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八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红衣大巫竟然也住在衙‘门’之中,不过兴许是知州大人不想叫他们遇见尴尬,将景珏宁‘春’草等人的院子安排在府衙的西南角。。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而大巫的院子则恰在东北角。
  红衣大巫的院子比景珏的院子可是大了两倍有余。
  院子外头站着十几个黑衣人。
  擒着她的黑衣人来到上房‘门’外,躬身道:“禀大巫。人带来了。”
  上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宁‘春’草抬头,没瞧见那大巫,却见大巫身边的少‘女’跳出‘门’来,上下打量她一眼,“铜铃咒对她没有作用?”
  黑衣人看了宁‘春’草一眼,点头道:“是,属下惭愧!”
  少‘女’摆了摆手。“不关你们的事。”
  她上前一步,眯眼细看着宁‘春’草。木岛系划。
  宁‘春’草也毫不示弱的回看着她,你打量我,我也打量你,咱们谁都不吃亏。
  那少‘女’嘻嘻一笑,“既然来了,就请吧。放开她。”
  黑衣人松开了钳在她胳膊上的手。
  宁‘春’草赶紧抬手‘揉’了‘揉’,她真担心那人再不放手,她这条胳膊都要废了!
  少‘女’迈步进‘门’,宁‘春’草跟在她后头,顺便观察周遭情况。
  外头一二十个黑衣人守着,看来,她想逃走,几乎是没可能了。
  眼前一暗。
  少‘女’已经在她身后,将‘门’关了起来。
  有细细的呢喃声从眼前屏风后头传了出来。
  屋子里的窗户都关着。还垂了帘子,虽是白日,却将屋子里遮挡的昏昏沉沉的。如同黄昏。
  随着屏风后头的呢喃‘吟’唱声想起,屏风后头也亮起了烛光。
  烛光映着一个身影,投‘射’在素白的屏风上。
  那身影被摇曳的烛光拉的很长,纤细的胳膊,纤细的腰,长长的头发如瀑布一般披散在身后。
  ‘吟’唱舞动,恍如催眠的曲子,让人身心都不由宁静下来。
  宁‘春’草觉得有些困,不由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不经意侧脸一看,引她进来的那少‘女’,不知何时,已经倚在‘门’边。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宁‘春’草抬手‘揉’了‘揉’眼睛,又向屏风望去。
  可屏风后头的跳舞的人影却是不见了,只见那头发长至脚踝的大巫,身披大红的深衣,端着烛台,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她抬眼瞧见宁‘春’草还安安好好的在‘门’前站着时,脸上一闪而过些错愕。
  烛光都随着她的手微微一颤。
  “你想问什么?”宁‘春’草皱眉看着她。
  大红的深衣下头,是她若隐若现的皮‘肉’。
  适才隔着屏风跳舞的时候,她的手臂腰肢,光影毕现,想来就是没穿衣服的。此时也只是披了件深衣在外头。
  虽然都是‘女’人,宁‘春’草仍旧觉得十分别扭。
  大巫将烛台在桌案上放下,斜斜坐在软榻上,深衣里头未着寸缕的‘胸’脯。若隐若现。
  “你能先把衣服穿好么?”宁‘春’草别过视线,不想看她。
  “这里没有旁人。”大巫的声音有些暗哑低沉,亦如第一次街头相遇之时。
  “我不是旁人么?”宁‘春’草拧着眉头。
  大巫呵呵一笑,“只有你我二人,不必避讳什么。你果真对巫咒没有反应,我做巫‘女’四十年,从来未见过对巫咒会没有反应的人,你是独一个。”
  宁‘春’草抿着‘唇’,没说话。
  “为什么?”大巫问道。
  宁‘春’草哼了一声,“我不知道什么巫咒,什么巫‘女’,你叫我怎么回答?”
  红衣大巫眯眼看着她,缓缓问道:“你的生辰八字?”
  宁‘春’草轻嗤一声,“为何要告诉你?”
  红衣大巫猛的起身,身形快似一道红‘色’的闪电,宁‘春’草甚至没看清楚她是如何走来的,只听到她腰间铃铛一声脆响,便已经见她人停在自己面前,冰凉的手指紧紧扼在她咽喉之上。
  “你有选择的余地么?要么死,要么说?”
  宁‘春’草喉咙被掐的生疼,忍不住想要咳嗽,可就连咳嗽都被扼住,咳也咳不出,脸上不多时就憋得通红。
  “想清楚了么?”红衣大巫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两人此时距离很近,宁‘春’草可以清楚的看到红衣大巫脸上细细的皱纹,这‘女’巫看起来已经有四五十岁了,只是身形依旧保持的如少‘女’一般好。
  喉间一松,宁‘春’草立时大咳起来,‘揉’着自己的喉咙,表情十分痛苦,好似嗓子疼得说不出话来。
  红衣大巫冷冷看她一眼,“莫要拖延时间,我下了多大的力道,我自己难道不清楚么?快说,我不是有耐心的人。”
  宁‘春’草皱着眉头,低声报上二姐姐的生辰八字。
  她和二姐姐只差了不到一岁。
  红衣大巫捻指算了算,冷笑一声,猛的伸手,又掐上她的脖子,“怎么,我看起来很好骗么?”
