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若是不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景珏没理锦绣,回头看了眼宁‘春’草,见她浑身僵硬,似十分不自在,他脸上便‘露’出得意笑容来。,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世子爷今日,怎的来的比平日里晚了些呢?”锦绣声音姣美柔软,让人单单闻声就想将她捧进手心里呵护起来,“叫奴家好等……”
  后头一句,更是直酥软进人的骨子里。
  景珏却是轻笑一声,“这么多郎君,还满足不了锦绣姑娘?”
  这话说的又冷又绝情。
  锦绣姑娘瞬间就变了脸‘色’,苍白的脸上退去娇羞红晕,瞪大了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
  宁‘春’草腹诽他的冷漠和不近人情,却被他一把拉过,揽入怀中,“今晚不用锦绣姑娘陪我,我自有佳人相伴,锦绣姑娘配好了诸位郎君就是。”
  锦绣脸上犹带着不可置信,便被一旁垂涎已久的郎君公子给拽了过去。
  一双双大手搭在她‘腿’上身上,笑声不绝于耳。
  宁‘春’草被禁锢在景珏怀中,进退不得,“你想干什么?”
  她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你觉得呢?”景珏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
  宁‘春’草被他拉着,在最里头的上坐上坐了下来,立时有身着轻纱薄衣的‘女’子,持着酒壶簇拥上来。
  “世子爷,咱们在玩儿行酒令,您来了,您坐庄。”那身着绛紫直缀的郎君笑着说道。
  景珏也不理会他,拿了刚斟满的酒杯就仰头灌了下去。
  那郎君脸上笑意微微将住。<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景珏却是冲他扬了扬杯子,“我来晚了,自罚一杯,你们该怎么玩儿,还怎么玩儿。”
  那郎君这才又笑起来,“世子爷爽快。”
  一群男男‘女’‘女’又玩儿起行酒令来,偌大的雅间里充斥着热闹喧嚣的声音。
  一开始众人看着景珏面‘色’似不太好,还有所收敛。可见他并不多理会,几壶酒下肚,就越发放得开了。
  赢了的人,开始指着在场之人做各种各样羞于言齿的事。
  想来平日里锦绣姑娘有世子爷罩着,没人敢指使她做什么。
  而如今,世子爷似乎只对他身边那面生的‘女’子有兴趣,众郎君赢了便纷纷点锦绣姑娘。
  有人点了锦绣姑娘口含酒哺喂,有人点了锦绣姑娘将酒盅埋在"shuangfeng"之间供人饮酒,还有人点锦绣上前香‘吻’,起哄声不停,香‘吻’不能停……
  与后来越来越过分的要求相比,一开始点了锦绣跳舞抚琴的要求,还真是文雅得很。
  锦绣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看向宁‘春’草的眼神,也就越发的带着仇恨和敌意。
  如此环境之下,宁‘春’草如坐针毡。可好在她旁边有景珏震着,虽有灼热的视线一直盯在她身上,可并没有人敢来‘摸’老虎屁股。
  不知锦绣姑娘是喝高了,还是实在忍无可忍。待她赢了行酒令之时,她竟点了宁‘春’草。
  “这位姐妹第一次来,面生的紧,可锦绣头一眼瞧去,就觉您面善!许是缘分呢!锦绣敬您一杯,望您能长得世子爷恩宠,盛眷不衰!”锦绣不是端着酒杯,而是端着酒碗,福身在她面前。
  宁‘春’草侧脸看了看景珏。
  景珏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还噙着一抹冷笑,摆明了不会替她挡酒,只看她热闹。
  “这位姐姐,莫不是嫌弃锦绣风尘‘女’子,看不起锦绣?”她说着,低下头去,表情委屈却又有些故作坚强的意味,眼圈立时变红。
  周遭已经喝了不少酒的郎君们立即嘘声一片,“来都来了,装什么清高?”
  “锦绣姑娘,她岂敢看不起你?谁不知道锦绣姑娘卖艺不卖身?”
  “世子爷一向看重锦绣姑娘,她看不起锦绣姑娘,岂不是不给世子爷面子?”
  ……
  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景珏却只是含一抹冷笑看着,不动不说。
  锦绣忽而又上前一步,身子蹲得更低了些,“这位姐姐,若是看不起锦绣,您直言一声,锦绣不敢不识相。”
  景珏忽而靠近宁‘春’草,在她耳边低声道:“不想喝,求我。”
  宁‘春’草侧脸看他一眼,今日一再受他凌辱,这会不知怎的,倒被‘激’起了那一丢丢可怜的尊严,她起身接过酒碗,仰头咕咚咚灌下去。
  锦绣笑意盈盈,“这位姐姐真是豪爽!”
  景珏冷哼,“好样的。”
  锦绣福身退开,他们换了玩儿法,继续喝酒。
  似乎是被锦绣开了头儿,就收不住,又或许是看明白了景珏的态度,众人都开始灌她酒。
  有一就有二,宁‘春’草不知道自己被灌了多少碗,直喝的眼前的景珏都变成了两个。
  “不能喝,还逞强,嗯?”景珏的声音在她耳边,也变得飘渺。
  “逞强好啊,总比被你欺辱的,一点尊严都不留要好吧?”宁‘春’草呵呵笑着含‘混’说道。
  “你要尊严?我给你正妻的尊严,你怎么不要?”
  他怎么又提这回事儿,上次说的还不够明白?
  “不是我不要,我要得起么?”宁‘春’草伸手攀住他的衣袖。
  他冷笑推开她的手,“你看,不是我不给你尊严,是我给的尊严,你要不起。”
  这人真是不可理喻。
  宁‘春’草‘摸’起桌上酒盅,又灌了一盅。
  “没喝够,就好好喝。”景珏冷哼一声,他身边"jinv"连忙给宁‘春’草满上。
  忽而有王府的小厮从外头进来,伏在世子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景珏起身,扔下宁‘春’草,大步离开。
  宁‘春’草眼晕,捧着脸倚坐在上首位,耳边是嘁嘁喳喳的喧闹声。
  忽而有个格外温柔的声音钻进耳朵,“冯郎君莫要如此,如今世子爷心仪之人已经不是奴家了,您总是捡世子爷剩下的,有什么乐趣?您若是不怕他,往那儿瞧。”
  宁‘春’草捧着脸,被人遥遥一指。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