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誓要斩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到了傍晚,
  义庄内亮堂起了电灯,
  四周围环抱着大自然,
  轻灵悦耳的虫鸣声悄悄的流淌进来。
  “嗯~~嗯~~哈……!”
  秋生在藤椅上辗转了一会儿,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啊?怎么啦……已经天黑了啊?师傅,我睡了多久啊?”
  九叔淡定的说道,“你啊,已经睡了一天了。”
  沈浪笑道,“从早上六点睡到晚上六点,你昨晚是不是多人运动了啊?”
  秋生眼珠子一转,
  惊慌失措一般坐起身来,
  沈浪和九叔心里面直呼秋生演技好!
  秋生焦虑不安,“啊,这下可糟啦,我整天没有回去铺子,姑妈一定会骂死我的!”
  九叔绷着脸,“你原来还记得你姑妈啊?”
  秋生尴尬的笑了笑,“师傅,还有没有事情要吩咐我做的啊?”
  九叔盯着他的脸看了两秒,
  随后转过身去,
  “你不给我添麻烦,我就已经偷笑了。”
  秋生大抵感觉这么走掉显得有点可疑,
  凑到沈浪旁边笑道,
  “哈哈,文才,喝粥呢!”
  沈浪眨了眨眼,“生哥,你一天没吃饭了,要不要来点红枣糯米粥……补补血气啊……一滴那啥十滴血啊……”
  “噫~听你胡说八道~”秋生毕恭毕敬的说道,“师傅,既然没我什么事情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哦……”
  九叔立在供台旁边,
  手里把玩着金钱剑,
  微微颔首,
  “好啊,你早点回去吧,省的你姑妈担心了。”
  秋生急忙转身跑出门外,一脸色胚相,
  疾走模样好似一只成年的泰迪犬!
  瞎子都明白这小子想去干嘛了啊……
  沈浪摇摇头,“食色性也,生哥一天没吃东西,现在还有力气去干活,真是我辈之楷模。”
  “他那是被鬼迷住了心窍!就算把满汉全席放在他面前也无济于事!”
  秋生此时眼底只剩下运动,为了运动就算每天不吃饭也可以,照这种趋势下去……用不了三天他就可以陪着董大玉一起去阴曹地府报道了……
  九叔飞快的换好天师袍,“文才,行动!”
  “是——!”
  两人整装而发,
  远远的吊在秋生的后面,
  秋生骑车速度并不是很快,
  脸上笑眯眯的……
  不时的发出猪一样的笑声……
  看得出来,秋生已经彻底堕落在温柔乡了。
  沈浪和九叔一路追赶,
  秋生毫不知情,
  出去了义庄附近的密林,
  在小镇郊外,
  他们发现了秋生停车的地点,
  一栋很是气派的宅邸……
  大红灯笼,两尊石狮子,
  红色的院门挂着‘福’字,
  虽不是官宦人家,
  但是也算得上是富贵人家了,
  很显然,董大玉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了……
  秋生走入这家宅院,
  九叔垫拔拎腰,
  三两下爬上了院墙,
  沈浪后退了一段距离,
  快步奔走以后借力抓住了院墙,
  随后翻身坐在了上面!
  刚好看见秋生快步走进了大户人家,
  门前还挂有号,屋子叫做‘银水阁’。
  “下去。”
  “好。”
  翻下院墙,
  沈浪注意到这里杂草丛生,
  根本不似有人常住的模样……
  九叔身法极好,
  不多时来到了外屋的房间,
  沈浪紧随其后,没有落下太多。
  师徒两人缓缓的凑到窗户上,
  均是不堪受辱的挡住了眼睛,
  董大玉一身轻薄纱衣,
  如同皮球一样的身材,
  实在是难以放入眼中!
  “哦,生哥,你来啦~”
  “啊,玉玉,我来啦~”
  两人正打算来一波法式热情,
  脸刚刚凑近,秋生被一股巨力给顶飞了出去!
  整个人砸在墙壁上,
  把山水画都给撞掉了,
  额头青一块,脸上紫一块……
  秋生痛苦的坐在地上,“玉,你撞我干嘛~”
  窝在外面的沈浪嘴角抽了抽,“师傅,被顶出去的不应该是女鬼那边吗?”
  九叔摸了摸下巴,解释道,“降妖除魔符咒是为了保护秋生不被妖魔近身,当妖魔的重量小于三百六十斤,符咒可以将对方挡飞,当妖魔重要大于等于三百六十斤,被顶飞出去的就是符咒的持有者了。”
  师徒二人默默的点点头,“这位胖胖鬼至少有三百六十斤啊……”
  董大玉一脸疑惑,“生哥,你怎么了啊?”
  越是凑近,秋生越是被撞飞的远,
  两人就像同极的磁铁,永远无法相遇一般!
  “啊……”
  “好痛……”
  “救命啊……”
  “玉!求求你别过来了!”
  秋生在屋子里面上飞下窜的撞了十来下,
  沈浪和九叔都是长出了一口气,“活该!”
  见到自己的生哥摔的鼻青脸肿,
  ‘机智’的董大玉终于停止自己的莽撞行为,
  “好!我不动了!生哥,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啊?”
  “我?”
  秋生赶忙扒开自己的衣服,
  健硕的腹肌晃的董大玉睁不开眼,
  胸口上是用红笔朱砂鷄血搭配一丢丢金粉写成的降魔除妖符咒,
  ‘黎随身保命’左边写‘吉大’右边画有‘月日’
  是专用的保护型符咒,借天地日月,借吉星高照,护佑真身!
  董大玉舔了舔嘴唇,“就是那个了,擦了吧,我很中意腹肌,不对,我很不中意那副画啊。”
  秋生点点头,“准时我碍事的师傅画的,他老是担心我遇见鬼,好,我这就擦!”
  九叔翻了个白眼,“我画的符咒你都擦!你有没有脑子啊,混蛋!”
  沈浪提示道,“师傅,戏已经看够了,是不是应该杀进去啦,等会儿他们开始运动了……尴尬的就是我们了。”
  “不急,先让我看看她的真面目!”
  “师傅,不用了吧……”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取柳叶!”
  “是——”
  取出杨柳枝叶,
  两人擦过眼皮,
  再看过去的时候……
  自然将董大玉浑身都看了个透,
  对方就是一枚行走的骨头,
  表面挂着一些腐臭的猪肉,
  百分之一百是鬼……
  还是已经腐烂的不成人样的那种……
  青白色的脸,秃毛般的脑壳……
  “嘶……”
  “呕~~”
  沈浪和九叔胃里面如同翻江倒海一样,
  这个东西太恶心了……
  更恶心的是秋生居然迷上了这种状若克鲁苏的玩意!
  “呕——”
  师徒二人呕吐不止,
  九叔支着窗沿吐出了一地黄白之物,
  沈浪更是直接吐出一套早饭吃的煎饼果子。
  “哎哟,我的眼睛啊!咦,文才,你也太夸张了吧,为师还是头一回看见有人吐出一份完整的煎饼果子。”
  “咳咳……最近消化不良……”
  九叔取出两枚金钱剑,“快,用八卦镜给剑开光,今晚一定要把这头猪妖女鬼给宰了才行!”
  能让九叔发脾气,看来这位董大玉的确是一头天理不容的鬼怪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