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寻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两个男人脚步迟疑,“我还没得手,岂能叫你们占便宜?等我享用够了,自然赏给你们!”
  两个男人这才被安抚住,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李布几乎面无血‘色’,苍白的像是害了大病一般。无力的被两个男人架在肩头,恨恨看着宁‘春’草,“小贱人,给我等着,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说完,他指挥两个男人将他扶了出去。
  ‘门’又朝外被锁上。
  柴房之中,一时寂静下来,静的仿佛只有宁‘春’草的心跳,一遍遍回‘荡’。
  宁‘春’草抱着膝盖,滑坐在冰冷的地上。
  世子爷是不是已经知道她不见了?是不是真的像李布说的那般,以为她是自己逃走了?
  先前她确实跟他说过,让他放她离开的话。她今日出‘门’,也确实打算溜走……世子会那么以为,也不奇怪吧?
  她垂下头来,将脸埋在膝头。
  此时此刻。她竟有些思念那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世子爷了。
  起码在他身边,他总是会护着自己的‘女’人的。甚至不惜得罪冯尚书,也会护着他所拥有的。
  被念叨的景珏此时正沉着脸坐在‘花’厅之中,他脚前头跪着那车夫。
  车夫一脸惶恐,捧着从车上捡回来的一只翡翠镯子,“这是车上落下的!宁姨娘定然是偷了王府的首饰,想要拿到宝月楼当掉,换做盘缠,离开王府!”
  景珏垂着眼眸沉着脸。一语不发。
  这态度倒是叫车夫心中更慌‘乱’了,舌头都有些捋不直了,“别的小的真的不知道了呀!小的就是去看看前头那小厮,和那卖字画的什么时候能纠缠完!宁姨娘催着要快点儿的!小的临走还跟她说了。让她等在车里,别‘乱’跑,免得扫了王府的脸面……她答应得好好的……”
  车夫已经快哭出来了,小爷呀,您倒是说句话呀,是打是罚,也让他心里有个底!这一言不发的,他心头七上八下,害怕的紧。
  半晌,景珏终于嗯了一声。
  车夫汗都滴下来了。
  “你说车‘门’,你从外头闩上了?”
  车夫连连点头,头碰在地毯上,“是,是!因为宁姨娘说。她要走着去宝月楼,我怕她真自己走着去,就将‘门’闩上了!她定然是爬窗户逃走的!”
  景珏嗤笑一声,“当时堵了那么多的车,那么多的人在看着,她爬窗户走,竟没有引起议论?”
  车夫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这,这他怎么知道啊,发现人不见了的时候,他就慌了神了。赶紧跑到宝月楼打听,人家说,根本没见过这么个人!
  “王府的东西都是有徽记的,有些更是宫中敕造,她不认得,京城里的当铺珠宝行可不会不认得。到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你说她是裹了金银细软跑了?”景珏脸上冷笑连连。
  车夫紧张的几乎喘不上气来。
  宁姨娘若不是想跑路,卷了王府的钱财出‘门’干什么?无论是去宝月楼试胭脂,还是去延庆观添香油,都用不着带那么多金银首饰出‘门’吧?她当时可是提了一个大提篮的!
  “世子爷!”外头闯进来个小厮。
  景珏抬头看去,幽暗深邃的目光中,尽是点点冷意。
  “回禀世子爷,各处的车马行都已经查过了,没有找到人。”小厮说话声音也有些低。
  景珏轻叹一口气,“没用的东西!”
  车夫和小厮具是一抖,不知道这话是在骂谁。
  “将他关下去,人找到以前,一直关着,不给饭吃!”景珏起身踹了那车夫一脚。
  车夫顺势倒在地上,龇牙咧嘴,好叫这小爷就势出出气。
  可景珏竟抬脚便走,连第二脚都未踹。
  这下车夫可苦了脸了,“就踹这么一脚,看来是还记恨着呢!若是人找到还好,若是找不到……”
  他简直‘欲’哭无泪了!以后再也不要给世子爷的妾室们驾车了!另给钱都不去!
  景珏毫无心思理会那一群朋友的邀约,他脸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汁来。
  王府之中,甚至王府之外,他能调动起来的人力,几乎都被他调动起来。
  “挖地三尺,也要将人给爷找出来!爷不管她是自己跑了,还是被人带走了!爷,只要见人!”
