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可人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玉’嫣的丫鬟打起马车帘子,她弯身进来,一脸柔美笑意,抬眼瞧见宁‘春’草也在的时候,彻底愣住。。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春’草……呃,三姐姐也在呀?”语气里的不悦,藏都藏不住。
  宁‘春’草笑了笑,故意往世子爷身边坐近了几分,勾着嘴角垂眸道:“自然要随时伺候在世子爷身边了!且若没有我在,妹妹单独见世子爷,岂不是很不妥?母亲一向注重家教,想来也不能放心吧?”
  宁‘玉’嫣脸‘色’难看,但偷偷瞟了一眼邪魅狷狂的景珏,仍旧忍不住心头小鹿‘乱’撞,低低“嗯”了一声,未再争辩。
  马车缓缓而动。
  车厢里的气氛,尴尬凝滞。
  宁‘春’草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世子爷,莫说宁‘玉’嫣不明所以,就是她,也不知道世子爷究竟有何打算。
  “听闻宁家祖上种过茶,想来宁家的子‘女’,也都十分懂茶吧?”景珏忽而开口,轻佻的语气不知为何,偏偏有几分魅‘惑’的味道。
  宁‘玉’嫣还未说话,先红了脸,“是,小‘女’子略懂一些。”
  宁‘春’草哼了一声,她既然是看戏的,就不登台唱戏了吧。
  景珏微微点头,“清泉阁里新入了阳羡茶。”
  宁‘玉’嫣连忙接过话音,“真的吗?听闻常州义兴的阳羡茶要用三年陈酿的雪水,煮开落滚后冲汤,香味最是宜人。还未品尝过,今日能借世子爷的光,真是荣幸之至。”
  景珏邪笑一声,“我的荣幸。”
  宁‘玉’嫣闻言,脸红更甚,连指头尖都在兴奋的颤抖。
  宁‘春’草瞥了景珏一眼,他在她面前说话,可从来没有这般客气过呀?真是看上宁‘玉’嫣了?
  景珏微微抬眼,恰撞上她的视线。<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宁‘春’草来不及避闪,索‘性’狠狠瞪他一眼。
  景珏竟忽而偷握住她垂在膝头的手,她手素白纤长,手心很软,被他大手包裹着,轻轻捏了一捏。
  宁‘春’草想要‘抽’手出来,偏偏他捏的很紧。动作太大,又怕宁‘玉’嫣发觉。
  就这么被他握了片刻之后,宁‘春’草才反应过来,她如今本就是世子爷的妾室,有何好怕别人发觉的?就算宁‘玉’嫣瞧见又如何?
  她蓄了力气,准备猛的‘抽’手出来。他却倏尔松了手,她用力太猛,向一旁歪去。
  “吁——”的一声,马车又恰停了下来。
  由于惯‘性’,宁‘春’草更向前倒去。
  眼看她就要摔跌在地大出洋相,她已经做好迎接宁‘玉’嫣嘲笑的准备。
  却被人长手一捞,落入一个宽厚坚实的怀抱之中。
  砰然有力的心跳就在她耳畔,隔着衣衫,也能感受到他暖暖的体温。
  宁‘玉’嫣扭脸,瞧见宁‘春’草正被世子爷揽在怀中,她的整张脸,更是埋在世子爷‘胸’前,立时脸‘色’大变。鼻翼微张,瞪向宁‘春’草的眼睛,恨不得化成刀子,将她从世子爷怀中剜出来。
  “禀告爷,清泉阁到了。”车夫在外头说道。
  宁‘玉’嫣在丫鬟提醒之下,并未失态,勉强扯着嘴角笑道:“三姐姐向来柔弱,连个马车都坐不稳,难怪以前二姐夫说,三姐姐最是可人疼,最是需要人照顾。”
  宁‘春’草瞪眼,李布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就算说这种话,也不会叫她知道吧?
  景珏闻言却是嘴角微敛,伸手推开怀中人,轻撩衣袍,走下马车。
  宁‘玉’嫣冲宁‘春’草得意一笑,跟着下车。
  宁‘春’草面‘色’不变,心底冷哼,跟随在后。
  掌柜的似乎认得景珏,瞧见他进‘门’便点头哈腰迎上前来。
  “世子爷您楼上请。”
  “雅间备好了?”景珏问道。
  掌柜的连连点头,“应您的要求,都备好了!您楼上请!”
  没让小二上前,掌柜的亲自将景珏一行引上二楼雅间,带众人各自落座,掌柜的站在雅间隔断的墙边,弯着食指,轻叩了叩那墙壁,当当作响。
  景珏微微颔首,掌柜的连忙陪着笑脸,躬身退下。
  茶小二上了茶饼茶水,红泥小炉上的茶壶咕嘟嘟冒着泡泡。碾碎的茶饼飘出很淡的香味,茶匙舀了茶叶倾倒入烫好的茶碗内,落滚的泉水冲汤入碗,怡人的茶香立时四溢开来。
  宁‘玉’嫣一直不停的在品评着茶叶,连带茶小二碾茶,烹茶的一应动作,都被她细细的品头论足了。
  景珏长而微卷的睫羽微垂,遮挡了他幽深冰冷的眼眸,他嘴角微微上翘,却瞧不出喜怒。
  宁‘春’草安静的坐着,吹开茶叶末,抿了口香茶,目光一直落在窗外的街道上。
  忽而一辆马车靠近,让她的眼眸腾然一凝。
  那是李家的马车,她前世也是在李家呆了九个月的人,断然不会认错。妙-筆-阁:庶煞更新快
  她立时转过脸来看着景珏,他今日来,果真是为了帮她破除梦魇的么?
  景珏像是发觉了她灼热的视线,微微抬眼,目光相撞。他‘玉’面之上,漾起微微涟漪。宁‘春’草颔首算是道谢,更顺势错开视线。
  不多时,楼梯之上传来隐隐约约的脚步声。
  宁‘玉’嫣还在絮絮叨叨的品评着茶,好似她真的深谙茶道,十分博学一般。
  景珏却是忽而“嘘”了一声。
  宁‘玉’嫣一愣,瞧见世子爷给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只好收声,也微微松了口气,她知道的差不多都说完了,再说下去,就要‘露’底了。
  雅间外头的脚步声越发临近。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