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打更大爷的噩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夕阳挂在天边,
  将整片世界渲染上一份残红,
  沈浪和秋生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隔壁小镇子。
  电影当中的米铺老板是黄金配角午马扮演了,
  秋生过来买米的时候,老板为了贪图便宜,
  所以让自己的呆儿子装米的时候,
  放了一半糯米,一半黏米,
  间接导致文才的僵尸毒恶化了。
  米铺的名字叫做‘和顺记’,
  老板正在和自家老板娘墨迹呢,
  “老婆,真是奇怪啊,怎么隔壁镇的人都跑来我们这里买糯米啊?”
  老板娘笑道,“听说啊,那边有僵尸出没,有人说糯米可以治僵尸。”
  “哈哈!滑天下之大稽!”老板根本不信,“我只知道糯米可以包粽子,糯米治僵尸?是不是真的啊?”
  老板娘嗤笑一声,“切,你管他是真是假,我们有生意便做咯!”
  老板咬了下嘴唇,“我主要是担心咱们家的糯米不够卖啊……”
  “笨死了!不够的卖的话可以掺黏米嘛!”
  “对啊,老婆,你真棒,反正都是米,没人知道的哈。”
  “哎,别聊天了,有生意上门了……”
  沈浪和秋生赶到这里,累的满头是汗,
  自行车放好,火急火燎的进入米铺,
  “老板!”
  “嘿嘿,尊贵的客人,我来啦~”老板笑道,“先生,买什么啊?”
  秋生又累又饿,脾气很差,“你问我买什么?来米铺当然是买米啊!不然还能买什么啊?”
  老板微微一笑,如数家珍,“那可就多了哦,咱们这里有米袋,米缸,米升,米斗,凡是装米的我们都有,还有米粉,米通,米糕,米饼,米饭,人吃的我们这儿也有得卖!还有啊,米汤,米渣,米油,用来喂猪的我们也有的卖!总之呢,凡是跟米字有关系的呢,我们这儿全部都有!连酒米都有啊!”
  秋生听懵逼了,“呃……那,有没有米田共卖啊!”
  老板笑眯眯的介绍起来,“有,怎么没有!我老板的卖三个铜板一斤,伙计的呢是一个铜板一斤,因为吃的东西不同,所以排泄出来品质也就有所不同了啊!拿去做肥料刚刚好啦!”
  一旁的小伙子捂着肚子直想作呕,
  自己家老板真是太恶心了……
  连米田共都想拿去卖钱……
  沈浪在旁边强忍着恶心,
  结果听了半天一点滑稽都没有增加,
  或许连系统这次都被恶心到了吧……
  沈浪说道,“秋生,你去买点米糕什么当晚饭,我来买米就行了。”
  “噢——”
  秋生和小伙子去一旁挑选米糕点心了,
  沈浪望着老板淡笑道,
  “麻烦老板,称五十斤糯米给我吧。”
  老板点点头,“好!我这就给您装!”
  取了米袋,老板用勺子一口一口往袋子里面装米,他讪笑一声,“客人,我负责装米就好了,您去旁边品尝点心就行,干看着多无聊啊。”
  沈浪摇摇头,“我觉得不无聊,听说最近有些无良商贩喜欢装糯米的时候往米袋子里面掺黏米呢,我还是盯着点比较好。”
  老板心里面直呼沈浪内行,面不红气不喘,“哈哈,那还真是可恶呢!这种无良的店家趁早破产关门就好了!客人,您放心,我们店是老字号了,一定不会做出坑客户的事情。”
  足足五十斤糯米,
  在沈浪的监视下面,
  老板根本没有机会加黏米,
  开玩笑,过两天就要和任家古尸拼命了,
  到时候糯米质量不过关,
  岂不是又少了一件对僵尸用杀器!
  结账以后,总共用了六块银币,
  买米花了五块,买点心花了一块,
  拎着点心和糯米口袋,
  沈浪和秋生满载而归。
  等两人走后,
  老板气的直跺脚,
  “马的,一点黏米都没有加,亏大发了。”
  米铺老板的生存道义与正常人是不一样的,
  门外有屎车经过都必须要尝尝咸淡,
  不然他就感觉亏了,
  出门没有捡到钱就算丢东西了。
  “文才,你怎么心神不宁的啊?”
  “啊?有嘛……”
  沈浪一边骑车,
  一边来回的打量四周围,
  天已经黑下去了……
  等会儿应该就要有女鬼寻上门了……
  家家户户点上了蜡烛照面,
  打更的大爷漫步在街头巷尾,
  ‘咚~’敲响了铜锣,
  “一更天咯!”
  一更天指的是下午七点到晚上九点之间。
  “一更天哦!”
  大爷嘴边叼着香烟,
  忽然旁边蹿腾了一阵阵的阴风,
  “啊啊……!什么……!”
  一屁股吓得坐倒在了地上,
  面前是一位白衣的女,
  体重大约三百斤,
  圆润的胖脸,
  厚实的脂肪,
  她的秀发无风自动,
  显得很是吓人!
  此人正是天降坦克——董大玉。
  大爷柔了柔眼睛,“哎呀!姑娘,你吓死我了啊!您没什么吧……应该不会有什么……您这样子的一般不招流氓……”
  董大玉浅浅一笑,“大叔,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啊?”
  大爷说道,“帮你什么啊!我还要打更呢!哪里有空闲时间啊。”
  “很简单的……”董大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车轱辘声,“大叔,你快点非礼我就是了。”
  大爷差点没把胆水给喷出来,“什么?!你让我非礼你!拜托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啊!”
  “不要犹豫!快!快非礼我啊!”
  “啊——?”大爷快步走开,“你这个浪荡坦克,休想玷污老夫我的一世英名!别妄想了!”
  董大玉略微施法,整个人扑了上去!
  那个体格压过去,打更大爷直接被她一招泰山压顶整出了腰椎盘突出!
  大爷翻着白眼,口中不断的吐出白色唾沫,已然昏死过去。
  董大玉虽然人不好看,
  但是声音很甜美,
  “啊……救命啊……有人非礼我啊……救命啊……”
  大爷气的回过神来,“谁特么非礼谁啊!”
  秋生连忙把自行车放下一边,“我靠,这还得了!”
  沈浪按住他的肩膀,表情真诚,“生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推开沈浪的阻拦,秋生很生气,“文才,你还是男人吗?这种事情一定要出头不可,人家姑娘要是被玷污了,我们的良心怎么过得去啊!”
  秋生如同愣头青一般冲了过去,
  沈浪长叹了一口气,
  “该来的永远都挡不住……最后谁被谁玷污还说不定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