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说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砰!
  伴随着清脆的乍响,桌子轰然爆裂开来。坂本太郎狼狈地栽倒在地,剧烈地咳嗽起来。
  “没事吧?坂本桑!”李元急忙冲至坂本太郎身边将他扶起。
  “还,还好,我有金甲技能。”坂本太郎一手撑起身子,艰难说道。虽然他的身上隐隐多出一层鎏金,但是嘴角却还是渗出点点血丝。
  众人骇然向着门口的方向望去,只见那个手中扛着红色蛇矛的男子脚高高抬起,耀武扬威似的摆了摆。
  他的身后,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几乎将逆乱公会整个都包围了起来。其中最为耀眼的,大概是那高大魁梧男子身上散发着耀眼放光的纹章。
  似花似剑。
  “荣耀骑士团?!”有人失声惊叫。
  “哦啦,连个漂亮的迎宾小姐都不会请吗?让一个肥猪出来接待我,把我当做什么了?”图兰放下腿,大摇大摆地走进公会。
  “哪个是会长,给我出来。”他在一张桌子边坐下,将腿搁在桌子上。
  众人不敢发一言,只是讷讷地看向吴芷。
  顺着众人的目光,图兰亦是看到了在吧台前自顾整理着高脚杯的女子。女子今天虽然穿着毫无女人味的铠甲,但是那无可挑剔的容貌和淡然自若的气质顿时让他惊为天人。
  他愣了半晌,才张张嘴道:“你,你就是这个公会的会长?”
  吴芷仔细地擦拭着高脚杯,对于图兰的问话置若罔闻。
  跟着图兰来的人戏谑看着这一幕。
  图兰更是眉头一皱,从小到大,还没有哪个人胆敢无视他的,特别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在目光冰冷地在吴芷身上停留片刻,腾地站了起来,歪着头狞笑着走向吴芷:“喂,女人,问你话呢!”
  不过当他才走出两步时,边上传来懒散好像还没睡醒的声音:“喂,我说那,你们这帮混蛋一来,酒的味道都变了啊!”
  “哈?”图兰狰狞着转过头,“你……”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一窒,连心脏都是短暂的停跳,硬生生将想要脱口而出的话堵在了喉咙中。他看清了那个男子的面容,话说就算看不清也一样,这个男人化成灰他都认得。
  就是这个男人,在他心里留下了浓重的阴影——曾经他是比杨战先转职的,按理来说,他应该先到达三十级。但现在他才仅仅只有二十五级最主要的原因便是,他足足有一年时间,连一点经验都没吃到。
  因为他被人找到家中,当着他父亲的面打折了腿,在床上躺了一年。
  那人就是他眼前的男人,蛮兽商会会长陈嘉图!当然,事后据他父亲说,他也派人追杀他追杀了一整年,只是最终结果……反正他看起来好像日子还是这么过。
  所以若论对蛮兽商会会长的恐惧,别人或许是道听途说,但他图兰可是切身地体会过。
  与此同时,跟着图兰进来的杨战,还有噬人鲨的那帮人等等都是一阵头皮发麻,心中惊骇的无以复加。
  要仅仅只有陈洛在这,他们大可以讽刺他几句,然后我行我素。毕竟一个蛮兽商会的少东家而已,等级也才刚过二十级,在杨战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个有点背景的二世祖,跟他说话是给他老子面子。
  但是蛮兽商会会长亲自在场,这完全就不是一个概念了,若论地位,蛮兽商会会长可是能和他们背后的老子并驾齐驱!他们见到他,无异于晚辈面见长辈。
  “陈,陈会长……”杨战喉咙干涩,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如果只是地位差距的话,杨战倒不会感到如此恐惧,更主要的是,眼前的这个家伙一旦上火,根本不会顾及到他们背后势力、什么蛮兽商会前景,是个说揍你就揍你的疯子!
  真要说的话,陈嘉图的性子,和噬人鲨的这帮杂种更像。只不过相比起来,陈嘉图更强,更讲道义罢了。
  而以现在的局面而论,这个道义显然已经与他们无关,他可是连‘酒的味道都变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啊!
  “真是!”那邋遢的男人挠了挠头,拿着手中的白兰地,仰头一灌。酒在他口中漱了一会,噗的一声,全部吐了出去。
  他抬起头来,那双浑浊的眼中闪过猩红的血光。
  开什么玩笑,他难道准备狂化……杨战心中一慌,暗叫不好。图兰更是吓的面无人色,当初的情景更是历历在目。
  噬人鲨这种,本来气势汹汹想上来砸场子的,更是缩了缩脑袋,连门都不敢入。
  正如别人评价的,他们很残暴,但他们不傻,他们知道谁能惹,谁不能惹。眼前这个有着老疯子之称的蛮兽商会会长,在不能惹得名单中,几乎是位列榜首,甚至能盖过索伦!
