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6 血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乌龟岛,海盗的圣殿。
  这座悬在向风海峡出口的海盗岛是巴哈马群岛的南极,从地缘来看,更该被看作伊斯帕尼奥拉岛的陆衍。
  它有着狭长的岛身,长三十二公里,宽不足五公里,四足延伸,抱垄海湾。
  这些延展的海滩和峭壁让它的外廓像一头趴伏在海上的乌龟,时不时泛起的海雾又让它的位置若隐若现,哪怕就在较发达的法属圣多明戈殖民地左近,也不会引来过多的造访。
  像这样的海岛在加勒比海上遍地都是,而乌龟岛之所以能被挑剔的海盗们选中,只因为它有大海上最难能可贵的淡水。
  这座岛的中心有一座沉寂的火山,火山的南麓有水源地,犹如大自然的恩赐,在岛屿中勾勒出一条奇迹的银带,让整座岛屿水源不绝。
  丰沛的淡水资源塑造出岛上茂密的植被,茂密的植被又养遇了漫山遍野的热带生态。
  洛林一直很好奇那些恐惧海洋的物种究竟是怎么在一座座海岛上落地生根的。
  虽然后世的知识明明白白告诉他,大部分陆生动物都是在久远的古代,在陆路通道尚未被海水淹没前迁徙而来。
  总之就是很神奇。
  相比之下,岛上的人就没有那么多的神奇。
  因为人类会造船,海盗会开船。
  向海而生的海盗在数百年前就在这座小岛上落地生根,人居的历史与西班牙人开拓新大陆的时间无异。
  但即便经历了这样漫长的岁月,繁荣了这样漫长的时间,不事生产的海上流浪儿们还是没能在这座岛上留下文明,甚至于,这里曲折的海岸线上连一座像样的码头都没能建立起来。
  “海盗……这个物种对人类究竟有什么价值呢?”
  迎着海风斜靠在金鹿号崭新的舰艏,洛林带着玩味的笑容喃喃自语。
  “收帆!”
  “注意乱流,小心颠簸,通报僚舰注意协同!”
  “提督有令!僚舰不靠岸,在旗舰两侧警戒下锚。全体维持三级警戒,三级警戒!”
  “现在落潮,小心搁浅。右满舵,横置!”
  一声讯令,金鹿号缓慢而平稳地调转过舰艏,铁锚哗啦啦下沉,砸入水底的浮沙,把整艘船固定在距离海滩十余米的海面上。
  洛林看到了爱神号与三眼乌鸦号。
  她们以左右对称的方式停留在金鹿号二十来米的位置,正在调头,以便把舰艏45度斜面向对开海域,充分发挥出侧舷炮火的密度和威力。
  看到他们的样子,洛林哑然失笑。
  “横置的金鹿号和斜置的僚舰,你们准备炮轰乌龟岛么?太紧张了。”
  负责协调舰队整体运作的迪伦满脸写着严肃和认真。
  “提督,有备无患!巴托为您准备了五十个护卫,都配长短双枪,由他亲自带队……”
  “看看我们桅尖上的彩瞳骷髅,老迪伦,别忽略了我们的身份。”洛林笑着指了指高高飘扬的海盗旗,“这里可是圣殿,哪怕装修得落魄了一些,但身为海盗,我们在这儿不需要紧张。”
  迪伦并没有因为洛林的劝告就放松下来:“提督,您要去的可是托尔图加。那里的每个人都是肮脏流脓的人渣和败类,除了性命别无长物,您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总觉得你连我也骂了进去……”洛林翻了翻白眼,“不过这不重要,嗯……五十个护卫就不必了。我们各退一步,我只带着海娜去,你则让巴托把护卫减到三十人,至少让其中一艘小艇宽敞些……”
  ……