  宁‘春’草连忙摇头,“不敢,不敢骗你……”
  “这不是你的生辰。”红衣大巫靠近她的耳边,语气森然冰冷。
  宁‘春’草连连点头,“许是我记错了,我再想想,再想想……”
  “你只剩下一次机会,再敢糊‘弄’我,我就掐断你的脖子。你若死了,对巫咒有没有反应自然也就不重要了。”红衣大巫冷笑说道。
  宁‘春’草连连点头,“是,是……”
  她小心翼翼的报上自己的八字。
  心下忐忑看着那红衣大巫。
  大巫算过之后,放开扼住她咽喉的手,拽出腰间铃铛,轻晃着那碗口大的铜铃,口中喃喃着她的生辰八字在‘吟’唱。
  宁‘春’草忽而觉得浑身一麻,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脚下一个踉跄,就向地上栽去。
  那红衣大巫的‘吟’唱声越发大了起来。
  宁‘春’草觉得脑袋像是被什么箍紧了,疼的要炸开。
  正在这时,外头却传来景珏疾呼的声音,“‘春’草——宁‘春’草——”
  宁‘春’草趴伏在地上,挣扎的仰起脸,“在这儿——我在这儿——”
  她声音嘶哑微弱,也不知景珏能不能听到。脑袋太疼了,她已顾不上许多。
  似乎有脚步声临近房‘门’之外。
  那红衣大巫不得不停下原本的‘吟’唱,转而摇着铃铛,唱起了旁的曲调。
  她不再‘吟’唱着宁‘春’草的生辰八字,宁‘春’草头上的箍痛之感立时消失不见。
  砰的一声,身后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景珏几乎是跌进‘门’来的。
  他面‘色’苍白,紧张的目光落在宁‘春’草身上,“你没事吧?”
  宁‘春’草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却不像没事的样子。
  那红衣大巫摇铃‘吟’唱的声音,似乎让他非常痛苦,面上僵硬苍白,紧抿的薄‘唇’毫无血‘色’。
  宁‘春’草忽而扑上前去,一把拽住那红衣大巫的铃铛。
  铃铛声停了下来,她口中的‘吟’唱却没有停。
  宁‘春’草不管不顾,一只手死死的拽着铃铛,另一只手上前,想要堵住那大巫的口。
  红衣大巫的‘吟’唱被她打‘乱’,曲不成曲,自然也就没有了巫咒的威力。
  控制人的巫咒失去了力量,景珏的情况好了很多,他咬牙上前,‘欲’擒住那红衣大巫。
  倒在‘门’边似乎睡着的少‘女’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猝不及防的扑上前去,从背后紧紧抱住景珏,让他一时不能近前。
  若是平日里的景珏,也许稍微用力,就能摆脱那少‘女’。可此时的景珏却是有些力不从心,巫咒的威力似乎并未完全退去。
  他和少‘女’撕斗起来。
  红衣大巫也并未摆脱宁‘春’草的纠缠。
  两人厮打中,红衣大巫尖长的指甲狠狠划伤了宁‘春’草的手。
  宁‘春’草只觉手上猛地一疼,接着就是一热。她低头一看,半个手背都被涌出的血染红了。
  这巫婆!下手也太狠了!
  宁‘春’草疼痛之中,更心生恼怒,嘶叫着也要抓伤那红衣大巫的脸。
  可她的指甲不过刚刚触到那大巫的面颊,大巫就惨叫一声,“啊——”
  声音嘶哑凄厉,像是鬼嚎一般。
  宁‘春’草啐道:“我还没下手呢,你叫什么叫——”
  那大巫却表情痛苦,浑身战栗。
  宁‘春’草觉得那大巫手劲儿一松,她借机猛的一扯,两人一直争抢的碗口大的铜铃铛便到了她的手中。
  她见红衣大巫盯着她的手,表情震惊痛惜甚至略带惊恐,总之,仓促之间,她的表情复杂极了。
  宁‘春’草也顺着她的视线向自己手上看去。
  却见那铜铃铛上,不知何时滴上了自己的血。
  红衣大巫抬脚踹向宁‘春’草,宁‘春’草抱着铜铃铛退后了一步,红衣大巫竟然没有再和她纠缠,反倒转身拽着那少‘女’的肩膀,大步跃出‘门’去。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