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大道禁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我双方大界各出一位帝尊之下的存在进行对决,失败的一方交出一件界器如何”
  敌方大界的一位高层如此说到
  “好,我等接受赌战”
  北宇大帝接受了这次的赌战
  所谓界器,传闻所有大界共有三件,为三方界印
  是大界绝对的界宝,得到三方界印的生灵可以成为一方大界本源的主人
  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过有人拥有了三方界印,不过根据敌方势力的情报,主宇宙有一方界印
  另一大界的那人感到诧异,毕竟是以灵识所下的的赌约,如果反悔的话,反悔的哪一方就会灵识灵识爆碎而亡
  不过这样也正和他心思,他不认为住宇宙会有天骄能够胜过他们大界万古五一的天骄
  “白宇,看你得了”
  北宇大帝之所以会答应这场赌战是因为白宇在此地
  他虽然总是不想认可白宇,但不得不说白宇的实力强大的离谱
  白宇点头,同意了出战
  “天元,你去吧,为我大界取的荣耀”
  那一大界的最高统领对一位少年说道
  那少年通体雪白,为一特殊体质
  “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
  少年冷哼一声向前踏出一步
  “剑体?”
  “大道禁体?”
  出战二人都看出了对方体质感到惊讶
  “传闻在上一个纪元有一绝世天骄在我大界七进七出斩杀众多强者,那人被称为剑主,就是剑体的拥有者,不知道阁下与那位是什么关系?”
  少年问道
  “那就是我,只不过由于某些原因境界跌落了而已”
  白宇说到
  “传闻你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如此”
  此人再次发问,不过白宇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展开了天云剑域和天云剑心
  “好吧,那就开战吧,传说中的剑主!”
  此少年也不再啰嗦,将大道禁体催动到极致,周身有恐怖的能量波动
  大道禁体,这种体质天生为所有大界本源所不容,不亲和任何大道,大道本源在其出生时在其体内设下封印,一般情况下是不能修炼的,就算是可以修练也会在每一次进阶之时遭受天劫,而且境界越高天劫越强大
  这种体质不受任何大道亲和,甚至不能修练任何大道
  这种体质由于不被大道亲和,因此证道需要自创大道,而如果如此做的话就会更加遭到大界本源的制裁
  白宇不得不佩服眼前此人,竟然是以大道禁体证道成帝,即使只是小灵帝但这种体质一旦证道足以以下伐上斩杀帝尊境界
  果然在任何一界都有绝世天骄出世啊
  白宇内心感叹道
  “轰”
  少年动了以极快的速度杀到白宇胸前,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
  这一拳并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是其拳但凭风压就足以毁天灭地
  这不是属于任何一种已知大道的能量
  “剑主小心了,这是我自创的万灵大道”
  这少年对白宇说到
  白宇也不留手,祭出天云剑一剑劈向此拳
  “噗呲”
  两种能量的碰撞中心产生了能量爆炸,产生的风压甚至波及到了观战众帝
  “这二人必将成为大界的最强战力”
  有人感叹
  白宇展开杀戮领域凝聚出杀戮分身一起向天元天元杀去
  少年双手握拳周身爆发出巨大能量向白宇冲去
  “万灵拳”
  “天云剑气斩”
  二人尽出杀招
  “轰”
  少年受伤,白衣染血,白宇则负手而立,将天云剑负于身后
  白宇没有再出手,散去了杀戮分身,双领域仍然展开
  他本想以天云剑域将此少年击败,不是他没有实力,而是他尊敬大道禁体这种体质,天生为大道所不容竟然能够修练至此境界足以让白宇敬佩
  “认输吧,我不想杀你,虽然你是敌方,但是我感受得出你没有任何杀意”
  白宇对少年说到
  “不,我不能认输,我还有事情没有做”
  少年说完再次聚集能量
  “万灵寂灭”
  少年周身爆发出惊人能量然后杀向白宇
  白宇祭出紫玉神煅炉挡于身前
  “碰”
  这股恐怖能量击中了紫玉神煅炉,但是并没有对紫玉神煅炉造成任何伤害
  这让少年极具绝望
  “我不想杀你,但我得镇压你”
  白宇说到
  随后单手一伸,紫玉神煅炉冲向天元将其强势镇压
  天元竭力逃走,但却无法逃出紫玉神煅炉的镇压威能
  二人大战平息
  战场双方神色各异
  主宇宙这方虽然赢了但是却并没有很高兴,毕竟对方所出战的并不是年轻一代最高战力,而这少年就有如此天赋
