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灾荒?诅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如,把我们车上的干粮分给他们,让他们去把前面的路障抬走?”宁‘春’草忽而说道,“既然是难民,不就是求一口吃的么?”
  她的声音清清亮亮,不仅他们一行都听到了。就连马车外头不远处围着的难民也都听到了。
  为首的老人连忙点头道:“可以,你们既从此路过,留下些吃食与我们,我们便将这些东西都抬走。我们这一行老老少少,也只求口吃食!”
  “不止求吃食吧?”景珏在马车内冷笑道。
  “只求吃食。”老人肯定说。
  “给他们。”景珏点了点头。
  宁‘春’草将车上背着的干粮拿了出来,掀开帘子递给外头的程颐。
  程颐四下看了看,向那老者走去,一面递上吃食,一面低声问道:“老人家,这是逃什么灾荒?如今不过暮‘春’,怎么就开始逃荒了呢?”
  不等着秋收,就要背井离乡的逃走?这灾荒莫非很严重?
  老人家抖手接过干粮,朝一行一二十人中的几个年轻小伙子点了点头。
  那几个小伙子上前,接过老人分的干粮,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完了老人分到他们手中的干粮。在灰扑扑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衣服上抹了抹手,看着老人手中的干粮,眼中明显还写着意犹未尽。
  “去把木头搬开。”老人指着枯木,声音威严的说道。
  几个年轻人这才恋恋不舍的从老人手中收回视线,上前去搬木头。
  程颐仍旧站在马车边上,没有妄动。
  老人将他们给的干粮,又分给一行剩下的男‘女’老幼。
  ‘妇’人和孩子分得的略多些,旁人并未有异议。
  预想中的争抢撕斗也并未发生,这老者在这一行人中。倒是颇有威信。
  宁‘春’草趴在车窗上,“老人家,你们是从哪儿逃荒出来的?”
  “凤州。”老人背着身子说道。土节名技。
  “整个凤州都在闹灾荒么?”宁‘春’草又问道。
  景瑢闻言,面‘色’一僵。
  倘若整个凤州都在闹灾荒。他们遇见这一行人,不过是一小‘波’的灾民罢了,再往前,还不知道要遇见多少难民,他们车上的干粮并没有多少,再说,真遇见难民多少也不够分啊!
  “咱们还是调头回去吧。”景瑢靠近马车,低声说道。
  景珏却一直没有开口。
  老人迟疑了一会儿,“其实官府也开仓赈灾了,有些地方受灾严重些,赈灾粮不过杯水车薪。谁都不愿背井离乡,我们已经在这儿徘徊多日了。”
  既是逃荒出来,就是做好背井离乡的准备了,都逃到了凤州边界。却又徘徊不走,这一行人还真是奇怪。
  宁‘春’草皱着眉头,一时间想不明白,“既然都要逃荒了,为何不去远些的地方,凤州这里地势崎岖,途径的人少,且你们中也不乏青壮年,去外头,不是有更多生机?何必死守在这里?”
  老人摇头,叹了口气,似有些难以言说的无奈。
  倒是有个正在啃着胡饼的小孩子,看着探出窗外的宁‘春’草,许是觉得这娘子面善,还给了他们干粮吃,便童声稚气的答道:“爷爷说。凤州这地界儿受了咒诅,我们走不出去的,走出去也是个死……”
  小孩子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身后的‘妇’人慌忙捂上了嘴,‘妇’人面现惊恐的摇头,“别‘乱’说话!”
  小孩儿挣扎了两下,点点头,那‘妇’人才松开手,拉着他远离了马车。
  “咒诅?这倒是,有意思得很。”景珏在马车内,冷笑说道。
  “路已经清开了。”程颐站在马车前说道。
  “不,不,咱们不走这条路了,咱们掉头回去,走岐州!这凤州透着怪异,说不定真有什么咒诅,别无辜沾染到咱们!”景瑢骑在马上,有些慌‘乱’的说道。
  程颐看了他一眼,但并不听他吩咐,他躬身等着景珏的吩咐。
  景珏抬眼看着宁‘春’草,“掉头回去么?”
