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前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咳咳!”
  一记勾拳狠狠地打入黑袍男子的腹中,打得他后背高高躬起,喷出一大口血。他急忙捂住嘴,血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嘿,白鲨,我说你这家伙,别把人打死了,到时候红名了哥几个可救不了你。”牌桌上,一个脸上有着可怖疤痕的男子侧过头,狞笑道。
  “我知道,我已经很克制了。”那被称为白鲨的男子露出森森白牙,一把抓起瘫软在地上的黑袍男子头发,将他提起,另外一手在他脸上羞辱性地拍着巴掌:
  “嘿嘿,小子,长点记性了吗?这里是我们噬人鲨的地盘,来之前要交保护费的,下次注意点。”
  说着,他拖着黑袍男子的头发,将他当做是破布袋一般扔出门外。
  “小子!时间不早了,回去路上小心点,要是碰上个树人死了,就不关我们什么事了。”说罢,那个男子砰的一声关上门。
  门外,那个男子躺在地上,肚皮一股一股,尽可能地呼吸新鲜的空气,好恢复一点力气。
  “桀桀桀桀,你真的不用借用我的力量吗?狄耿!”黑袍男子的手上,那枚红宝石戒指散发出鲜红似血的光。脑海中,一道声音响起。
  黑袍男子长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不答话,好像是困乏了。
  “哦呀!你来到这里的几天难道将你的尊严都失去了吗?当初的你可是黑虎帮帮主,站在多姆镇权力顶端的男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种感觉你忘记了吗?”那道声音还在诱惑着他。
  “你就这样甘心忍受这帮废物、杂碎们的羞辱吗?桀桀桀桀!”那道声音发出渗人的笑声:“如果你想要取回你的尊严的话,想要让这帮杂碎跪在你眼前,像条狗一样被你肆意羞辱的话,你不妨解开灵戒的一层封印,库洛大人就把我的力量借给你。”
  “闭嘴!”
  “桀桀桀桀,仅仅只有一层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库洛的声音继续:“不要听信那个姓魏的混蛋,说什么一层封印都不能解开。否则他施加一层大封印不就好了吗?为什么又得用上三层?”
  “闭嘴!”
  “你知道的,我们才是同为一体,用你的血为媒介而相连。失去了你,就凭库洛大人这缕残魂也没办法独自活着,所以库洛大人是不会害你的。只是,只是感觉这三层封印将我捆的跟粽子似的,十分难受罢了。”
  “怎样?你让我稍微舒服点,我给予你力量,尊严,这不是很公平很合理的交易吗?”
  “闭嘴!”狄耿的声音又大了些。
  “难道说你还想过以前的生活?你身上来自你低贱父母的卑微基因,让你感觉受到羞辱就这么爽吗?”
  “我都让你闭嘴了!”狄耿怒吼出声。
  “我说,外面的那小子疯了么?大晚上得跟谁说话?”屋子里,坐在牌桌前的纹身男子愣了愣,被他表现出的怪异弄得有些毛骨悚然。
  “妈的,原来还是个疯子,难怪打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白鲨从牌桌边站起走到门口,打开门,见狄耿还死狗一样躺在地上,狠狠在他身上来了一腿,踢得狄耿闷哼一声,身体蜷起。
  “他妈的还不给我滚蛋,留在这里过夜啊?我们不需要看门狗!”
  说完,他砰地一声重重关上门。
  “好了,来吧,狄耿,想要杀了他吗?解开库洛大人的第一层封印,库洛大人赐予你打败他的力量。嗯,如果你怕杀人后会红名的话也没问题,库洛大人会帮你给他们种下奴隶的印记,让他们永永远远,跪在你眼前,做你最忠诚的狗,你让他们做什么都可以哟!”
  “闭嘴!”狄耿挣扎着从地上跪起,满脸血污,哇的吐出一口血,摇摇晃晃站起。
  “这样的轻贱羞辱你都忍受的了?你这卑贱的基因,卑贱的血脉……不,更卑贱的是你的灵魂!你就只配生活在贫民窟,被人轻贱,被人辱骂,被人踩在脚下!你就是下贱的种,下贱的命!”库洛恼羞成怒。
  “你给我闭嘴啊!”狄耿猛地将手指上的戒指拔下,狠狠地扔在地上。但是红色的光芒一闪,那枚戒指忽然消失,重新出现在狄耿的指头上。
  “桀桀桀桀!我说小子,你是不是会意错了什么,当初你动用了我的力量后,你我就已经为一体了,你能从自己的灵魂中,分离出一点弃之不顾吗?”尖锐的嘲笑像是一把刀锋,刺入狄耿的脑海,狠狠搅动。
  “如果你在不闭嘴,我就用‘那个’了。”狄耿的声音冷了下来。
  “嘎?”库洛一个哆嗦。
  所谓的‘那个’,是魏姓参谋留给狄耿,用来制衡他的手段。就像是体罚术法,专门针对灵魂体的那种。他尝过一次,可以的话是不想在尝试第二次。
  “你确定吗?他留给你的机会可不多。”库洛阴恻恻道。在嘴上,他自然不可能认输。因为一旦认输的话,那么后面的交涉就会陷入极度的被动。
  “所以说我让你闭嘴了!”狄耿咬牙发狠。
  “呵!呵呵!”库洛干笑两声:“行!行!我为了你如此殚心竭虑,你居然还威胁我。行!我不会在管你了!永远不会!别到时候过来求我!”