  小艇下放,载着洛林、海娜和护卫们浩浩荡荡驶向海滩。
  只是艇上依旧有些超载。
  虽然和紧张兮兮的临时海员们约定了人数,但巴托与迪伦合谋,依旧变着法子地往艇上塞人。
  护卫就是护卫,除了护卫,每条艇还要四个桨手,两个护艇哨,这样就多了12个人,加上登岛的33个,荷载40人的冲锋艇硬生生塞进了45人。
  幸亏他们还是照顾了洛林的骄惯,45人中的30人用沙丁鱼罐头的排列方式交叉在副艇上,洛林的主艇只有15个人,勉强满足了宽敞两字的要求。
  对于这份好意,洛林只能一笑了之。
  他们要去的地方叫托尔图加,西班牙语的直译就是龟岛。
  而作为龟岛的名字由来,现在的它却成了海盗们的专称,专指位于丛林深处的海盗圣地,海上兄弟会议院的所在。
  卡特琳娜说,那是一座建造在小湖泊边的木质圆顶大厅,里面供奉着摩根手抄的《海盗法典》初本和“海盗伪帝”黑色准男爵巴夫洛缪撰写的【新典】,就如的《旧约》与《新约》对基督徒的意义,是海盗世界中的圣物。
  海上兄弟会与历代海上王者的怨灵和名望守护着它们。
  事实就是如此。
  海上兄弟会是一个由12人组成的元老机构,被称为法典守护人,每一个都曾接触过传承海盗荣誉的摩根海图。
  而无论是把图上缴给兄弟会的幸运儿,还是加入王者竞夺的野心家,他们的名字都会被兄弟会记录下来。
  等12人出现了空缺,就会有人按顺序找到他们,问他们是否愿意把自己的海盗船献祭到乌龟岛东首的船坟,从此上岸,成为接受全体海盗供奉,永远保持中立的法典守护人。
  大部分海盗无法忍受这样简单的诱惑,尤其是传说当中,有一位海盗在绞架上宣誓要成为法典守护人,结果当场就被行刑的海军给释放了。
  在洛林看来,像这种明显为自己贴金的传闻根本没有半分可信度,但他今天是来报备资格的,既然要用到人家,他也姑且愿意支撑对方的政治宣传。
  没错,全世界的海军都跟海盗穿着一条裤子。
  这帮连码头都建不起来的不法之徒在全世界范围广受尊敬,诸如英王乔治,法王路易之流,根本不敢捋其虎须。
  或者……虎鲸须?
  沿着沙滩漫步,洛林和护卫们缓步走到岛屿中段。
  一路上,他身处于浪潮和密林的拥抱,除了海面上不时可见的海盗船,几乎没有感受到人的痕迹。
  直到这儿,他看到两棵明显被人为修剪过的橡木,一棵向左弯曲,一棵向右弯曲,枝叶交缠,共同构成一道高耸的门。
  树皮上,有人用血一样的漆写着凌乱的字迹。
  【BLOODWAY】
  血途,染满血的小径,在中国还有一个特殊的意味,那就是畜牲道的别名。
  洛林忍不住笑出了声。
  “顾弄玄虚,不过路名倒是起得贴切。只可惜,起名的人估计不会明白这名字的意义,单纯拿来恐吓人就有些浪费了。”
  海娜如往常般对这些稀奇古怪感兴趣,抬起手紧了紧宽大的罩衣,露出脸问:“什么浪费了?”
  “血途啊,我觉得这么霸道的名字藏在荒岛太浪费了。”
  海娜不屑得撇了撇嘴:“连阿萨辛的圣山都不敢自称血途,区区海盗……”
  洛林啼笑皆非:“说得好像你去过圣山似的。”
  “我小时候和父亲去过圣山,只是那里已经腐败了。鹰巢城沦陷后,再没有人留在那里。”
  “那也是意料中的事。”洛林耸耸肩,“打起精神来吧,先生们,我们正要去拜访传说中的海上兄弟会,别让人看轻了德雷克的后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