  就连整日跟在他身后的景瑢,此时都要跑断了‘腿’儿,连他家哥哥身边人都被他借了过来,寻找当时被堵在那条路上的各家车马,询问可曾见过什么可疑的情况。
  可是当时车马众多,拥堵在一起,人心焦急,嘁嘁喳喳十分杂‘乱’。
  谁也没留意到什么奇怪的情形,只关心着拥堵的路什么时候能够疏通的了。
  “那丫头,不见了?”刚回到王府的睿王爷微微闭目,仰面依靠在枕囊之上,抬手‘揉’着鼻梁,似很有些疲惫。
  晏侧妃奉上一碗羹汤,细白的‘玉’手捏着调羹轻轻搅着,吹着,缓缓点头,“是,多半是自己跑了,那丫头不是个让人省心的。”
  睿王爷闻言看了她一眼,缓缓咽了羹汤问道,“你不喜欢她?”
  晏侧妃迟疑片刻,观察着王爷面‘色’,“没有不喜欢,她若是听话,世子身边多一个貌美的妾室,也不是什么大事。她若是难以掌控,心思太多,留在世子身边,只怕不好。”
  睿王垂头轻笑一声,“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的脾气,怎么就是改不了呢?”
  “一开始我是不想让她在世子身边的,奈何世子他……所以如今,她只要能规劝世子向善,我也不是容不下她。”晏侧妃摇头,表示自己也并非不近人情之人。
  睿王良久没有再开口,再开口时却是长叹一声,“你不要对珏儿要求太多,我只愿他照自己的想法,自由自在的活着就行。不用他背负太多。日后闲闲散散,没有大错,不惹圣怒就行了。”
  “可是王爷……”
  “圣上不许皇亲身担朝中职位,只领一份俸禄,空有封地,却将人全都留在京城之中。你难道不明白圣上的忌惮之心么?”睿王抬手‘揉’了‘揉’眉心,“所以,不必苛求他,任他玩儿吧,也才十六而已。”
  “可王爷十六岁的时候,都已经跟着先帝爷去征战了!”晏侧妃低声道了一句。
  睿王摇了摇头,“若非有那些过往,也许……雪娘就不会死了。”
  晏侧妃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她见不得男人沉湎于儿‘女’之情。
  “行了,歇了这么一会儿了,我还是去帮着他寻人吧。免得真将人‘弄’丢了,难得他这次这么有兴趣。”睿王扔下青瓷碗,撩衣摆起身。
  晏侧妃却忽而来了一句,“王爷,您究竟是要为世子寻找她,还是自己想要寻找她?”
  睿王闻言,缓缓抬眸,暗沉且隐隐有冰冷之意的眸子看着她,“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晏侧妃赶紧低头,福身温婉道:“妾身失言,王爷莫怪。”
  “‘女’人,就当将心思放在该放的地方。”睿王提步离开。
  直到他出了‘门’,脚步声渐行渐远,晏侧妃才缓缓直起了身子,侧脸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王爷您,真的知道自己的心么?多年来,您对雪娘念念不忘,坚持到如今,难道不是为了雪娘?”
  只是在这只有她一个人的厅堂之中,没有人来回答她的话。唯有余音绕在耳畔,显得厅堂之中,格外孤寂幽深。
  睿王爷离开王府,又奔了百‘花’楼。
  妓院这种地方,迎来送往,三教九流,看起来污秽不堪,可各种消息,只要你留心,几乎都能在这里打听的道。
  都道睿王爷沉湎于美‘色’,对百‘花’楼的‘花’魁娘子更是深深拜倒,不可自拔。却不知道,此时正在‘花’魁房中的睿王爷,正襟危坐,面‘色’冰冷认真,没有一丝轻佻浮躁之象。土围吐技。
  他对面的‘花’魁柳依依,粉面朱‘唇’,眉似弯月,目若墨‘玉’,本该是顾盼含情,可此时却正经的像是衙‘门’里的差役,向自己的上司回报情况一样不苟言笑。
  “不知道就去查,当时为什么会冲出一架马车来,恰好挡住她的车?”睿王爷缓缓问道,声音愈发冰冷,“恰好挡着她的车之时,她就不见了?我从不信这世上会有那么多的巧合。”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