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把对面都杀光就不需要保护射手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啊……对、对不起!”
  洛樱有心事,操纵瑶陪忱淞打蓝的时候就没太注意血量,结果忱淞的铠运气爆棚,刀刀暴击,直接把蓝buff的血线压到了底,等洛樱反应过来,蓝buff已经被瑶的2技能抢走了。
  第一个buff被自家辅助抢了,忱淞的心态难免有些爆炸,但抢buff的又是洛樱,他只能深呼吸调整情绪,随后温和道:“没事儿,你拿吧,对面也有。”
  洛樱心惊胆颤,忱淞打红buff的时候干脆躲到了下塔去帮射手推线,然后就不肯走了。
  好不容易熬到洛樱的瑶到4,忱淞开口唤她:“来陪我抓人。”
  洛樱操纵着瑶朝他跑去,乖乖放大附身到他头上。
  因为自家是双射手的缘故,有一个射手需要和对面的吕布对线。那吕布可能是个小号,压得很深。忱淞操纵铠绕后,还没到位置,洛樱已经先放了1技能。
  瑶的1技能弹道速度很慢,吕布当即大招跑路,这波儿ga
  k颗粒无收。
  忱淞耐心教她:“照顾一下队友的位置,如果你不确定什么时候给控,就等我2上去之后再交控打combo。”
  洛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combo。
  她想了想,决定打完之后问问她的小姐妹。
  毫无疑问的赢了,但忱淞总感觉洛樱不开心。
  “怎么没精神?累了?”
  洛樱摇头:“不累,只是有些过意不去。”
  “因为抢了我的蓝buff,而且还不止一次?”
  洛樱瑟瑟发抖没应声。
  忱淞凑过来,灼人的呼吸喷在洛樱耳畔:“那是因为抢我三杀?”
  洛樱身上一僵,眼眶都红了。
  这怎么能怪她?
  瑶的2技能就是这样的呀!
  “瞧你吓的,”有力的大手将她揉进怀里,忱淞柔声哄着:“buff和人头都归你。你归我就好。”说着便低头轻轻的往她喉咙上咬。
  洛樱吓得人都软了,偏偏她之前缩在了床角,这会儿躲都没地方躲。
  忱淞见她抖得厉害,便只是用舌尖轻轻地舔了下,旋即笑道:“以后还往这儿缩么?”
  “不了,不了。”洛樱说着,还哭唧唧的吸了下鼻子。
  女孩子小小的一团缩在那儿,身子虽还保持着失忆前的火.辣性.感,性子却变得又软又糯。忱淞深深的凝望着她,愈发觉得她这幅又纯又欲的模样惹人情动。他试探着把手往洛樱的睡衣下摆里探,吓得小姑娘猛地一哆嗦,拼命捂衣服。
  他还想逗她几句,偏偏有人来敲门。
  “忱哥?忱哥你那边是不是打完了?领队喊你过来救场呢。”
  忱淞为了带洛樱上分,找李慕白借了个黄金的号。这会儿游戏结束了,李慕白那边儿自然会显示账号进入空闲状态。
  “什么事?”忱淞暂且放过洛樱,只是将她圈在怀里搂着,逗猫似的挠了挠她的下颚线,痒得洛樱往他怀里缩。
  “是和一个女队的娱乐赛,”李慕白隔着门板传话过来:“小云扬直播呢,忽然有kpl解说找过来,给她的小姐妹约训练赛。那孩子脸皮薄,经不住求,已经答应了。”
  “知道了,让他等会儿,我换衣服。”忱淞说着低头亲了亲洛樱的额头:“你也一起。”
  “我?”洛樱愣了:“可我什么都不会呀。”
  “怕什么?业余队而已。”忱淞笑了笑,松开她,下床翻出印着Eh
  e队标的队服,毫不避讳的脱上衣:“你来凑个数就行了。”
  他身姿挺拔,肌肉线条精而不壮,才撩开衣服下摆,便羞得洛樱连忙错开目光。
  陪他去了训练室,忱淞直接帮她登了比赛账号。
  打ADC的周云扬才刚高中毕业,是全队年龄最小的选手,这会儿正在直播,训练室的投影仪播放着他的直播内容,洛樱一进镜头,便看见弹幕上刷满了她的应援词。
  忱淞伸手将她捞回怀里:“你走中吧,随便拿个法师混一混。”
  他人虽没入镜,手却被周云扬的摄像头录到了。于是弹幕上刷了满屏的【喜喜喜喜】,惹得一头雾水的周云扬直挠头。
  李慕白被挤了位置,也不生气,只是笑吟吟的配合道:“那我打野吧,进队之后一直走中,都快忘了当野王是什么感觉了。”
  周云扬进队之前是打刘备的,保持了好几个赛季的刘备国标,因为进队转了ADC,这才勉为其难的当了国服马克。一听李慕白追忆起当野王的日子,不由得感慨道:“这年头,没当过几个赛季野王,哪好意思进Eh
  e打职业啊?”
  弹幕便随之刷了满屏的【众所周知,Eh
  e全员野王】。
  “这么多人在看啊,”洛樱不由得怂了:“我肯定会被打崩的。”
  “不用太紧张,慕白会一直帮你抓中。”忱淞说话间已经开了游戏:“你清兵守塔就行。”
  洛樱紧张兮兮的登录了那个一身牌子的账号:“那游走呢?”
  “不需要,我和云扬都能打通边路。”忱淞说着还往辅助那边看了一眼:“老徐,多来帮中啊。”
  “帮什么中啊,”徐封源说话的时候,游戏里已经结束BP了,他扫了眼英雄池,老老实实的拿了中辅大乔,嘴上却抱怨道:“每次都让我跟中跟野,我家小云扬是孤儿、没人疼的吗吗?”
  直播间的弹幕便刷满了【Saku
  a:把对面都杀光就不需要保护射手了】
  洛樱知道Saku
  a是她的ID,却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忱淞压低了声音跟她解释:“老徐每次抱怨,你都这么说。”
  洛樱:“……”
  她失忆前这么狂的吗?旋即忐忑:“那结果呢?”
  “结果对面就真被杀光了啊。”
  洛樱:“……”
  她回头,望向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一股子居家好男人的气质的Eh
  e辅助:“要不,你这局还是保射手吧。”
  “不了不了,”辅助抿了口保温杯里的枸杞水:“把对面都杀光就不需要保护射手了。”
  洛樱的声音便小的几乎听不见了:“可是我现在杀不光啊……”
  “那就让他自己杀啊。一个射手,如果不能把对面全都杀了,他还配叫ADC吗?”
  洛樱:?
  不是,这什么情况,大家都这么刚的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