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高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所有人皆是愣住了,讷讷地让开了路。
  他真的敢杀人?黑魔公会的人震惊地看着眼前的黑袍人,这是哪里来的狠渣子啊,以前怎么没听过……
  李元推着手中的人,缓步通过他们让出来的走道。
  “哼!占了一片地方什么不做,只用来终日淫乐,还不允许他人踏足吗?”吴芷脸色阴沉地扫视了一圈众人:“就是有你们这样的败类,勇者部落才会如此穷困!”
  黑魔公会的人一听,一个个脸上闪过怒色,手中的武器握紧,正欲做什么,李元猛地发力,铁剑的剑锋划开他手中男子的脖颈,冰凉的寒意和轻微的痛感吓得他哇哇大叫:“你们,不要给我动!我要是出了事,你们一个都别想好过!”
  闻言,那群人都是一个个缩了回去。他们中间有大半人拿着是十五级的武器,其中甚至有穿着二十级铠甲的,只是看起来都是听令与李元手中的这人,被呵斥后不敢多言半句。
  勇者部落中,许多公会是附近次一线的城市城主或是贵族们扶持创立的,供给自己族中后辈在这里练级打怪有个保障。所以这些公会在这边行事才敢如此嚣张,划一片地就说是自己的地盘。
  也正因为此,在这些公会中,一个人的地位高低,等级实力还是次要的,主要是一个人的出身。显然,李元手中哇哇叫着的,应该是哪家的小少爷。这也多亏了他方才嚷嚷得厉害,否则李元还没这么容易抓着正主。
  他们一行四人走过人群,继续往前。黑魔公会中的人互相对望了眼,想要跟上。
  “别给我过来!到了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他!”李元寒声道。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试着向前了几步。
  李元握剑的手微微用力。那位少爷又是急得大叫:“你们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黑魔公会的人纷纷停下脚步。
  李元挟持着他,一直走到山脚下,才一把将那少爷推开。黑魔公会的少爷见脱了困,惊恐地叫着往回跑。
  而这时,李元他们迅速上了上山,吴芷取出山地越野车,待他们四人迅速就位,一脚地板油,山地越野车飞也似地窜了出去。
  “你们,给我上,抓住他们,我要杀了那个男的!我要杀了他!”黑魔公会的少爷跌跌撞撞地跑来,大声哭泣着,又咬牙切齿。
  只是黑魔公会的人无动于衷。
  “你们给我上啊!愣在这里干嘛?!”黑魔公会的少爷大声咆哮:“别忘了你们是谁给你们养着的!”
  “少爷,他们人都已经没影了,你让我们怎么追?”有人无奈地出声道。
  黑魔公会的少爷这才回过头,果然已经不见了李元他们的身影,只能呼哧呼哧喘着气,一屁股坐到地上。
  …………
  山地越野车在寸草不生的沙漠中迅速飞驰,没多久便行驶到了占有草坪的山丘。按照之前积分表上所说的,这都是那位叫张思贤的少年的功劳。
  只是现在这位叫张思贤的少年去了哪,李元他们就无从得知了。反正从现在的结果来看,一帮有权有势的蛀虫自以为是的占领了土地,赶出真正想打怪的人,将那些树人视为自己的私有物。
  然而这样的他们却只是占着茅坑不拉屎,以至于树人数量恢复,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迁徙。
  “真不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坂本太郎忿忿地嘀咕着。
  “因为这样做,他们就可以将执法局所有的补贴占为己有,并且借此限制那些没权没势的人,不让他们成长起来,逼得他们要么成为他们的爪牙,要么就一辈子在底层,任由他们欺凌。”
  吴芷现在有些明白执法队队长那句‘勇者部落的未来就应该托付给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真正含义了:
  “这种手段和现世中的财团没多少区别。只是相对于而言更加隐晦了些,听话的得到财团的扶持,成了中产,不听话的就成了贫民,或是做着最底层的职位。”
  “嗯,嗯!”坂本太郎听后,心情沉重。
  车上气氛沉默了一会。
  “吴芷姐,你们以前也是这么做的吗?”李元犹豫着开口道。
  “算是吧。”吴芷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下来:“这是时代的趋势,凭我一个人无法改变什么的……虽然我做的主要是投资这一块,和这种有一些区别,但是也一样借着政治的资源、信息的优势来做。”
  “严格意义上来讲,我应该算是帮凶吧……”吴芷沉吟着说道:“虽然不中听,但是现实就是如此。我们宣称的人人平等只不过是美好的幻想……不,准确的来说说对一半吧。”
  “没错,我们都是人,人格上都是平等的,但是在地位上,从古至今都没有平等过,也不可能平等。自然,尝过权力滋味的人不会轻易交出自己的权力,他们会想要将这权力代代相传下去,从而导致了这样的局面。”
  顿了顿,吴芷微微侧过头看向李元:“我这么说,你会觉得难受吗?”
