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共枕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不甚明白,这呵的一声,究竟是何用意,赞同?不屑?他跟晏侧妃之间,究竟关系怎样,有何矛盾,她也不甚明白。。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只怕是这条件,没有说到他的心坎儿上。
  她正苦思冥想有没有旁的更好的建议之时,景珏却背过身,面朝外,阖目装寐。
  宁‘春’草不好再开口打搅,姨娘说过,男人不能‘逼’得紧了,‘逼’得越紧,往往越是会适得其反,以退为进,方为良策。
  她翻身躺好,身子几乎贴着里头的‘床’帐。
  多了个人在‘床’上,宁‘春’草心神不宁,本无睡意,奈何太困,还是阖目入梦。梦魇没有一丝放过她的意思。梦中姐姐的声音越发凄厉,一遍遍叫着“‘春’草救我……”
  宁‘春’草大汗淋漓的醒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跳快的似乎要跳出嗓子眼儿。
  折了天寿的!再这般被折腾下去,她非赔上小命不可!
  侧脸便瞧见景珏那带着饶有意味,幽暗深邃的眸子,“又被吓醒了?”
  宁‘春’草微微点头,“世子爷,您瞧奴家这般可怜,是不是决定大发慈悲,帮上一帮?”
  景珏抬手,枕在脑袋下头,嘴角微扬,似笑非笑,“也不是不行,看你值不值得我帮上一帮了。”
  宁‘春’草思量片刻,“世子爷需要奴家做什么?”
  景珏嗤笑一声,“你不过是个商户家的庶‘女’,唯有这张脸尚有可取之处,你还能做什么?”
  “……”宁‘春’草垂眸,这话说的可太伤自尊了,没用,没用还把人牵扯到睿王府这一潭深水中?
  景珏翻身起来,喝道:“过来给爷更衣。”
  宁‘春’草‘揉’‘揉’酸胀的眼,翻身下‘床’,从衣橱里寻出崭新干净,带着淡淡熏香的衣裳,一件件小心的往世子爷身上套去。
  他比她高出半头,她给他穿衣时,还需踮着脚尖。<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她手环过他的腰,为他系腰带之时,他却忽而伸手在她身后推了一把。
  她立时重心不稳,跌入他怀中,鼻子恰撞在他坚固的‘胸’膛之上,鼻尖酸疼,他身上少年儿郎血气方刚的味道扑面而来,充斥她鼻息之间。
  她心跳有些快,抬眼恶狠狠瞪他,“你干什么?”
  景珏却似笑非笑的低着头,“你真的正值月信么?”
  宁‘春’草心头一慌,连忙将他腰带系好,退后一步,“自然是真的。”
  “要我怎么帮你?”景珏看了看自己通身衣着,似对她的搭配比较满意。
  宁‘春’草听闻此言,甚是惊喜,“世子爷稍等,烦请世子爷寻一人,我将此人画像为世子爷画出!”
  她连忙来到左侧间桌案旁,铺了纸张,研墨提笔。
  外头丫鬟小厮这才听到动静,请命进来服‘侍’。皆被景珏打发走。
  宁‘春’草不敢耽搁时间,唯恐自己画的慢了,这位爷再反悔。幸而昨日练了一天,记忆中那‘女’子相貌,越发明晰。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女’子的脸,已经纤毫毕现的呈现于纸上。
  “寻个‘女’子?”身后景珏忽而问道。
  他脚步极轻,宁‘春’草被吓了一跳。
  景珏伸手拿过画来,细看了看,“脸生的不如你,不过你这画到真画的不错,还真是琴棋书画都能拿得出手?”
  “承‘蒙’世子爷夸奖。”宁‘春’草连忙笑意盈盈的下拜。
  “谁夸你了?”景珏冷哼一声,将画折起,塞入袖中,“别忘了抹‘药’。”
  他指了指她的脸,“脸毁了,爷就毁了你。”
  说完,负手而去。
  宁‘春’草翻了个白眼,好话到他嘴里也能变得刺耳难听!
  不过那带着淡淡荷香的‘药’膏,果真甚是好用,昨晚折腾了两三次的伤口,今早竟一点痛觉都没有了。
  她寻到一把海兽菱‘花’镜,对镜上‘药’,发现那伤口已经愈合,疤痕浅浅,想来他说不出三日能好,不是空话。
  景珏临走,没有吩咐将她安置在哪儿。亦或是有所吩咐,可她却并不知。
  睿王府水深,单是这院中,莺莺燕燕的就是一大群。宁‘春’草并不敢‘乱’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梦魇未除,再招惹了**,她可真要吃不消了。
  她窝在世子爷的房中,并不出‘门’,倒也没人来撵她。一日三餐,外加两顿小食,都按时送来,有饭吃,还不用干活儿,更没人让她给晨昏定省。这世子小妾的日子,真是比宁家庶‘女’的日子好过太多。
  只是一连三四日,都没再见过世子爷的人。
  他自从拿走了那张画像以后,就一去不归。究竟有没有帮她找人,找到了没有,皆不得而知。
  宁‘春’草在这两三日,吃得好住得好,唯独睡不好。夜夜噩梦缠身,真是要人命了!
  宁‘春’草甚至怀疑,老天让自己重生,是不是根本不是为了让她改变宿命?而是为了让她受折磨,嫌弃她前世死的太痛快,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感觉的?
  她顶着黑眼圈,顿觉人生无望的时候。
  世子爷却神清气爽的回来了,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先检查她脸上的伤口。
  见伤口已经长好,且只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痕迹,粉脂轻轻一压,就能盖过,这才微微点头,“伤养的不错,这几日,莫用粉脂,仍旧用我给你的‘药’膏。”
  宁‘春’草连忙应下,心头焦急,“世子爷寻人之事,可有结果了?”
  “几日不见,你不问我好不好?倒只关心你要找的人?”景珏不悦哼道。
  宁‘春’草陪笑,真难伺候,“自然不是,世子爷濯濯清朗,气宇轩昂,一看就知过的甚好。哪里还需要奴家多问?”
  景珏冷哼一声,目光落在她眼下青灰之上,“看来这几日,你过得并不好?”
  “王府一切都好,吃穿用度皆是上品,丫鬟仆从也都尽心。”宁‘春’草连忙夸道,“世子爷真是宽厚仁爱之人。”
  景珏没理会她的奉承,沉声问道:“仍旧噩梦不绝?”
  宁‘春’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你跟我来。”景珏转身向外。
  宁‘春’草瞪着他的背影,倒也不敢违背他,快步追上他的脚步。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院子,院子外头停着一辆马车,像是特意等他们。
  景珏没理她,先上了马车。宁‘春’草刚要开口问去哪儿。[Miao&bige].com首发
  车里便传出极为不耐烦的声音,“快点!不去就算了,爷还忙着呢!”
  宁‘春’草踩上马凳,他有什么好忙?不就是和一群狐朋狗友逛‘花’楼么?今日时辰尚早,‘花’楼的姑娘们怕是还没起呢吧?
  她刚坐稳,马车就动了起来。
  景珏撇她一眼,面上有些得意,“若不是遇见爷,你这噩梦,一辈子都别想摆脱。”
  这话,是寻到那画上‘女’子了?
  宁‘春’草心头大喜,脸上挂出合宜微笑来,“多谢世子爷!”
  “现在道谢,为时过早。”景珏傲然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嘴角却有些微微上扬。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