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对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强烈的冲击感在脑海中嗡的一声炸开,白鲨剧烈地咳嗽起来。睁开眼,发现他此时正坐在残破的木屋墙垣边,水珠从头上淋漓滴下。
  脑袋里是一片浆糊,还分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紧接着,之前的记忆就像被打开的魔盒般,涌入脑海,强烈的惊恐几乎将他吞噬。
  他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性情残暴的人,不一定就不会害怕别人以残暴待他。
  他想用手撑地,但是却忽然发现一只手已经空了,另外一只手失去平衡按在地上,令得身体都是往边上一斜。
  顿时,又是一阵撕裂般的痛感袭来,令他一阵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低沉沙哑的吼声。他眼目含泪地望去,发现此时一把斩-马刀,一杆红缨枪,分别从他的大腿上钉到地里,牢牢地禁锢了他,一动就会撕扯伤口。
  “呵!呵!”他面无人色的看着这一幕,究竟,究竟是何等残忍的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的心中涌起浓浓的恐惧。
  他的身边,是躺在地上哀哼着的公会成员。虽然要是放在平常,他们这些成员就算死了,白鲨都是不多大在乎,但是现在,他居然兴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那些人有捧着头倒在地上的,头上鲜血汩汩流出,看起来像是被锤子砸了一般。
  白鲨吃过那锤子的威力,即便是他都是一阵头晕目眩,现在脸上都是生疼,他倒是很好奇他这些才十五级出头的家伙是怎么扛下来的。
  还有人断了手,断了腿的,反正没有一个是完整的。就连现在,都有人提着他们公会的成员,咆哮着一拳一拳打在他们的脸上。
  噬人鲨公会从上到下,都是一个性子。话说不是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公会中也绝对混不下来。
  他的身前,那个黑袍男子蹲下。
  这一刻,他就像见到死神来找他了般,下意识地挪动了下身子。
  又一阵剧烈的痛感令他头上直冒冷汗。旋即,他骇然见到那个黑袍的家伙把手搭在斩-马刀的刀柄上,缓缓拧动。
  他再次失声尖叫,凄厉的惨叫声远远胜过夜枭的鸣叫。
  “留你一只手的原因就是要用你来发信息的。”李元的声音比冰霜更加寒冷。
  他的手还搭在斩-马刀的刀柄上,就是这轻微的重量,便已经令得这附加了锋锐的斩-马刀缓缓下沉,锋利的刀锋慢慢割着白鲨的肉,好像虫子在一点点噬咬。
  “好好,我发,我发!你要我发什么我都做,求求你,求求你!”白鲨用上央求的口气。
  “给巨齿鲨发一条说逆乱的人来我们据点了,我落在了他们的手里。”李元吩咐道。
  “嗯嗯。”白鲨急忙应道,打开信息栏点中巨齿鲨的头像,输起字来。
  这时李元的手才停住没有往下按,让他松了口气。
  “对了,在加上一句。”见他输完,准备点发送键的时候,李元忽然又说道:“我们对逆乱公会的人所做的事,现在正是那个隐者对我做的。”
  “啊,这……”白鲨一怔,犹豫了下。
  巨齿鲨的性子他知晓,要是知道有人这么对待他们的话,势必会雷霆暴怒。发疯了的巨齿鲨就和狂化了的狂战士差不了多少,到时候谁都拦不住。
  李元的手又一次发力。
  白鲨哀嚎连连,忙道:“我输,我输!”
  于是,他老实输下这一行字,发送过去。
  勇者部落。
  巨齿鲨面前站着的是那个戴着眼镜,像是文弱书生般的执法队队长阿克斯。
  “哟,果然逆乱公会是阿克斯队长的亲儿子啊,一有事跑的这么勤快?”巨齿鲨有恃无恐地看着他。
  今天他动手打人,用的仅仅只是拳头,又没打死谁,所以天王老子来了,他都不怕。只是唯一遗憾的是,那个叫阿彪的杂碎倒是个不错的玩偶,他还想多玩一会的。
  “巨齿鲨,你们这么做就没有感觉太过分了吗?”阿克斯冷冷地望着他,脸色铁青。在他得到消息过来时,就已经有些晚了。
  逆乱这一批人,这次之后,就算伤势恢复了,但是精神上极有可能会留下严重的创伤,甚至对噬人鲨公会产生极大的心理阴影。
  这也是噬人鲨公会的辖区中,很多商家明明被噬人鲨压榨的极其凄惨了,但却不敢逃走的原因。
  “过分?我哪里过分了?”巨齿鲨张开双臂,戏谑笑道:“你问问大伙们,我哪里过分了?我一没杀人,二没动用武器,可是大大的良民啊!还是说我记错了什么,《禁典》规定我们不能打架的?”
  “呵呵!”他嗤笑一声:“阿克斯队长,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是小朋友的学校吗?”
