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世间安得两全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所以,你们知道了吧?”王振摊摊手:“这块地若不是黑魔城主主动下场要的,怎么都轮不到黑魔来管理。”
  “嗯。”李元和吴芷神色凝重地应了声。
  药水和粮食是消耗品,算是勇者部落卖的最好的两大类了。不用多说,做这两样的,油水肯定丰厚。因此,垂涎这一片区的人肯定不少。
  以前是看在黑魔城主这种实权官员的面子上,大伙便让给了图兰他们,但是现在……
  让陈嘉图接手?不,这样就拉他下水了……吴芷脑海中一冒出这个想法,就被摒除了。
  不管怎么说,这里绝对不是他们眼前的景况能够应付的来的。
  “你们有信心吗?”王振问道。
  “信不信心不好说,反正总没理由放手吧?”李元双手交叉,语气坚定道:“办法总是会有的。”
  “嗯,那就好。”王振点点头:“除此之外还有黑魔在波米亚平原,玉山矿区的领地,其中波米亚平原的领地你们知道,至于玉山矿区那边……”
  “怎么了?”李元问道。
  “那里是黑魔城城主派人采矿的,如果收了这块地,等于就跟黑魔城彻底结怨了。”王振有些迟疑道。
  “如果我们不动这玉山矿区,就不会跟黑魔城结怨吗?”李元反问道。
  “那倒不大可能,黑魔城主本来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你们不顾他的面子打废了黑魔,就已经得罪他了。”王振摇摇头。
  “这不就成了?”
  “只是玉山矿区这种,已经涉及到最直接的利益,要是想动的话,那些公会背后的势力可能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黑魔城主可能会亲自带人下场……”
  “这里我们就代理给陈嘉图吧,蛮兽商会在矿区肯定有地,他们要做这事也算是合乎规矩。”吴芷立刻有了决议。
  “诶!这个办法好。”王振眼前一亮:“蛮兽以前就是靠搞矿产起家的,玉山矿区最大的矿就是他们家的。”
  诶,是吗,看着不像啊……李元扯了扯嘴角,想起第一次过去,找个纯银矿石都找了大半天的家伙。
  “既然这样就没问题了。”王振脸上洋溢着喜色,“你们还需要什么帮助的吗?”
  “嗯……王叔,你们这里有没有附近公会的情报,像是会长名字,大致实力,成员,辖区,领地或是矿区之类的?”李元问道。
  “有,当然有。公会总会那边有我们的人,一旦信息变更,必定会有资料发给我们的。”王振边说着,边取出一叠编辑成册的书:“这是我的,就像给你们了吧,我回去再拿就是。”
  “哦!那真的多谢王叔了。”李元大喜。
  “还有别的什么吗?”
  “暂时没有了,还有的话到时候再跟你说便是。”
  “好,反正至少二十级之前,我都会在你们这里混日子。”王振哈哈大笑。
  “所以。”陈义手里拿着两瓶烧酒过来了,将其中一瓶放在王振眼前。
  “陈老弟……”王振一脸泛苦。
  “为庆祝我们今天正式干倒黑魔干杯。”陈义在那瓶烧酒上轻轻一碰,仰头就灌下。
  “你啊你!”王振无可奈何:“回去我要是被你嫂子骂了,明天看我不抽你!”
  说罢,他拿起烧酒,亦是仰头一灌。
  …………
  勇者部落集市中,战旗公会。
  “啊战,今天你是怎么了?”彩虹旗的会长优雅地坐下后,手里拈着一朵新的玫瑰,悠然道。
  杨战不答话,拿起边上的一瓶白兰地仰头咕噜咕噜的直灌,然后重重拍在桌子上。
  “哈!”他擦去嘴角流下的酒:“那个混蛋……”他已经咬牙切齿。
  说实在的,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憎恶那个黑袍的混蛋,只是感觉每一次见到他,就像是一万只蛆虫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恶心的要命。
  特别是看到今天图兰被打败,狼狈倒地的那一刻,他浑身寒毛都是炸开,以至于发疯做出那样的事来。
  “绝对不能让那个混蛋起来,否则我们以后就会和图兰一样被踩在脚下,你们难道想见到那一天吗?”杨战握拳一锤桌子,算是找到了一个还算过得去的理由。
  “是吗?那我可真的谢谢杨大公子牺牲小我,成全大我了。”莫女士发出尖锐的嘲笑:“你是打算用你的红名来换取我们的安宁吗?”
