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春风对樱桃树做的事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怎么样?”忱淞见洛樱咳得厉害,不由得皱紧了眉毛。
  洛樱一向不胜酒力,果酒抿一口都要醉的,更何况她刚才胡乱吞了那么大一口白酒。
  女孩子茫然的盯着他,半响,忽然伸出双臂,往他身上靠了过去。
  “抱抱……”她含糊不清的呢喃着。
  忱淞身上全是她喷出来的白酒,眼见小姑娘醉得通红的小脸儿贴了上去,他推也不是,躲也不是,一愣的功夫,小姑娘已经趴到他湿漉漉的身上了。
  屋里温度很高,他只穿了件白衬衣。被酒这么一喷,难免有些透肉。
  “爸,妈,你们先吃。”忱淞帮洛樱调整了下姿势,将她横抱在怀里:“我抱她上楼躺一会儿。”
  温父温母对忱淞一向慈爱:“去吧,洛洛这孩子,竟然连酒和水都分不清。”
  洛樱喝了酒,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懵了。借着酒劲儿,她晕乎乎的伸出手,紧紧搂住了忱淞的脖子。
  忱淞任她缠着,抱她回房间。
  “Che
  神……”她醉意朦胧的喃喃着。
  忱淞“嗯”了一声,用脚打开卧室的房门。
  “Che
  神……你为什么打我呀……”
  忱淞微微一愣:“什么?”
  “我都看到了。”女孩子委屈巴巴的鼓着嘴巴:“你为什么用鞭子打我呀……”
  忱淞微愣,旋即反应过来,这丫头喝醉了藏不住心事,把电脑锁屏的事说出来了。
  “那不是我打的,我怎么舍得打你呢?”
  “胡说……”洛樱哭唧唧:“我都看见了……我……”她茫然的眨了眨眼睛,随后痴痴的扯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才没失忆呢。”
  可是她的笑容还没消下去,眼泪便像断线的珠子似的砸了下来,声音呜呜咽咽:“人家就是想不通,Che
  神……为什么打我……为什么呀……你告诉我,我不怪你好不好。你不说我就觉得好害怕……”
  忱淞望着她这幅极力维持清醒,却依然醉得神志模糊的模样,不由得勾了下唇角。
  果然,这丫头的狡猾是刻在骨子里的,哪怕失去记忆变成了软软糯糯的小白兔,依然时刻不忘套路他。
  不过,以她现在的段位,想诈他,到底还是稚嫩了些。
  “你没失忆?”忱淞暗笑。
  洛樱迷迷糊糊的往他怀里贴:“当然……”
  “那你告诉我,我最喜欢哪个姿势?”
  酒劲儿上来,洛樱有些头晕,迷迷糊糊的望着他,无意识的重复忱淞刚才说的话:“我最喜欢……哪个姿势……我……嗯……我最喜欢……”她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呜……你欺负我……”
  忱淞低头去吻她的额头。
  看样子,这丫头是真的醉了。
  他把女孩儿放到柔软的大床上,帮她脱掉被酒弄脏的衣服。洛樱软塌塌的瘫着,任人摆布,似乎真的烂碎如泥。
  “傻丫头,我怎么会舍得打你。那张照片是别人发给我的。”
  “骗子……明明就是你家暴我,我都记得呢。我要报警,我要离婚……”
  “又说胡话。”忱淞脱掉自己被酒弄脏的衣服,然后去浴室打开花洒,在浴缸里放好水,再回身把洛樱抱去洗澡。
  洛樱借着酒劲儿挣扎着不许他抱:“你欺负人!”
  “嗯?”
  “你不肯说实话。”
  “真的是别人发给我的。那人这会儿正在医院躺着呢。”
  洛樱愣了愣,呆呆傻傻的望着他。
  忱淞拿过她的手,贴在自己胸口:“我对天发誓,绝对没有骗你。”
  “不然……你就孤独终老……”
  “好,我若有半句谎话,孤独终老。”
  落樱这才笑嘻嘻的贴过去,白嫩的小手直接往忱淞腹肌上摸。
  忱淞任她依偎着,顺毛似的抚着她的头发。
  “屏保……为什么用那张照片呀。”
  忱淞微愣,下意识的回忆洛樱失忆之前的事情。
  的确,正如李慕白所说,他喜欢野一点的。
  在那张照片之前,他从不知道,落樱身上竟然还有那样骇人的韧性。生机勃勃,不屈不挠。
  当年,就是那张照片,让他前所未有的想要保护某一个人。
  “那是我对你的爱情开始的地方。”忱淞实话实说。
  洛樱撑着精神里最后的清明,凝神细看着忱淞的微表情。
  ——没有任何异常,他没撒谎。
  醉意袭来,她终于撑不住,真的醉倒在了忱淞的怀里。
  酒醉带来了奇妙的梦境。
  梦里,Che
  神光裸着上身,呈真空状态系着一条围裙,端着一盘色泽诱人的烤鸭朝她走来。
  “要么?”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
  酒醉的洛樱望着那娇嫩欲滴的烤鸭,无意识的在唇瓣中溢出一声轻吟:“要……”
  “嗯?”
  “给我……”她迷迷糊糊的应着。
  于是,画风便变得旖旎起来。
  时间似乎被调整到了烂漫的初春,铺满桃色花瓣的柔软草坪上,春风正对樱桃树做着世间最浪漫的事情。
  蝴蝶扑闪着翅膀落上花蕊,将口器探入花心,把花蕊的**搅出晶莹的银丝。花瓣随着春风颤抖,蝴蝶带着花粉翩飞,仙境尽头的温泉里,炽热的泉水滚滚翻腾,沸出滚滚乳白色的水沫。
  迷梦中,洛樱隐约听见Che
  神柔声唤她的名字。
  她试图回应,却被梦里的春风吹散了声音,只留破碎的只言片语,随着蝴蝶的翩舞起伏一点点碎在将花枝摇曳得愈发猛烈的春风里。
  “淞……”
  她在梦境里那揉满了花香的春风中,无意识的唤了某个名字。
  于是春风将花枝摇曳得愈发猛烈了,如雨般降下的花瓣雨中,洛樱隐约看到自己坐在一叶扁舟上,正浮在愈发翻滚的温泉里,被水浪一次次抛向高空。
  ——温泉里怎么会有浪呢?
  洛樱想不明白。只知道那温泉的温度愈发骇人,隔着梦境,烫得她浑身发热。
  那一刻,不知是不是来自身体残存记忆的反应。她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了自己对Che
  神的爱。
  “淞……”
  她再次情不自禁的唤了那个名字。
  春风愈加猛烈,搅着滔天的巨浪,洛樱如一汪春水般瘫在小舟里,任凭巨浪将她送上天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