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温暖怀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摇了摇头,“我不是雪娘,我是宁姨娘。”
  那高岸的身影将她完全笼罩在他的影子里头,她眼前的人有两三个重影,叫人看不清他面容。
  “是,雪娘已经不在了,你怎么会是雪娘呢……”
  这声音凄苦,带着无限哀伤,听的人心头闷闷的,便是晕晕乎乎的宁‘春’草都被这声音感染的有些悲伤。
  “我可能‘迷’路了,请问,世子爷的院子怎么走?”宁‘春’草转而问道。
  那人沉默了片刻,却说了句,“哦,原来是你。”
  宁‘春’草‘揉’了‘揉’额角,脑子里似乎也被灌进了酒,‘混’沌不清的,“怎么走?我没听清?”
  “你走错路了,还得原路返回去,在第一个岔道口,往西走,才是他的院子。”男人声音沉稳好听,不疾不徐的,像是暮‘春’的清风,温软舒适。
  宁‘春’草蹲身道谢,‘腿’一软,就像地上跪去。
  男子伸手接住她,“指个路而已,不用行跪拜大礼了。”
  宁‘春’草脸上发烫,转身‘欲’走,真是酒后误事,她竟左脚绊了右脚,直接向地上扑去。
  分明想给这声音好听的男子留个好印象的,怎的却是越发的狼狈起来?宁‘春’草恨不得直接有个地缝,让她摔进去算了。
  人却被长手一捞,没趴在地上,倒落入一个满是檀香,温暖坚实的怀抱之中。
  她脑子虽不清醒,还是有些慌‘乱’,“我是世子爷的妾室!”
  “你这样子,自己大概是回不去了,我送你回去。”男子温厚的声音仿佛顺着耳朵,暖进了心里。
  他怀中的檀香让人心神安稳,夜风一吹,宁‘春’草头上更是昏沉,可他怀中,却格外的舒服,格外让人安心。<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他的脚步稳健,一步步都让人觉得踏实。
  宁‘春’草在这宽厚温暖的怀抱中,几乎昏昏‘欲’睡之时,他的脚步却是停了下来,“前头就有丫鬟仆‘妇’在了,我送你回去不妥,你自己走回去吧。”
  宁‘春’草被放了下来,夜风一吹,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竟有些眷恋那温暖的怀抱。
  “珏儿孩子心‘性’,是贪玩任‘性’了些,可也不能怪他。他虽冲动,却不失真心情,好好照顾他。”男子的声音很轻,风却将他的声音稳稳的送进宁‘春’草的耳朵。
  宁‘春’草皱了皱眉头,心头不知是什么滋味。
  “好了,我看着你回去,快去吧。”男人又给她指了方向。
  不过十几步的距离了,这里被树影笼罩,旁人不易发觉。宁‘春’草踉跄前行,走出树影立时将院子外头的仆‘妇’给吓了一跳,瞧见是她,忙唤了丫鬟来,将她扶进院子。
  宁‘春’草回头,看向那一片树影,可那里太黑,什么都看不清。
  宁‘春’草裹着景珏的深衣,倒在宽大的‘床’榻上,和衣而睡。
  第一次喝酒,又被灌了那么许多,她早已头重脚轻。
  不过幸而如今,再没有那般噩梦缠身,不然才真真是痛苦难当。
  不知睡了多久,宁‘春’草却突然被人‘弄’醒,她睁开眼睛,便瞧见景珏正跪坐在‘床’边,解她的衣服。
  “再让我睡会儿。”宁‘春’草咕哝一声,看看窗外,隐约‘露’白,天快亮了。
  “睡吧。”景珏看她一眼,手上解她衣服的动作并不停。
  衣服原本就被冯郎君撕扯的十分狼狈,如今宁‘春’草连抵抗的力气都没有,自然很快就被除去。
  她伸手想要抓过被子盖住自己,他却将被子挡开。
  “世子爷,等婢妾休息好了,再来伺候您,可好?”宁‘春’草懒懒道。
  景珏轻嗤一声,没有理会她,却是弯身,猛的将她抱起。
  宁‘春’草本能的抱紧他的脖子,一丝不挂,触到他冰凉的衣料有些冷。脑仁更是有些疼。
  景珏大步向隔间走去。
  噗通一声。
  宁‘春’草彻底清醒了。
  她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瞪眼看着景珏,“你发什么疯?”
  景珏立在浴桶外头,冷眼看她,“洗干净。”
  宁‘春’草心头愤愤。
  “把姓冯的味道,都给爷洗掉。”景珏‘玉’面黑沉。
  宁‘春’草看清他面‘色’,心里一抖,抓起放在浴桶一边的丝瓜络,使劲儿的搓着,“婢妾会洗干净的,爷上外头等会儿?”
  景珏却是立着不动。
  这么一个人站在一旁,等着两只大眼睛,目光灼热的看着你洗澡,这感觉,真是……难以言喻。
  宁‘春’草搓了一会儿,心头就冒起了火。
  她手上丝瓜络往水里一扔,“您去外头不行么?”
  景珏冷笑一声,非但没有出去,反倒走上前来,挽起袖子,一手抓起水中丝瓜络,一手拽着她,竟亲自上手,给她搓洗起来。
  他手劲儿很大,如今更是怒气未退,动作毫不怜香惜‘玉’,不多时,便将宁‘春’草如雪一般的肌肤搓的火辣辣的泛着红。
  宁‘春’草不停的倒吸着凉气。
  他却一直将她身上彻底搓上一遍,才满意。
  他为她裹上浴袍,让人换了水,又让她用‘花’瓣泡了一遍,才将她从水中捞出,亲自动手给她擦干净了,抱着她往‘床’上去。
  宁‘春’草头痛,浑身火辣辣的疼,看着他‘阴’沉的面‘色’,她已经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了。
  “你满意了?”
  景珏看着裹在被中的她,面‘色’清冷道:“你该得的。”[妙][笔i][-阁].com
  “我又做错了什么?”宁‘春’草无奈,“婢妾不知什么当做,什么不当做,若是哪儿惹了您不开心,可否请您明示?”
  景珏忽而福身靠近她,伸手捏起她的下巴,“为什么不肯求我?”
  宁‘春’草微微一愣。
  “你宁可被人灌酒,都不肯求我,活该被人灌醉!你是爷的‘女’人,除了小爷,谁都不能碰!”景珏冷哼。
  “疼!”宁‘春’草嘶了一声。
  他这才放开她的下巴,伸手掀开被子。
  宁‘春’草惊叫一声,缩成一团。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