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流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准备什么时候回信?”回去的路上,和坂本太郎还有李玉儿分别后,吴芷突兀地问道。
  “唔?”
  “林茵茵的。”
  “呃……暂时先将眼前的事处理好吧。”李元一手扶额,头疼不已。虽然今天刚收到她的信,但距离她信寄过来已经有两天时间了。
  他知道她们肯定很期盼着他的回信,不过毕竟没想好要怎么写,李元决定还是先等等。
  回信的时候要说自己没和吴芷在一起,那就是在骗他们,李元感觉这特么就渣了吧?但要是说和吴芷在一起,林茵茵那丫头如果刨根问底……天啊,那丫头不是省油的灯,铁定会这么干,我拿性命担保……
  “这又没事,我们就是组队打个怪而已,搞得这么心虚干嘛?”吴芷没好气地斜了李元一眼。
  只是组队打个怪而已,吗……李元扯扯嘴角。
  悠悠散步回住处,难得有一日清闲。
  “话说当初索伦大哥的事有后续消息了吗?”沉默半晌,李元转移了话题。
  “现在的传闻主要是因为看到勇者部落外面地形改变太大,加上有些人出去后乱说,仅仅只是些谣传罢了,都是胡说八道。涉及到‘灵’的事,有太多的秘密,索伦他们不大可能将事情都说出去的。”吴芷回答道:
  “如果你是问索伦和张思贤他们后续消息的话,我得到信是说索伦受了不轻的伤,伤及到本源了,需要一定时间恢复。张思贤还好。另外这件事情他们那一批进来的人都已经知道了,随时准备等待‘灵’的反扑。”
  “据说这些‘灵’到了这里后隐蔽工作做得不错,他们一直没能找到据点,直到现在都没办法主动寻求进攻。”
  “嗯。”李元应了声。
  “对了,前几天霍思琪都悄悄来过。”吴芷忽然说道。
  “啊?!”李元一愣。
  “只是来我们院子里看一眼就走了,没闹出多少动静。不过别人或许感觉不出来她的气息,我还能感觉不出来?”吴芷意有所指地笑道:“当然,这也是她故意为之的缘故吧。”
  “嗯。”李元点点头。
  “怎么,失望啊?”吴芷突然把头往他边上一凑,戏谑问道。
  “啊?!呃,没,没有。”李元被吓的倒退数步,连连摆手。
  “我说你啊,反应有必要这么激烈吗?”吴芷不禁捧腹。
  你还说……不都是你……李元尴尬挠挠头,支吾了一阵:“既然索伦大哥他没事就好,那种层面的争斗也不是现在的我们能参和的。”
  “嗯。”吴芷应了声,旋即又笑道:“对了,忘了跟你说了,新年快乐!”
  “唔?”李元愣了愣,支吾着回了句:“噢噢,新年快乐。”
  远处,烟花升腾起,难得带来热闹的气息。今天是新年庆典的最后一天了,所以烟花晚会是三天中最热闹的。
  他的身后,一颗流星自南向北划过天际,吴芷抬起头来,忽然像是小女孩般指着大喊:“看,流星!”
  李元转过头,眯起眼睛,望着那一路向北的彩色丝带,怔怔出神。
  …………
  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银河宛如一条巨大的彩带般高悬。
  沃林学院。
  不大,但是精致的独栋小别墅二楼的阳台。林茵茵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躺椅上,望着这片天空无聊地摆动着双腿,嘴里喃喃着:“混蛋,多伦纳那家伙,这两天发什么神经,扔下一堆书,说什么‘这个星期内要看完,等我回来检查的’。”
  林茵茵一脸嫌恶的模拟着当时他的语气。
  “真是!我可是能打败史莱姆王的人了,还把我但当小孩子看……混蛋……啊!对了对了,啊元那个混蛋怎么还不来信,红名的事没关系吧?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像我这样可爱迷人的少女都为他操碎了心。”
  “就不知道哪天我们学业才能完成,离开沃林学院找他……”
  屋子内,流水的哗哗声和碗筷的碰撞声此起彼伏地鸣奏着。
  “姐姐!你看,有流星诶!”忽然,林茵茵指着天边兴奋地叫了起来。只见那漫天星河上,一条细长的彩色光线不快不慢地划过。像是悠悠然施展着自己最靓丽风采的孔雀,享受着他人的盛赞。
  “嗯。”林小馨边拿抹布擦碗,边看着窗外的缓缓自天边划过的彩带,神色柔和。
  “你说,这个时候啊元那个家伙会在哪?会跟谁在一起?”林茵茵一想到这,一把从躺椅上跳起,小跑到林小馨身边阴恻恻道。
  “唔?”林小馨一愣。
  “今天了,他都还没回信……你说,他是不是跟吴芷那个妖精好上了,不敢面对你了?”林茵茵眯起眼睛,故作深沉。
  “哈哈,你这丫头,脑子里究竟想着的是什么?”林小馨在抹布上将手上的水擦干,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们现在还小,还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姐姐!”林茵茵大急,登时拉住林小馨的衣袖:“你要是在这么磨磨蹭蹭,啊元那家伙就被人给勾走了啊!你不知道,这些男人都花心的很!”