  “是,在《禁典》的角度,我没办法惩罚你什么,但是巨齿鲨,你转职那天,向着战士之灵的所说的宣言,要恪守战士的荣耀,不恃强凌弱,你难道忘了吗?”阿克斯厉声呵斥道。
  “呵!战士的荣耀?”巨齿鲨露出鄙夷的笑容:“不恃强凌弱是战士的荣耀?那当初我们被人吐唾沫在脸上,被人踩在脚下,甚至有人用尿来灌我们的时候,荣耀的战士呢?在哪?来救我们了吗?!”
  “哈!他们当然在了。”巨齿鲨讥诮一声:“但是他们永远不会来救我们的。因为将脚踩在我们脸上,对我们吐唾沫,尿我们的,就是这帮该死的荣耀战士!”
  巨齿鲨像是受伤的野兽般压低声音嘶吼,那是他一辈子都不愿意想起来的痛苦。
  “战士的荣耀是不恃强凌弱?我去你-妈的!战士的荣耀是力量!唯有力量才是战士最高的荣耀!其余的什么,都是放屁,都是扯淡!你明白了吗?阿克斯队长哟!”
  他狞笑着看着阿克斯。
  “对于你以前的遭遇我们抱歉,是我们执法局无能,但是经历过那种痛苦的你们,不应该将自己的力量献上,为勇者部落构建更好的社会体系,做出一份贡献吗?”阿克斯尽量缓和自己的语气。
  “构建更好的社会体系?做贡献?”巨齿鲨冷笑:“净他妈说些漂亮的话,怎么?要在我这里体现出自己的优越感,展现出自己的伟大?”
  “我没有这个意思!”
  “我他妈管你有没有这个意思。”巨齿鲨忽然怒声咆哮:“你们执法局就是一帮废物!给贵族老爷们看家的狗!既然你们无能了,就一直无能下去啊!像败家犬一样去-舔贵族姥爷们啊的脚趾啊!谁在意过你们?谁又指望过你们?!”
  “好了,贵族老爷整事连个屁都不敢放,倒是现在来找我指手画脚,是我噬人鲨没背景好欺负是吗?啊!~”
  “呵呵,真是条疯狗呢。”酒楼二楼,彩虹旗会长优雅地端起一杯酒,微微抿了一口。
  “下贱的东西永远都下贱,难道这个噬人鲨还想爬到我们头上来?”莫女士寒声道。
  “这有什么关系,有本事尽管来便是。”彩虹旗的会长轻轻放下酒杯,戏谑看向那状若疯癫的高大男子,语气却冷了下来:“我会让他明白,像他们这样的贱民,充其量只能是我们手中一颗棋子而已,那个隐者也是一样。”
  “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惩罚你什么……”阿克斯深吸一口气。
  “那你是来干什么?滚啊!这有你们什么事?”巨齿鲨怒吼着打断。
  这时,他脑海里突然叮咚一声,传来一条信息。
  巨齿鲨一愣,以他们公会的人缘,一般人可没有会打算给他们拜个年,送个伴手礼什么的。
  所以会传给他信息的,一般只有他身边的三位兄弟,而此时有两人就在他身边。
  他打开信息栏,信息果然是白鲨传来的,上面写着:【我落在了他们的手里。我们对逆乱公会的人所做的事,现在正是那个隐者对我做的。】
  读完这条信息,巨齿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嘴唇几乎抿成一条线。
  紧接着,又是一条信息弹出:【我被他们斩断了手臂,废了双脚,现在浑身上下仅仅只有一条手臂能动。】
  巨齿鲨的身体剧烈地战栗起来,怒火就像是被点燃的炸药一般涌起。
  “啊!~”他仰天发出嘶吼。这些年来,一直是他们四人相互扶持着走下去,若论感情,已经十分深厚。虽然他们的性情就如嗜血鲨鱼般凶恶,但是不代表他们对最亲近的兄弟也是如此。
  不过旋即,巨齿鲨收敛了咆哮,骤然冷静下来。只是他的脸色却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他迅速编辑出一条信息,将所有的威胁都浓缩在了短短的信息中:【隐者,给你最后一个警告,放了我兄弟。】
  信息发出去后,巨齿鲨的身体还是微微颤抖。仅经过了两三秒时间,又是一条信息弹出:【你放过我的兄弟了吗?】
  巨齿鲨牙齿一咬,死死按捺住蠢蠢欲动的杀意:【我最后再说一次,放了兄弟,还是说你不顾你兄弟的死活了吗?】
  消息发送出去。这次等得时间多了一会,对面发来信息:
  【不用虚张声势了,巨齿鲨,这个时间执法局的人早就到场了!但是你的兄弟不同,他现在正处在荒野中,已经有不少怪物嗅到他血的气味,往这边过来了。你觉得我们现在走了,就凭你这个残废的兄弟,能在这么多怪物的口下生存吗?别忘了,现在主动权是掌握在我们手里!】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