  从李元的言行举止中,她不难看出李元没有受过所谓的贵族教育。这就能证明李元的出身,没有触碰到中产这个阶层。
  对于这些中产阶级的人而言,贵族礼仪教育只会比大财团更加上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加凸显出他们的身份地位,不会在人面前丢了面。
  “唔!你说的是事实罢了。”李元摇摇头。沉默半晌,他又是抬起头来,望向远方,出神道:“来到这个世界后,我有时候想想,还是挺感谢梅林的。”
  “如果是在现世中,兴许我的未来就已经被安排好了吧?参加高考,考上不好不坏的大学,浑浑噩噩过个三年或是四年,出来找个工作。运气好的话可能能找到稍微体面些的,运气不好就可能跟着我爸当个武术教练。”
  “虽说不至于挨饿,但总是让人瞧不起。然后娶个不好看也不难看的妻子,就这么过完一生。”
  李元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想要说出这些话。明明知道这些东西说出来可能会受到嘲笑,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偶尔约上三五个好友去烧烤摊上吃一顿,可能会吹吹牛,做做那些发财后的梦,想要拥有一俩豪车,一栋漂亮的大房子,或是那个妹子真靓之类的……只是可望不可即罢了。呵,我和那帮家伙一定会这样的人。”李元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生活不能说差吧?甚至可以说是很多人向往的生活了,中产其实也不过是如此。”
  “嗯。”吴芷应了声,表示自己在认真听着。
  “但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心里不甘,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走得更高,或是更远去看一看。明明这个世界很大,明明人应该生而自由,但为什么就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总是一日一日,一如既往。”
  李元嗓音低沉沙哑,混在风声中含糊不清,但是吴芷还是十分认真地去倾听。
  “听你这么一说,我有些明白了。是有人在我们的身边筑起高墙,将我们拦在了墙外。在现世中,我们无力去打破这堵墙,只能按部就班的生活,但是现在……”
  “梅林给予了我们天赋,给予了我们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李元看着自己的手,缓缓握紧:
  “我不想这样了,一点儿也不想!不想处处受到别人的掣肘,我想要自由,我想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女生,哪怕要打败十个二十个,甚至一百个敌人!我都要站在她的身前,跟她说一句我喜欢你。”
  “所以,这一次我不想就这么认输,我不想受到那些公会的打压,我想要夺回自己应有的尊严和权力!”
  李元说完,车上又是一阵沉默,仅剩发动机的轰鸣和风声混杂,呜呜作响。
  过了一会,吴芷突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李元的脸顿时羞得通红,他挠着头,有些难为情:“抱,抱歉,说了些不切实际的话……”
  “不!”吴芷笑着说道:“要是放在现世中,你这样的家伙,可是重点关注对象呢,搞不好以后就会造反!”
  “不,没有,我只是说说,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越说到后来,李元的声音就越轻,以至微不可闻。
  “哈哈,开玩笑的,我又没说这样不好。”吴芷斜了李元一眼,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想让你来我手下工作,让我好好的调教调教你,征服你这样的家伙,不得不说很有成就感呢。”
  “呃……”李元嘴角一抽。
  “只不过现在嘛……”吴芷嘴角亦是一点点扬起,眼神逐渐冷了下来:“我和你可是同一条战线的,这帮混蛋可是要给我筑高墙,你们说……该怎么办?”
  “哼哼,那自然是将他们的墙给轰塌了!”李玉儿揉揉自己的秀拳。
  我说,吴芷姐,你这家伙应该比我更危险吧……李元张了张嘴。
  “哈哈哈哈!”李元的脑海中,梅林大笑道:“吴芷这个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啊!啊元同学你可是要小心咯!”
  “诶?什么意思?”李元一愣。
  …………
  夜深。
  拉卡拉盆地,噬人鲨公会的据点中,哄笑声阵阵。
  “我说混蛋,你在我们的地盘上打怪,经过我们的允许了吗?啊?!”
  一记下勾拳狠狠打在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身上,打得他向后踉跄几步,撞在墙上。
  旋即,那个出拳的男子又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黑袍男子的衣领,掀开他的兜帽,露出那张英武的面孔。只是现在这张脸上,布满淤青,额角高高肿起了一快,看着十分狼狈。
  那个男子狞笑道:“哟,长得倒是不赖!”
  他举起拳头,一拳又一拳打在黑袍男子的脸上:“但是在这里,不是靠脸就能吃饭的啊!”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