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内外逼迫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眯眼看了看菱纱格子窗,窗外还是漆黑一片。。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估计离天亮还早,才睡了几个安稳觉啊?旧梦已去,又添新的梦魇!还让不让人活了?
  宁‘春’草负气躺在‘床’上,拽过被子‘蒙’住头。她就不信了,一个梦而已,真能‘逼’死她不成?
  不知翻腾了多久,‘床’上才宁静下来。
  腊月的风很冷,空气里夹杂着寒雪‘欲’来的味道。
  宁‘春’草‘摸’了‘摸’脸,脸上湿漉漉的不知是泪,还是雪沫子被吹到了脸上,她四下一看,自己正站在归雁楼的顶层,空‘荡’‘荡’的楼上,哪里有李布的身影?他不来,约自己来做什么?
  猛的有脚步声,往她身后急奔而来。
  她依旧来不及回头,就被大力向前推去。齐腰高的栏杆拦不住她,她一头栽下归雁楼。
  猛然间坠落的感觉,扑面而来的兵冷空气让人根本透不过气来。
  她脚一蹬,猛的睁开眼睛。
  看着孔雀蓝的纱帐,‘精’致的镂空铜香炉,幽幽的安神香,温暖舒适的大‘床’。
  没有寒风扑面,没有急速坠落……
  “这是梦,只是梦,都过去了,都结束了……”宁‘春’草捂着‘胸’口,低声对自己说道。
  她又陷入不敢闭目的痛苦之中。她怕一闭上眼睛,自己又会回到归雁楼上,又会被人猛的推下归雁楼,摔死。
  有人说,死过一次的人,会格外眷恋活着的时光。
  宁‘春’草觉得这话说的真对。当她从归雁楼上被人推下去,再睁开眼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再也不要那么窝囊的死!不惜一切也要改变自己的命运!<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改变了陪嫁李家,改变了杨氏‘女’突然出现在产房,杨氏‘女’的孩子顶替了姐姐孩子的命运,却仍旧摆脱不了这噩梦?
  天还没亮,她抱着膝盖坐了起来。
  心中隐隐觉得,这梦不简单。倘若先前的噩梦,是在指引她找到杨氏‘女’的话,那如今的梦,又是在指引什么?
  宁‘春’草觉得自己应该再去一趟延庆观,再见一见玄阳子道长。
  或许能从他那里寻到答案。
  天不亮,她也不敢再睡,翻身起‘床’,盘算着用罢早饭,就要设法出府。
  可显然她太过乐观。
  睿王府不是宁家,她想溜出睿王府,可没有那么容易。
  “世子爷没回来,没有世子爷的吩咐,宁姨娘您不能出府。”丫鬟语气温和,却不容置疑。
  “世子从来没说过,要限制我的出入啊?”宁‘春’草拽过丫鬟的手,借着广袖遮挡,将妆奁中最漂亮的金簪塞入丫鬟手中。
  丫鬟偷偷看了看金簪,想退回去,面上却又又不舍,纠结老半天,才低声附耳道:“不是世子爷不叫您出去,乃是晏侧妃吩咐了人。”
  丫鬟说完,立即站直了身子,将簪子在袖中揣好。
  宁‘春’草眉头皱的更深,这晏侧妃竟然还没有死心,以为如此她就会向她妥协么?
  宁‘春’草谢过丫鬟,转身又回了正房。
  世子爷那般‘阴’晴不定的脾气,倘若知道她投靠了晏侧妃,还会给她留活路不成?他们争斗,何必牵涉一个谁都不敢得罪的她?
  宁‘春’草无奈,幸而世子爷房中,笔墨纸砚俱全,且都是上品。书架上的书册琳琅满目。桌案上还放着一家古琴,琴更是‘精’品。
  宁‘春’草打定注意,绝不像晏侧妃示好,大不了,她等世子爷回来,放低了姿态去求他就是。
  练了一会儿字,以图静心。
  手腕累了就翻一会儿书,眼睛倦了,就去抚琴。
  一日光‘阴’,一晃而过。
  可莫说世子爷人了,就连世子爷的消息,都没传回院中一句来。
  “世子爷什么时候回来?”宁‘春’草忍不住问道。
  丫鬟连连摇头,“姨娘您都不知道,婢子们怎么可能知道?世子爷常常宿在外头,连晏侧妃都没办法。”
  宁‘春’草扶额,有点头痛即将到来的夜晚。
  晌午,她不过坐着打个盹儿的功夫,就又到了归雁楼顶上,被人一把推下了归雁楼。
  那种猛然间下坠的感觉,真是让人心口压抑,呼吸不畅。
  再来上那么几次,她真怕自己就这么一闭眼,再也醒不过来。
  她一直等,用罢了晚饭也不肯去睡。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通知世子爷么?府里的事情不是一向瞒不过世子爷的眼睛的么?”宁‘春’草拉着收了她金簪的丫鬟问道。
  那丫鬟左后看看,压低了声音,“那是世子爷想知道。”
  宁‘春’草还要问,丫鬟却忙不迭的甩开她的手跑了。
  漫漫长夜,原本是卸去一身疲惫的休息时光。如今对宁‘春’草来说,却好似受刑一般。心中惊惧,甚至看到那张宽敞舒适的大‘床’,心头都开始发‘毛’。
  她自认不是胆小的人,但死过一次,谁也不想年起轻轻,好不容易活过来,再去送死。
  她上‘床’前先拜过各路神仙,还从妆奁里寻了一个雕着佛像的手串握在手中,这才阖目上‘床’。
  ‘阴’寒的风扑面吹来,宁‘春’草举目四望,太过熟悉的归雁楼。李布曾不止一次带她来过,他说,归雁楼是李家位置最高的地方,可以将整个李家的景‘色’尽收眼底。
  李布也曾不止一次在归雁楼上,握着她的手,饱含深情的看她,“‘春’草,看不见你,我就满心是你,你说,我是不是中了你的相思毒?”
  那时的她,笑的像个傻子。
  忽而有人往她背后猛的一推,她踉跄的向栏杆撞去。
  势头太猛,她一头栽下栏杆,身体猛然下坠。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