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偏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宠你。
  洛樱记忆深处的声音,和Che
  神刚才的承诺重叠。她的脑子嗡嗡作响,似乎有什么记忆正拼命挣脱束缚。
  “怎么了?”忱淞注意到她脸色煞白。
  洛樱抬眸,一阵眩晕,腿上一软,几乎瘫在忱淞怀里:“你……”她的呼吸因痛苦而略显急促:“你是不是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忱淞微愣。
  上次说这句话,是洛樱在KPL被针对的最惨的一场比赛。
  当时,因为bp环节出现失误,洛樱的打野位拿了一手露娜,而对面补了一手黑科技黄刀嫦娥打野。
  整整一局,洛樱都被控着野区。
  当时Eh
  e在红方,所以对抗路在下边,小Yu
  g神还没入队,Eh
  e的ADC菜的一匹,再加上对面是今年的冠军队Ho
  e
  ,那场比赛,上中野全员劣势,只有忱淞那路勉强优势。
  他放弃优势路来帮她,却被拒绝了。
  ——带上去,控好兵线。
  当初洛樱说出这句话时,已经被杀成了极其惨烈的0-5.
  最终,Eh
  e以放弃Saku
  a为代价,交换野区,取得了比赛的胜利。
  那时的Saku
  a还不是职业联盟里赫赫有名的女野王,因为容貌妍丽、性格开朗,外界始终流传着她通过PY交易进入Eh
  e的谣言。那场比赛,进行到最后,Saku
  a完全是把自己当开团上单在打。
  强开团、强换C,Saku
  a用命赢得了一次又一次的团战胜利,但是围观群众只能看到她结算战绩上惨不忍睹的0-9.
  那场比赛前,忱淞只是欣赏她的坚韧。
  那场比赛后,在无数粉丝的谩骂下,忱淞忽然发现,他对她的欣赏早已变质。
  Saku
  a是真正的公主,随时可以脱下礼服拿起宝剑自己亲手屠恶龙,可是当她身处战场伤痕累累的时候,忱淞发现,他还是希望她呆在安全的城堡里,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喝下午茶。
  比赛之后,忱淞说:“以后让我去换C。”
  Saku
  a坚定的望着他:“我已经被抓崩了,而你在优势路。用你换C是不明智的,我是职业选手。KPL没有性别优待。”
  那一刻,忱淞前所未有的想要保护一个人,就像他前所未有的想为一个人付出一切。
  而Saku
  a在他心里的位置,也不再只是Saku
  a了。
  游戏ID太苍白,他要她的一切。
  那天,破天荒的,他找领队问了Saku
  a的名字。
  洛樱。
  多温柔的名字……拥有这样名字的女孩儿,生来就应该被温柔对待。
  “头……”洛樱温软的声音将忱淞唤回现实:“好痛。”
  忱淞小心的将她拥在怀里:“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别想了……然后任人宰割么?
  洛樱无法忘记忱淞锁屏上那个血迹斑斑的自己。
  即便他光明磊落,完全没有隐瞒那件事的意思,但洛樱依然觉得,那张照片不查清楚,她就永远无法安心。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失忆的?
  她抬眸望去,忱淞的目光温柔的不像传闻中的忱淞。
  “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半年多。”
  “好短。”
  忱淞笑了笑:“但是在一起的第一天,你就带我回家了。”
  洛樱面上不由得一热。
  这可不像她的性格。
  “头好点了么?”
  洛樱点头。只要她不试图回忆以前的事情,头就不会痛了。
  两人相携回去吃饭,养母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洗手怎么洗得这么久。”
  洛樱撇撇嘴,没有回答。
  在她的记忆里,妈妈明明温柔又耐心,从不为这种事说她的。
  可能妈妈今天心情不好吧……洛樱决定让着她,假装无事发生。
  然而。
  很快,她就发现,妈妈似乎只是看她的时候心情不好。
  “你尝尝这个,”养母给忱淞夹菜。
  “这个也好吃,”养母依然只是给忱淞夹菜。
  “早上吃这个对身体好。”养母不停的给忱淞夹菜。
  当她再次把筷子伸到清蒸虾仁的时候,洛樱抱着碗,主动伸过去,撒娇:“谢谢妈妈!”
  养母把虾仁放在洛樱碗里,然后又一股脑往忱淞碗里接连夹了好几个。
  洛樱直接就看懵了。
  这偏心的也太明显了吧!
  “妈……”洛樱委屈,这到底是她妈还是她婆婆!
  养母抬眸瞥了她一眼:“都几点了,才起床?撒娇我就能消气了?”
  “可是他也刚起来啊。”
  “他是男人,工作那么累。”
  “可是我和他做的工作是一样的啊。”
  养母愣了愣,望向忱淞。
  忱淞笑吟吟的:“的确是一样的。”
  养母仔细想了想:“他熬夜,你也熬夜么?”
  洛樱的脸登时涨的通红。
  就是因为他熬夜,所以她才被折腾着没法早睡啊!
  忱淞见状,伸手把她拽到怀里揉头发:“好啦,乖。”说着便俯身去吻她的耳垂:“咱妈偏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等晚上回房间的,我让你随便欺负,好不好?”
  洛樱抬眸,委委屈屈的望他。
  虽然她是养父养母捡来的孩子,但是,她明明从小就和姐姐一样受宠呀。
  养母连她自己亲生的温雅姐姐都不偏心,怎么就偏心忱淞了!
  “我开始有点讨厌你了。”洛樱说气话。
  忱淞见状,忍不住勾了下唇角:“好的。我想想怎么挽回在你心里的地位。”
  两人正说着,一个穿着甜美Lo裙的女孩子忽然推门进来。
  “忱淞哥哥!”她声音甜,长得也甜,裙子上印着粉白色调的草莓甜点,愈发显得天真娇憨。
  忱淞面上的笑容一僵,眉心微不可见的拧了一下,并不理她,只是耐着性子哄洛樱说话。
  洛樱本也只是随口说的气话。
  温九谏不仅擅长养女儿,而且非常宠媳妇。故此温太太虽已年逾四十,依然是一副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儿心性。她心情不好时难免怼洛樱几句,这么多年过来,洛樱早就习惯了。
  “忱淞哥哥!”女孩子已经追到餐桌前了。
  忱淞并不理她,心思全在洛樱身上。
  眼见女孩子的笑容僵在脸上,尴尬的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洛樱不由得有几分心软。
  “Che
  神,她叫你呢。”
  忱淞仍不理人,只是逗洛樱:“你叫我什么?昨晚怎么教你的?”
  洛樱面上一红:“有人在呢!”
  “不用理她。”
  登时,小姑娘脸上涨的通红,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似的往下砸。
  忱淞只是见不得洛樱掉眼泪,但洛樱却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小姑娘哭了,洛樱急忙从忱淞怀里挣脱出来:“干嘛故意让她难堪?”
  忱淞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彻底沉了下去。
  瞬间,周围的气压急剧下降。
  小姑娘委委屈屈的杵在那里哭,洛樱则是被忱淞生气的样子唬得立刻闭了嘴。
  忱淞对她太温柔,她都快忘记他到底是个什么人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