  而在对方统帅身后所站一人传闻是对方大界年轻一代第一人名为“鹤子修”
  曾以小灵帝境界斩杀帝尊初阶,而如今不知道境界达到了那一层级
  而另一大界的统领如今脸色黑的可怕,他本以为这一战毕竟拿到在主宇宙的哪一方界印没想到却输了
  而且还要交出自已这一方的界印,因为是以灵识所起的赌战因此必须得兑现
  “啪”
  此人利用一大密宝代替自己遭受了毁约所带来的伤害
  主宇宙一方却没有人感到惊讶,因为他们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幕,毕竟界器这种重宝怎会轻易拿出来做赌注
  双方也只不过是试探
  “哼,不要高兴的太早,我等这方帝尊大圆满数量众多,大战将启,等着遭受我等的怒火吧”
  对方统领说到
  “奉陪到底”
  北宇大帝说到
  作为四大统领之一,北宇大帝并没有示弱,如果要是之前的话他估计会担心这次大战,毕竟主宇宙这边的顶尖强者数量少于对方,就连帝尊都少的可怜,只有几人苦苦在此地支撑
  但是如今白宇回来了,还带领了一批顶尖强者,虽然实力和境界还没有恢复,但都是绝顶强者
  这就弥补了战力缺失
  这一次的两界对峙就此结束
  不管是那一界都知道了剑主要强势归来了,而且其实力比之前同境界之时还要强大,甚至是双大道证道
  尤其是对方大界并没有想到当年将他们杀得闻风丧胆的剑主竟然还活着,当年一战他们损失惨重,本以为将其斩杀没想到却还活着
  “他怎会还活着,你们不是亲眼看着他和他的那群追随者血祭了吗”
  另一界的核心一道声音想起
  “血祭轮回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种不合大道规则的事情本不可能成功”
  “那他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此地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而在主宇宙,本来只有一个战区的人知道白宇归来,经过此战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了他的归来
  有很多白宇的老朋友和老熟人都前来贺喜他的归来
  当年的白宇在四大战区征战,救下了不少帝尊,这些人都念及他的救命之情
  当年得知叶轻雪身死的消息之后有很多帝尊想要前往杀敌但都被白宇拦下
  他虽然当时接近疯魔,但他知道不能因为他一人将整个战局影响
  因此他一人杀入敌界与众帝大战,最后轩辕景等人也杀到
  如今白宇归来,他们都来了
  “剑主,我等当年有愧于你,这一次你有什么事情我等必将万死不辞”
  众帝说到
  这其中不乏有帝尊高阶,不乏有超级势力的老祖
  “诸位来此就是还记得我,不必为我的事情惊扰大家,诸位还是镇守好边荒战场,这一次我和诸位一同战斗杀敌”
  白宇对众帝说道
  不久,众帝散去
  白宇祭出紫玉神煅炉将天元放了出来
  天元本想自爆却被白宇单手镇压
  “不必自爆,我不会逼问你,我只需要问你一件事情”
  见少年满脸刚毅,白宇并没有磨叽直接说道
  “你是否认识一位名叫荒陨的人”
  白宇问到
  “你怎会知道我师傅?”
  少年惊异到
  他的师傅也为一大道禁体,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最敬重之人,他此番前来边荒作战就是为了他的师傅
  他的师傅荒陨被众帝尊大圆满围攻,如今已被镇压多时受尽折磨,统领答应他如果可以为大界带来胜利就会放他的师傅
  “我与你的师傅是旧识,当我看见你所创大道有他的影子之时就知道你与他关系匪浅”
  白宇解释道
  它与荒陨在边荒战场相识,当时的二人是敌人,在一场大战之中二人交战竟然成为了平手,虽然处于敌对阵营但却惺惺相惜,相约之后再战一场,甚至当白宇杀入荒陨所在那一界时,荒陨曾给予过他帮助,虽然斩杀的是荒陨大界之人,但他并无感,因为大道禁体这种体质是天煞孤星无亲无故,因此他只想找强者战斗
  白宇血祭轮回之后就不知道了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师傅他因为帮助你,被众帝尊大圆满所围攻最后被镇压”
  白宇听到之后大怒,因为荒陨被镇压是因为他
  他将少年安置好之后,一步迈出以极速来到了边荒战场的一处角落
  北宇大帝在此早已等候多时
  “局已经做好了就等对方上钩了,真不希望是他”
  白宇自从回归之后就开始做局诱出当年出卖叶轻雪之人
  这次他出战,宣告剑主高调回归,而且境界只是小灵帝,就是要让对方来暗杀他,毕竟他的回归会使很多人不安,这样他们必定会忍不住出手来对付白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