  “嗯……”林小馨一脸无奈:“如果真是这样,那只能说明我们不合适呀,在说我们还没说一定会成为男女朋友吧?”
  “哎!姐姐,你这样怎么行?!”林茵茵气得跺脚:“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对手都有些谁啦。那个吴芷和霍思琪,都是妖精般的人物耶,哪个是个省油的灯?啊,除此之外,还有翡……她虽然,呃……但是也不能放松警惕。”
  她用手抵着唇角,小脸上满是凝重。
  “我说茵茵,你这样会不会太累?”林小馨哭笑不得。
  “怎么会?我可是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感觉能当我姐夫的人,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别的女人拐走?”林茵茵义正言辞道。
  “姐,姐夫?你在给我胡说八道!”林小馨俏脸微红,捏起林茵茵脸颊的软-肉。
  “诶!诶!姐姐,轻点轻点,妹妹我可是对你忠心耿耿的大忠臣啊!不信我掏心窝子给你看!啊!啊!”
  …………
  精灵小镇。
  翡搬着一堆木材,在边上的一处空地上轻轻放下,摆放好。
  “呼!距离孩子们的宿舍,距离完成又进了一步。”她擦了把汗,抬起头来。
  夜风吹过,让人十分舒服。
  天边,流星划过。
  她眼前一亮,忍不住捂住脸颊:“哇!流星诶,好美啊!小小微他们一定开心死了。”
  “嗯。”堆叠起金字塔般的木材边,毫无征兆地响起轻微的声音。
  “哇!”翡被吓了一跳。自从得到聆听万物的技能后,她好久没被人吓过了。因为只要有人就会有声音,特别是心里的声音。但只有一个人例外——吴尧。
  有时候,翡都是感觉不可思议,吴尧会什么都不想,心里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就,就和空气一般。
  特别是在这种时候,他望着眼前风景出神的时候。
  “吴,吴尧?你,你怎么在这?”翡诧异道。
  吴尧呆呆地望着天上那一划而过的流星,并不回答。
  呀……又是这样……翡满脸无奈,每次和吴尧说话,都会遇到这尴尬的局面。
  不过这都习惯了。翡驻足原地,擦了把额间的汗,看着天上的流星,喃喃自语道:“流星吗?听说对着流星许下三次愿望,那愿望就会实现呢……嗯,那我就开始许愿了。”
  她双手交叉,放在身前,闭上眼睛,带着虔诚的祈愿,心中默道:
  让小小微和那些孩子们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让小小微和那些孩子们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让小小微和那些孩子们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许愿罢,她缓缓睁开眼睛。
  “有必要吗?”
  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翡一跳。
  又是吴尧……翡一手扶额。
  “什么有必要?”翡问道。
  “为了那些孩子们做到这地步。”吴尧说道。
  “唔?”翡一愣,旋即脸色逐渐柔和下来沉思了会:“嗯……”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翡说的十分缓慢,“我为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是,呃,只是之前我说过的,如果你能听到他们,孩子们心里痛苦声音的话,你一定不会做事不理的。”
  “是吗?”吴尧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怔怔出神。
  “我不知道这么解释对你的问题有没有帮助,不过我真是这么想的,如果说的不好的话,还请谅解。”翡莫名感到难为情,脸刷地通红,语无伦次道。
  “不,多谢了。”吴尧站起身来,向着前方的阴影中走去。
  “你去哪?”翡忙问道。
  “去把木材搬过来。”吴尧头也不回地回答道:“总不可能看着你一直忙吧?”