  毕竟索伦在强,他也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换而言之,就算再怎么样,大家都是会因为《禁典》的缘故,不敢下杀手。
  但是这个老疯子不同,他现在身上没背负命案最主要的原因只不过是下手慢了一些,那些针对他们的商家被他兄弟抢先杀了。
  该死,逆乱这个雏儿什么时候攀上蛮兽的……噬人鲨的几人大骇。
  他的身边,陈洛悠悠然地抽着烟,羞辱似的将烟圈吐在他们的脸上,但是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因为他的老子就在眼前,还是打算发疯的那种……
  “我说,你们真的很扫兴呐!”陈嘉图站了起来,这一刻,他的身材好像异常高大。
  就算明明和杨战图兰比起来差了一头,但是却没有人会这么觉得。
  图兰的腿开始打颤。
  “陈,陈会长。”杨战强压着心中的悸动:“这,这次我们不知道您在,抱歉打扰到您的雅兴,我们现在就走。”
  “哈?!”陈嘉图挠着自己蓬乱的鸡窝头,整个人都狂躁起来:“你们走了酒就能变香吗?”
  “呃……”杨战顿时一窒。
  他从小学习的一切谈判话术在这里完全使不上劲,因为那是用在贵族身上,而不是用在疯子身上的。
  “你们说,”陈嘉图的嘴巴缓缓张开,眼中血光越来越浓郁:“你们该怎么赔偿我?”
  “陈嘉图,你千万要考虑清楚了,若是我们在这里出了什么意外,你别想好过,你的蛮兽商会别想好过,你的儿子陈洛也别想好过!”图兰突然歇斯底里地咆哮。
  他脸色苍白如纸,但是却异常的狰狞。
  “唔?”陈嘉图眼中猩红的血光一散,转过头看向他。
  “呵!呵!”图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见取得效果,他继续说道:“陈会长,你可要想好了,为了这帮蠢货赔上自己辛苦经营的蛮兽商会究竟值不值得。如果今天你退去的话,我回去,回去一定跟我父亲说,为你蛮兽商会敞开商路,取消税收,争得更多的利益。”
  “你是……”陈嘉图歪头打量着他,有些费解地挠挠头:“谁来着?”
  “呜!”图兰的脸色忽然一僵。
  “啊啊!其实你是谁并不是那么重要。”陈嘉图像是邋遢大叔般挠着头:“重要的是……”
  他像比蒙巨兽般张开嘴,牙齿上沾染着粘稠的涎液:“你是在威胁我吗?”
  猩红色的血光瞬间充斥了眼球。
  完了……图兰感觉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干。
  别说是他,就连杨战和站在公会外的人都是两腿发软。一个狂化了的狂战士,不将自己的愤怒发泄干净,是无法阻止的。
  “喂喂,洛哥,不妙啊,你老爹已经开启狂化了。”陈洛边上的男子打了个哆嗦。
  “嗯,我看到了。”陈洛猛地抽了口烟。
  “怎么办?”
  “做好跑路的准备吧。”
  “哈?!”
  …………
  “陈会长!”正当气氛一触即燃之际,吧台后,忽然响起淡然的女子声音。
  “哈伊!”陈嘉图猛地挺直了身子,对着吴芷恭敬行了一个礼。
  原本紧绷到极点的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
  “诶,诶?”图兰、杨战还有跟着来的公会会长,看好戏的公会会员,这一刻皆是懵了。
  就连脑海中已经设想好一百条跑路路线的陈洛都是震惊地张大了嘴巴,烟从他嘴中掉落……解除了——狂化!
  陈嘉图边上,原本被他气息震慑得浑身紧绷的李元都是讷讷地眨巴了下眼睛……这就是,氪金玩家的魅力吗?
  这一刻,他只觉得吴芷姐身上,散发着金灿灿的光辉。
  “陈会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吴芷神色诚恳道:“但是如果因为我们的缘故,造成陈会长本人、蛮兽商会,或是陈洛公子有什么损失的话,我心里肯定过意不去。”
  “没事,你是……”陈嘉图连忙开口,只不过他的话才到嘴边,便被吴芷打断:“我说过,来者是客,既然是客人,我们这个当主人的,又怎么能让你蒙受损失呢?不然我们逆乱公会以后还不被人嚼舌头。”
  “所以,陈会长请你上座,好好看我们逆乱公会怎么处理今天地事。”
  吴芷冲着陈嘉图微微一笑。
  “呃,嗯!行!”陈嘉图挠挠头:“既然尊贵,不,吴会长都这么说了,我今个儿也不出手了,就当做是来看戏的吧。”
  边说着,他便拍拍自己的屁股,找了一张好的桌子坐下,搁起二郎腿,真摆出一副看戏的姿态。
  这时,吴芷才转头看向图兰和杨战等人,淡淡开口道:“各位,还是那句话,来者是客,我们逆乱十分欢迎,只不过你们一来就打了我们的人,毁了我们的桌椅,是不是该给一个说法?”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