  “呃……”杨战顿时一窒。
  想起这事他自己也有些后怕,如果方才那个阿克斯队长没有赶到,那么……他只能祈祷这个叫隐者的,能有命吃下那一剑吧,前提他没有发疯补上第二剑第三剑。
  否则以他杨战家的背景,出了事后不一定会死,但是这辈子见不得人了这是肯定的。到时候,所有的荣耀,地位都会随之远去,他将背负起杀人者的耻辱名字,何况他杀的还仅仅只是一个二十级不到的‘弱者’。
  但是这个‘弱者’……
  浓浓的恐惧又一次杨战心中涌出,他的手微微发颤着,不知道是因为对这件事还是对这个身上有许多秘密的隐者本身。
  “你们不知道,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是在两个星期前,那时他连十五级都不到,在我手中,就像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
  “什么?”彩虹旗公会的会长和莫女士皆是震惊地对望了一眼。
  两个星期,从十五级不到接连跨越了至少五级?
  这什么概念?虽说大家都知道一开始升级会容易许多,但是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得附上多大的风险?还是说他们背后有人替他们守着,所以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打怪?
  反正无论出于哪种原因,这成长速度也太可怕了些。
  空气短暂的安静,彩虹旗的会长忽然啪的一下掐断玫瑰花的花茎,脸色一点点阴沉了下来:“呵呵,看样子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啊……”
  “你想怎么做?直接对他们宣战?”莫女士双手环抱,眉头紧锁。
  “不,宣战的话只能废了逆乱,但是却不能杀了隐者。有威胁的是他、那个吴会长,还有那几个核心成员,而不是逆乱。”彩虹旗的会长目光中露出像是毒蛇般的寒光,以至于他边上的莫女士都是心中微微发寒。
  “难不成你想动手杀他?你们这是疯了吗?”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呵呵,要一个人死地办法可不止有我们动手杀了他这一种。”彩虹旗的会长露出一个妩媚的笑意,捏碎手中的血红玫瑰,花汁像血一般挤出:“等等吧,我想机会是肯定有的,心急可不行。”
  …………
  在公会处理好后续的事后,吴芷开车载着李元回去了。
  到了家,李元和吴芷道了一声晚安后,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有些累了,但因为心中思绪万千,他感觉一时半会睡不着,于是便坐到房间的窗前,抬头带带望着那轮皎月,怔怔出神。
  想了想,他取出纸和笔,伏案在桌上,提笔写下几个字:
  小馨,茵茵:
  很高兴收到你们的来信。很抱歉回信回的晚了,让你们担心了。因为有点情况,所以我在三号那天才收到信。
  只是写到这里,他就不知道怎么写下去了。卡着卡了半天,他用笔敲敲自己的头,皱眉苦思半晌,才尝试着继续动笔。
  又因为这两天时间,我们这边有些事。
  要把发生的事告诉小馨和茵茵吗?说了怕他们担心,不说的话……李元有感觉心里过意不去,毕竟她们可是十分想要和他分享自己的经历啊。
  于是,他将上面那行字划去,继续在纸上写下:
  又因为这两天公会的事。啊,你们还不知道,我在这里成立了公会。
  李元想了想,在我后面加了个们字,这样就成了‘我们这里成立了公会。’
  他接下来写;
  当然了,会长不是我,是吴芷姐。嗯,来这里以后,我和吴芷姐,坂本太郎,还有盗贼工会的李玉儿,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几个人一起组了队。
  呀!这么写小馨倒是还好,茵茵那家伙会直接炸毛了吧,怕是当天就会写信回来:你这个死啊元,果然跟吴芷那狐狸精搅在一块了,你是不是忘了姐姐,忘了我,呜呜呜之类的云云吧……李元暗暗想着,嘴角不经意间浮现一抹笑意,不知道是因为觉得有趣还是因为无奈。
  他在纸上又是涂掉这一行。
  提笔又是继续写:
  因为我们勇者部落这里公会的势力很大,做事很流氓,比黑虎帮还要流氓的那种,所以我决定不忍气吞声。
  写到这里,李元又卡了住。这么写他们一定会担心我红名的事吧,我本该不参合这件事的……再说茵茵那丫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好纠结啊……
  纸上已经涂得乱七八糟,李元看得心烦,索性直接将纸揉成一团,狠狠扔进垃圾桶。
  “呼!”他靠在椅子的靠背上,长吐出一口气。怎么回复林小馨和林茵茵,他到现在都没有想好。
  梅林说的没错,林小馨是个好姑娘,对他有情,他不能辜负。吴芷亦是个好女人,对他有义,他也绝对不能让她寒了心。
  以前偶尔他也有些幻想,想象着古代男人三妻四妾的样子。而现在……
  真是让人头疼啊,这算是幸福的烦恼吗……李元挠挠头。
  此时手头没有烟,否则他倒是想拿一根夹在嘴里,点起火,眯着眼睛悠悠然道:“这不就成了渣男了吗……”
  话说,他感觉到了这地步,无论怎么做可能渣男这个锅不得不背了吧……在大多女性的眼里。
  还有明天去黑魔那边,图兰会老老实实的交出地盘吧?到时候究竟会有多少公会眼红我们的地盘呢……
  这么想着,困意席卷而来,不自觉地,李元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