  宁‘春’草连忙点头,咒诅不咒诅的她不知道,但这凤州,她从一开始就不想走,如今遇见了和梦中相似的情形,她更是不想走,当即连犹豫都没有。
  “往前走。”景珏看着她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头,笑着说道。
  宁‘春’草一愣,“你说什么?”
  不管她听没听清,车外的程颐是听得十分清楚,他纵身跳上马车,“驾——”的一声,驱车前行。
  “你——你还要走凤州?”宁‘春’草皱眉看着景珏,“你没瞧见刚才情形,没听到那孩子说什么?”
  景珏抬眼看她,“你相信啊?”
  宁‘春’草怔了怔,点头道:“我相信啊。”
  “我不信。”景珏摇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灾荒,什么咒诅。更重要的是——和你的梦,有什么关系?”
  宁‘春’草翻了个白眼,这世子爷果真是在京城呆的太久了,无聊太久了,如今好不容易‘混’出京城来,便瞧见热闹就要往前凑了!也不看看这热闹真是好凑的么?
  骑在马上,跟在后头的景瑢更是快哭了,“你们别走那么快……世子爷,咱们商量商量行不行?这凤州……”
  “不想去,你可以回京城,找个官驿让人送你回去。”景珏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来。
  景瑢闻言,立即闭上了嘴,一句不再多说。
  没人让他跟着来,是他自己硬要追来的,景珏一句话就能将他赶回去。他再不敢多说。
  “他这般追随你,你倒是对他清清冷冷的,也不怕他寒了心。”宁‘春’草瞥了景珏一眼,低声说道。
  景珏勾着嘴角笑了一笑,“对人好不好,不能听,要用心看。”
  宁‘春’草略微皱眉。
  马车又在齐驱的路上行了半日。
  天‘色’已近黄昏,可四下寂寂无声,连一只鸟叫都没有。
  “世子爷,情况似乎不太对啊。”程颐的声音低沉,透着隐约的担忧。
  宁‘春’草心头的不安早已放大。
  景瑢在外头不断絮叨着:“世子爷,叫我也坐进马车里去吧?马车里也不多我一个……将我的马套在马车上,马车还能跑得更快些。”
  景珏是世子,坐三驾的马车,自然也不算越矩。
  景珏却是一直都没有理会他,对他的嘟囔充耳不闻。
  直到程颐开口,景珏才坐正了身子,“什么不对?”
  “适才也经过田地农户。可田地之中尽是一片空虚,好似无人耕种一般。如今黄昏时候,农户家中应当有炊烟袅袅,可‘私’下寂静一片,无人做饭。”程颐一面驾车,一面说道。
  他的声音本不大,更有马车声掩盖,此时在这无边寂静之中,却好似传出了很远去,显得悠长空旷。
  景珏微蹙了眉头,“天黑透之前,能赶到城镇之中么?”
  程颐沉默了一阵子,忽而扬鞭,辫梢在空中啪的‘抽’响,“尽力。”
  马车飞奔起来,景瑢的抱怨声也被颠的破碎而听不清了。
  赶了一日的路,宁‘春’草很是疲惫,可这会儿她的‘精’神却丝毫不敢放松。
  越是深入凤州,她心中的不安便越是浓重。连空气里似乎都有了危险的味道。
  一向沉稳冷静,似乎无所不会无所不能的程颐都说,情况不对。可见真是不太好了。
  夜风刮着车帘子,帘子打在车厢上,啪啪的响。
  这响声在越来越黑沉下来的天‘色’中,显得诡异而寂寞。
  程颐说尽力,想来真是竭尽全力。
  他终于在城‘门’锁闭之前,将马车赶进了凤州城中。
  听着吱吱嘎嘎,城‘门’缓缓在马车后头缓缓关闭的声音,宁‘春’草心头好似悬着一块石头,缓缓落了地。
  可进了城之后,并没有预想之中的热闹繁华。
  城中只有风吹动树梢的呜呜声,诡异的静谧,将城中衬得像无人的鬼城一般。
  景瑢骑在马上,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是什么鬼地方?”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