  咆哮罢,那枚灵戒上的红色光芒褪去,仅剩低沉的声音在讷讷:“总有一天,你会需要我的,总有一天……”
  …………
  到了勇者部落后,已经是晚间八九点钟了。将坂本太郎和李玉儿送走后,吴芷和李元开车回去。
  到了他们小区门口时,见有人在探头探脑地张望着,像是在等人。这人裹着头巾,带着眼镜,遮挡住了大部分面容,看不大真切。
  待得开得有些近了,他们才看清眼前的人正是以前的执法局局长王振。
  “王叔,在等谁呢?”吴芷一大脚刹车,直接锁死车轮。车子在黄沙地上水平滑行了数米远,扬起沙尘。
  李元身形猛地朝前一窜,差点一头撞在仪表台上——这台车的仪表台只是冰冷的铁皮。
  “吴芷,李……不,隐者,你们回来了?”王振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我就在等你们,哈哈,我只知道你们住着,不知道具体住哪里,只能在这等了。”
  “唔?王叔你找我们有事?”吴芷和李元皆是诧异。
  “嗯。”
  “上车吧,到我家再说。”吴芷摆头示意。
  “好!”王振上了车,吴芷载着他们回了自家,旋即便带着他到了一楼客厅。
  客厅的家具是索伦购置的,不得不说这家伙一点审美的目光都没有,胡乱搭配,看上去有些凌乱。好在家具用的不多,加上这里常年拉着闭着窗户拉着窗帘,倒是没什么老化。
  “坐!”吴芷熟练地泡了三杯茶,递给李元和王振。
  “王叔,这么晚了找我们有什么事?”吴芷坐下来后问道。
  “你们碰见了他们吗?”王振紧张地问道。
  “他们?你是指那些公会的人吗?”
  “是的。他们没对你们做什么吧?”
  “没有,李元阻止了他们。”
  “呼!”王振长长地松了口气,暗暗庆幸:“那就好那就好。”
  “你想要跟我说什么吗?”吴芷语气稍稍沉重。她双手交叉,眼神凝重。这件事情说不严重也不严重,一是他们没受到多少伤害就回来了,二是这种情况在这里也已经见怪不怪。
  但说严重亦是极其严重。虽说吴芷有把握,要是李元不出手,她们也能杀出一跳血路——在所有人对于杀人有所顾忌的情况下,她自忖还是能做到这点的。
  只是,如果不是她呢?仅仅李玉儿一人或是别的女性呢?那要是落在那帮人手里,将要面对的,又是何等惨绝人寰的局面!
  “抱歉,在这之前,我没有将事情的风险了解清楚。”王振低头致歉:“如果能提前了解到这种情况的话,我就不会让你们去了,真的十分抱歉。”
  “呼!”长长吐出一口气,气氛沉默了会,吴芷微微点头:“这不是你的错,王叔。就算你不说,我们迟早也会进入到那些公会的地盘,触碰到那些公会的利益。”
  “那么你们这个任务……”王振抬起头来。
  “还接。”
  “还接?”
  “为什么不接?”吴芷反问道。
  “可是……”
  “如果仅仅这样就被吓退了的话,我们又怎么能担负起勇者部落的未来呢?”李元在一旁插言道。王振震惊地转头看向他。
  “路上我跟吴芷姐们说过了。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不想逃,也不想躲。”李元的眼神坚定:“我们要用自己的力量,赶走那些蛀虫,夺回属于自己的权力!”
  “要这么做的话,你们知道你们面对的是什么吗?”王振的双拳微微握紧:
  “你们应该知道了,勇者部落的长老只要不侵犯到战士之灵,什么事都不会管。荣耀骑士团的任务是远征开拓,对付那些深入腹地的怪物……在没有触犯《禁典》的情况下,执法局的权力有限。索伦大人现在又在忧心别的事,无暇他顾。”
  “所以这些得到大世家支持的公会行事才会如此嚣张,以至于拉帮结派,各成一方势力。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能够帮助你们,你们只能孤军奋战!”
  “我知道。”李元嗓音低沉沙哑,只是王振:“就算这样,我们难道就该向他们屈服吗?”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