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糖醋排骨的思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简易地源热泵”
  “升级方案一:更换循环介质,改善设备介质热交换效率,升级所需生存点数300”
  “升级方案二:更换循环介质,提升设备介质循环效率,升级所需生存点数500”
  陈新组装完成的地源热泵设备依旧是个丑家伙,不过比起最开始造制氧机时那一堆拼凑起来的东西,这台地源热泵设备至少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不至于显得过于简陋和粗制滥造。
  看到系统所显示的升级方案,陈新只是挑了一下眉毛就点下了确认升级,将两个升级方案都应用到了这台地源热泵设备上。
  依旧是绿光闪过,整台地源热泵设备仿佛脱胎换骨,而设备本身的体积和结构也发生了变化。
  总的来说就是东西变大了,管道变粗了,结构也更加复杂了。
  或者也可以说陈新刚才做出来的,只是一个能够勉强称之为地源热泵的东西,而升级之后的才是真正的地源热泵设备。
  不过看着那摆在地上的一大堆管道,陈新不由得挠头,秦岚的钻头还没送来,自己要怎么把这玩意安装到地里去?
  地源热泵设备的管道部分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结构,虽然因为设备还是未安装状态,大量的管道都只是叠放在一起。
  但是看着那一大堆管道陈新还是感到很头疼,和他预想的有些不一样,这些管道组装起来就如同一个巨大的散热器,这可不是地上打个孔就能塞进去的样子啊!
  就在陈新觉得为难的时候,系统再一次凸显出了存在感。
  “是否消耗50点生存点以安装地源热泵?”
  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系统提示,陈新挠了挠自己的下巴,有些时日没刮的胡子不免扎手,但重点并不在此。
  “系统功能这么强大的吗?还真是有生存点就可以为所欲为啊!”陈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虽然早已知晓系统功能的强大,但是看到这个他还是会觉得自己仍旧未曾将系统全部的功能发挥出来。
  之前他也曾想过通过系统来实现设备的安装,但陈新那是打算将自己组装出来的地源热泵放进种植温室,假装安装好之后,借助系统升级的力量让设备安装到位。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设备就摆在这里,直接用系统点一下就让设备安装到位。
  不过既然有着这样方便的功能,陈新也没有让自己费神,还是选择了消耗生存点来让系统进行安装。
  至于这套设备的安装位置,陈新将其选在了公共空间靠近种植温室的那堵墙旁边,并且将一个散热器接入了种植温室。
  系统的安装界面有些类似于某些经营建设类游戏的摆放界面,是一个绿色网格状的虚拟界面。
  陈新试了一下,在这个界面里他可以随意的挪动或者调整避难所的结构以及物品的摆放,完全由意念所控制,并不需要他额外的操作。
  透过这个界面,陈新能够将避难所中他觉得不满意或者不方便的建筑结构和物品位置进行调整,甚至可以放大或者缩小房间的面积,甚至进行功能分割,可谓是十分的方便与强大。
  当然,如此方便好用的功能自然也是建立在生存点的消耗上的。
  陈新仅仅只是调整和挪动了几个房间,改变了一下设备摆放的位置,在系统显示的界面中,实现这些改动所需的生存点就超过了一千点。
  看着系统显示出来的数字,陈新也只能乖乖的放弃了自己想要调整避难所建筑结构和设备摆放位置的想法,只将地源热泵安装好就关闭了界面。
  显然,这个界面并不是现在的陈新能够玩得起的。
  将地源热泵设备安装好之后,看着占据了公共空间相当一部分地方的地源热泵,陈新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尽快把避难所整体升级,或者攒够一波生存点对避难所的建筑结构还有设备摆放进行调整。
  不然的话,他感觉自己的避难所只会越来越挤。
  将地源热泵安装到位,接通电源让其运转起来,陈新很快便在它的散热器旁边感受到了热量的散发。
  在地源热泵设备的控制面板上将温度设定成20℃,检查了一遍,见设备运行正常,陈新这才从新增加的食物储藏室里拿出了今天的晚饭,准备吃饭。
  今天陈新吃的很简单,只是一份避难所口粮,外加一罐午餐肉。
  陈新只是将午餐肉简单地煎了一下,把避难所口粮放到锅子里加热之后,便端着锅子坐到了沙发上开始吃饭。
  忙碌了这么一通,即便有着系统帮忙节省了很多功夫,陈新依旧觉得累的够呛。
  吃着略显粗粝的食物,陈新却没来由的想念起自己妈妈做的糖醋排骨来。
  那是陈新从小到大最喜欢吃的菜,鲜嫩的仔排切段焯水后先过油炸一下,在用糖醋汁来烧制,出锅前还要勾一次芡,最后再撒上葱花……
  在陈新小的时候,即便没有肉只有碗里糊糊状的芡汁拌饭,陈新都能吃下一碗饭。
  想着想着,陈新的眼角也不禁流下了眼泪,滴落到了饭里。
  他的妈妈此刻远在老家,隔着六百多公里远的距离,横跨湘、鄂、皖、赣四个省,如果不是有系统存在,陈新恐怕此生想再见他妈妈一次都是奢望。
  尽管陈新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但眼泪止不住的流,内心对母亲的思念也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他的父母已经离得太远,即便有着电台,陈新也无法和他们通话,此生他能够再见他们的希望已经渺茫。
  手中的勺子宛若千钧,陈新握着勺子的手始终无法抬起,将那一口近在咫尺的食物送进嘴里。
  此时此刻他所想的已经不是吃饭了,而是他的爸妈,远在六百多公里,一千两百多里地之外的家乡,是否还好。
  止不住的思念让陈新干脆扔下了手里的勺子,扯过一张卫生纸胡乱的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来到卧室将原本锁在箱子里的相册翻了出来。
  书阅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