  “啊,啊?”翡一愣,旋即一个念头冒出脑海……这,这一定是你人生中说过最长的一句话吧……
  …………
  修罗圣殿,废弃都市的据点。
  一栋被改装过的老旧民房,墙壁上满是被水浸过的水渍,以至于发黄。外面虽然风沙漫漫,但是里面却是意外的干净,显然近期被人打理过。
  “禀报吴云老大,外面没有任何异常!”四楼房间中,传来少年的声音。
  那是一个头带奇怪三角东西的少年,他拿着望远镜,认真地观望着废弃都市里的角角落落。
  如今按照吴云的话说,废弃都市据点争夺战已经到达了白热化的地步,甚至已经白刃相交了,所以不得不谨慎。
  当然了,这个白刃基本是他拿刀去捅别人的。
  “很好!看样子那些宵小之辈已经不敢在和我们一争高下了,那么剩下的,将会是……”房间中,一个男子将自己藏在蓑衣斗笠中,还好他没站起身,露出脸,否则别人怕都会拍着他的脸,跟他说道:
  “小弟弟,多大啦?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了,这是大人们的游戏,你还是别来参和一脚了。”
  转职刺客后,除了基础技能外,还有个隐藏能力。在不是一只队伍的情况下,最后斩杀怪物的人,能夺走怪物一半的经验,无关造成的伤害多少。
  这就直接导致了一个有梦想(野心)的刺客,是不会想和其他刺客组队的……
  所以修罗圣殿这边有个潜规则——那就是怪物全部是靠抢的。谁蹲点蹲的好,谁耐不住性子先出手对付怪物……这都讲究一个时机、对隐身术的掌控,还有对周围环境的感知。
  最简单的说法就是,你要关注边上有没有藏着想虎口夺食的混蛋——免得等你辛辛苦苦把怪物的血量降到濒危线了,然后被那个混蛋轻松收走。
  在修罗圣殿这,这种手法有专业的名字,叫做补刀。
  那个游侠般模样的家伙轻轻拭擦着自己手中两把造型怪异的双刃刀。这两把刀的名字叫做鬼牙,十五级的稀有装备。
  这是那位连他姐姐都十分忌惮的霍思琪姐姐送给他的,算是扶持他成立据点的贺礼。据说当年她用这东西抢的其他人找不着北,留下吸血鬼女王的赫赫威名,镇压一个时代。
  而收取贺礼的代价就是,这个传承必须传递下去,无论面对多大的挑战。
  这点吴云自然是答应下来了,当时他很豪气地说:“老子敢这么干难道还会灰溜溜的逃跑?我脸往哪搁?”
  不过紧接着的经历就浇了他一盆冷水。无数刺客在知晓他们的名头后,玩似的围绕着他们转,给他们上了刺客的三百六十课。
  好在后来,吴云想起李元之前跟他说过的黑虎帮新二堂主木雷的技能,连拐带骗的把他绑上战车。
  如今,木雷生无可恋地躺在沙发上,怔怔看着窗外。这些天的经历一直让他很迷,这个精力旺盛的小混蛋简直就不把人当人,逼着他带他们去找那些对他们出手过的刺客,对付过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搞到现在,几乎人人知道他木雷是盗贼工会吴云的人。
  神特么盗贼工会,这小子上来打人之前还先跟人自报家门逼逼一通的,你特么说别人还好,关键别把我带上啊……木雷啐了一口,想起这事一肚子火。
  好了啊,已经回不去了啊……他又是颓然瘫在沙发上。
  屋顶上,坂本美雪坐在屋子顶楼的石灰围墙上,双腿悬于屋外,明明人在这,却无法让任何人发现。
  要说盗贼工会中,让人最害怕的,不是打出赫赫凶名的吴云,而是有着盗贼工会阴影之称的坂本美雪——直到现在别人还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很多人只知道,盗贼工会中,有个背后捅刀很强的家伙,绝对不能惹。
  正因为这点,吃过亏的人一提起盗贼工会,就直打哆嗦。
  来自北方的凛风呼啸着,扬起废弃都市中的黄沙。
  坂本美雪乌黑柔顺的头发随风扬起,水润的双眸深情的望着天边,怔怔出神。偏黄的皮肤有着东方人特有的味道,柔媚,妖冶,加上这一身黑色紧身衣勾勒出的妙曼曲线,像是大霓虹国杂质封面上的女明星(正经的那种。)
  天边,流星划过。
  楼下的房间中陡然跃出一道道身影,矫健地落地。坂本美雪亦是脚尖一点,从十几米高的楼顶一跃而下,乌黑的头发像是匹练般高高扬起。
  落地后,她的身形渐影,无声无息。
  那三人中,木雷闻着从风中传来似有若无的气息,轻车熟路地扔下一句话:“这边。”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