能轻易融入加勒比海盗的圈子,海盗王的信物又给了他合法的资格。
  而真正想让这一身份成为现实,被世人承认,洛林还需要主动前往乌龟岛进行报备。
  或者说得更准确些,是向海盗世界正式宣布,洛林.德雷克至此加入第七顶海盗王冠的竞逐。
  到了那时候,德雷克商会和棉布杰克海盗团的战争就成了海盗王与海盗王候选人之间的战争,符合《海盗法典》的规范。
  双方只能各凭本事争取盟友,海上兄弟会不会过问,更不会偏帮一方,发起讨伐。
  所以德雷克商会向棉布杰克宣战是有操作性的计划,唯一的问题只在动机。
  洛林不能无缘无故向棉布杰克挑衅。
  他的信物属于曼斯菲尔德三世,哪怕要染指海盗王的宝座,目标也应该是那个连卡特琳娜也不熟悉的第三候选。
  况且查克根本不知道走私的事,毫无理由的宣战,就算是加勒比分会董事会也不可能得到通过。
  这件事情需要包装,就像汉诺威王朝的淑女们去参加舞会,得先头顶花果山,把自己打扮成孙悟空,然后才能在人前显圣。
  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处理,洛林坐下来,卡特琳娜站了起来。
  “计划如下。”她像个将军一样挥斥方遒,“在我们前往波士顿期间,分会要有专人联络新奥尔良的老巴特。”
  “我问过老巴特,棉布杰克是他某位下线的老主顾,尤其是最近,光顾得尤为频繁。”
  “分会要通过巴特散出消息,运金船,瓷器、丝绸或是别的什么,只要是价值连城,在新大陆属于紧俏的,都可以有技巧地透露给他,在短时间内制造3-4起看似针对的成功劫掠。”
  “10月是这一阶段计划最好的执行机会。棉布杰克在沙克.德雷克手上吃过大亏,在狮子号巡防期间,他会暂停突入切萨皮克湾,换句话说,他闲得很。”
  “第二阶段,在寒鸦号回程之后,引诱棉布杰克突袭分会远洋舰队,还是通过老巴特的渠道。”
  “只需要有所准备,加勒比海上能真正伤害到远洋舰队的海盗团屈指可数,至少棉布杰克不在其列,这一战,他会败兴而归。”
  “但到了这时,董事长就有足够的理由说服分会董事局发起战争,杀鸡儆猴了。剩下的都是技术性问题,我在这里不作赘述!”
  她干脆利落地坐回座位,洛林笑着敲了敲桌子。
  “就是这样。这个计划卡特琳娜做了好几天,充分考虑了海盗的思维,还有我们付出的代价。”
  “肯定会有一定的代价。毕竟德雷克会长是正义的朋友,哪怕对方是海盗,我也不能没有任何理由地向他发难。这不符合我一贯的人设,在棉布杰克和爱德华剑拔弩张的时候,也容易引起有心人的猜想。”
  “奥尔维斯,这件事情交由你去办。近海船队原本就有雇佣外船的传统,可以把商会藏起来,不让棉布杰克早早察觉。伦纳德那也有价值连城的古代金器,可以利用一部分,由你和伦纳德商量着办。”
  “是!”近海商会提督奥尔维斯铿锵作答。
  “对了,你这次行动的预算也是一万镑,记得省着点花。”
  “商人的天职是权衡投入与产出,在达成目标的同时尽可能缩减成本是我们的义务,尤其是面对油水不足的小目标时,更是如此。”
  “别被海盗王的威名蒙住了眼,不过是区区一个落迫的无法之徒而已。棉布杰克七世……他不值得我们投入太甚。”
  “挣钱,不易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