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你不是说要送他下来陪我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洛樱脸上本就羞得通红,一想起忱淞抱她时,她靠在他胸口能听到他的心跳,刚稍稍退下温度的耳垂便再度红透了。
  “你在前面走,不要碰我。”她侧身躲开忱淞搂过来的手,手指紧张的捏着衣角。
  忱淞只是笑吟吟的望着她:“不用在意他们的感受,那几条单身狗已经习惯了。”
  “对对对,习惯了。”李慕白率先附和。
  领队和辅助也一副cp粉的模样:“你俩感情好,我们高兴。”
  洛樱实在不想忱淞再抱自己。
  那样坚实的臂膀,温柔的把她护在怀里,他的呼吸、他的心跳、甚至他垂眸看她的眼神,无不温柔得让她几乎溺死在里面。
  偏偏这男人,在传闻中又是出了名的暴虐难惹。
  暴君的温柔总是带了几许致命的诱.惑。
  洛樱生怕自己被男色迷了眼,怯怯的低着头:“你走吧,我跟着。”
  忱淞也不勉强,真的转身替她开路。可他每走几步便会停下脚步回头看她,看得次数多了,愈发显得耐心深情。
  洛樱的脸便灼得更厉害了,被忱淞的目光望得都不敢抬眼看他。
  “把手给我。”男人的声音温柔而低沉。
  洛樱也不知是怎么了,待她回过神来,竟真的已经把手交到了忱淞掌中。
  他的手很大,完全将她的手包在掌中,或许是平时健身的缘故,洛樱感觉到了他掌心的茧。
  不仅是掌心,他的手粗粝而布满划痕。这不像是电竞选手的手,但这双手的确打出了所有边路选手向往的战绩。
  ——毕竟是把拳皇按在地上摩擦的人,或许他也曾是拳皇吧。
  忱淞带着她,一路回了房间,直到把人送回卧室,洛樱面上依然呆呆的,一副没回过神儿的样子。
  “你先休息,我还有几句话要和他们说。”
  洛樱这才回过神来,讷讷的“嗯”了一声,踢掉鞋子缩进被子里。她已经趁着忱淞晚训,洗过漱了,就是为了避免洗澡的时候他忽然闯进去。
  忱淞出了卧室,一路往外。
  “请等一下!”
  小姑娘忽然追了出来,伸出白净雪腻的手,掌心朝上:“钥匙。”
  “什么钥匙?”
  “卧室的钥匙,”说到这儿,洛樱的脸不由得又红了:“谁知道你半夜会不会进来……你可不能带着卧室的钥匙。”
  忱淞见状,不由得笑了。
  他上前,一步步紧逼着,直到洛樱退无可退,腿被床挡住,跌坐在柔软的床垫上。
  忱淞俯身,手撑在她身侧:“防着我?”
  洛樱没处可躲,眼眶便又红了。
  忱淞这次却不心软,伸手扼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他并没有真掐,却的确迫得女孩子不得不乖乖抬起头,用那水汽氤氲的眸子惊慌的望着他。
  “我要是真想强迫你,可用不着等到半夜才闯进来。好了,乖。”他松手,摸了摸女孩子柔软白皙的脸颊:“累了一天,好好休息吧。”
  他没交钥匙,转身就走了。
  独留洛樱一个人愣在床上,呆呆的看他离去的背影。
  那一扼,把洛樱的魂儿都给扼住了。
  一时间,洛樱竟有些反应不过来,刚才究竟是警告还是只是调笑。
  如果是警告,他的动作未免太温柔了些,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脖颈被完全握住的恐惧,可他手上一点力度也没有,温柔的似乎只是抬起了她的下巴。
  可若说是调笑,他那几句话、他刚才的动作,明明是带了几许震慑的。
  洛樱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她迷迷糊糊的缩进被子里,希望一觉醒来一切恢复如常。
  夜里,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养姐温雅穿着雪白的婚纱,笑眯眯的盯着她看。
  ——小洛洛,我一个人好孤单。你不是说要送他下来陪我吗?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我一个人在底下好孤单啊。
  温雅笑眯眯的望着她,唇角勾起的弧度越来越诡异,头顶雪白婚纱的花纹变成银白色的藤蔓,最终开出一朵朵血红的花。
  “姐,你怎么了?”洛樱试图靠近梦中的温雅。
  温雅只是凝视着她,诡异的笑着,重复着刚才那两句话。她头顶的红色花朵越开越多,终于将她淹没,洛樱抬腿向她跑去,却觉得温雅似乎飘在空中、越来越远。
  洛樱颈后骤然有冷风吹拂。
  她回头,却撞上了一张满脸是血的脸。
  姐!
  洛樱的惊呼卡在喉咙里。
  她惊醒,坐在床上,满身冷汗,隐约感觉自己身后似乎真的有人。
  她瑟瑟发抖的向后看去。
  空旷的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床头灯昏黄的光病恹恹的晃着,将她的影子拉扯得极其狰狞。
  洛樱不由得想起了梦里的姐姐。
  她回头时,看到温雅的头纱上开满了血红色的花,每一朵花都往外流着血,而温雅的头顶,似乎完全碎掉了……
  门骤然开了。
  洛樱吓得一哆嗦。
  客厅的光照进来,将门口高大男人的影子投到床上。
  鬼使神差。
  真的是鬼使神差。
  洛樱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但她的确立刻推掉被子,扑到了那个对她来说本该极其陌生的男人怀里。
  “我做噩梦了……”她哭哭啼啼的吸鼻子。
  “不怕,都是假的。”
  “我梦见我姐姐,满脸是血。”她仰起头来,望向男人阴影中的脸:“我想回家。我想见我姐姐。”
  她清楚的感觉到,忱淞搂着她的手,骤然僵住了。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抚弄着她的头发,柔声道:“傻丫头,你都嫁人了,你姐姐怎么可能还呆在家里?”
  “那她去哪儿了?”
  “温雅出国了。”
  “去了哪个国家?”
  忱淞没有回答,手顺着她的腰肢一路往上,声音暗哑:“洛洛,你贴的太近了。”
  洛樱一愣,这才发现,刚才,因为做噩梦的缘故,她整个人都扑进了忱淞怀里。她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睡裙,而忱淞……
  不对,她明明是穿着Eh
  e的队服睡的,怎么换成了睡裙?
  “要么?”忱淞用通红的眼睛盯着她的脸。
  洛樱身上一僵,连忙松开了抱在他腰上的手。
  忱淞目光微暗,轻声道:“我去冲个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