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制氧设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或许很多人可能对国家预案没有什么概念,觉得好像国家在应对大灾大难或者平时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好像都是差不多的应对措施,并不像是有什么预案和安排的样子。
  但事实上对于大部分可能发生的事情,小国可能确实没有预案,但对于大国而言,他们对于灾难和各种意外事件的预案远远不止一份。
  很多时候你所觉得司空见惯的事情,很可能就是国家对于某些事件所做的准备。
  以大家都熟悉的联邦为例,最高首脑及三军统帅是他们的大统领,不仅掌握着联邦的最高权利,手中更是握有联邦最重要的核弹密码。
  因此在很多人看来,只要做掉了这位大统领,就足以影响整个联邦,令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又或者说绑架了这位大统领,就能让联邦失去发射核武器的能力。
  但事实上,按照联邦的法律,大统领挂了或者不能履行职务的时候,会由副统领接任,副统领也GG还有国会议长,国会议长也扑街了的话,后面还有其他拥有继承权的政府高官接任。
  甚至极端一点,真的发生了生化危机或者国家毁灭级的灾难,整个联邦都崩溃了,但只要联邦的政府机构没有完全崩溃,还能够找得到人继续服从联邦的指令,最关键的是还有军队服从联邦政府发出的命令,那哪怕是死掉了十几个大统领,联邦依旧能找得出符合联邦法律规定的人坐上那个位置,就算是现选一个。
  仅仅只是一个随时可以替换的大统领都有着这样的替补机制,可想而知对于真正的大国而言,他们对于灾难和各种问题,究竟有多少准备和预案。
  而作为地下坑道设施当中常见的问题之一,人类生存的最必要因素之一,氧气的问题有应对措施和预案,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李头,这批物资是从鄂省那边过来的吗?”火车站的站台上,握着枪正在警戒的特警向李头询问着。
  因为运载着特殊设备的火车还没来,特警们虽然在负责警戒,但不免还是有人会觉得无聊,想要聊点什么。
  而且这次任务实在是有些奇怪,虽然嘴上不说,李头自己心里也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所以当有人开口想要聊些什么的时候,李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强调纪律,而是回答道:“嗯,应该是从三镇过来的,具体是什么市府那边没说,只说是很重要的物资设备,我们接车之后要先送到市府去,由市府进行统一调配。”
  “什么东西这么重要?”另一个特警也不由得搭了一句腔。
  李头听到手下的问题,他自己也很好奇要运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乎将目光转向了站台上市府派来的负责人,向他问道:“这位同志,我们要接的到底是什么物资啊?什么都不知道,我们执行任务也心里没底呀,你能透露一下吗?”
  一边说着,李头一边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一包挤得皱巴巴的烟,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根,有些肉疼的扔给了那个负责人。
  接过李头扔过来的烟,对方明显眼睛亮了起来,四下看了一眼,见站台上都是李头手下的特警和工作人员,这才往李头身边走了两步,向他说道:“借个火。”
  李头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帮对方点上了烟,看着对方享受的抽了一口,等着他开口。
  “这次运来的是制氧设备。”抽着烟,这名市府的负责人压低了声音,对李头说出了这次火车运来的设备到底是什么。
  “制氧设备?这东西需要这么小心吗?”李头见这名市府的负责人这么小心,他也压低了声音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对于男人而言,很多时候一起抽根烟就能像多年的好朋友一样什么都聊得起来。
  市府的这名负责人听到李头的问题,不知道是香烟的作用,还是觉得对李头说没有关系,吐了个烟圈才说道:“不懂了吧?以前那确实不需要这么小心,但现在可是末世啊!”
  “这和末世有什么联系吗?”李头还是有些不懂,不过他还是很懂得如何套话的:“如果来的是粮食什么的,我还能懂,这个制氧设备……还真要请教。”
  “请教不敢当,也就是比你们接触到的信息多那么一点而已。”这位市府的负责人又抽了两口烟,这才解释道:“小学生都知道,氧气是靠植物产生的,但现在植被什么的都被之前的大火烧光了,又没有太阳,光合作用也就无从谈起,这氧气……”
  话说到这里,自然不需要继续说下去,因为李头已经在吸冷气了。
  就算不太懂氧气的重要性,但人是要喘气的这一点还是人人都懂的,如果没有氧气人会憋死更是不用去提。
  市府负责人的这番话显然让李头认识到了这批设备的重要性,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让他们特警队来押运。
  于是李头小声的向这位市府的负责人问道:“兄弟怎么称呼,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让我们特警队来了?按理说动军队都不过分吧?”
  “我姓李,叫我小李就好。”市府的负责人看了一眼李头,见他看着比自己年纪大,并没有摆什么架子:“这事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市府应该是对这批设备有什么想法吧,听说是设备不够每个避难所一台。”
  “啊?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不够?”这下李头也难以压抑自己的惊讶了。
  “也不是不够,是所有设备分了两批送来,这是第一批。”市府的负责人向李头解释着:“但既然分了两批,那必然就要有个先后,谁也不想等下一批吧?”
  “这倒也是……”李头还想说些什么,远处却传来了火车的声音。
  一点雪白的亮光伴随着滚滚的车轮声,破开了黑暗,从远处似缓实快的驶来。
  站台上所有人都不由得精神一震,运载着设备的火车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