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来晚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鼓着嘴,想要解释,又觉得他什么都明白,什么都懂。.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根本用不着解释。
  他分明就是故意刁难,故意给她难堪。
  她忍不住抬手猛拍了下他的肩头,动作牵动他的伤口,他疼的嘶了一声。
  宁‘春’草鼓着嘴瞪他。
  “你做错了事,倒还有理了?”景珏咬牙切齐,大约是疼得了。
  宁‘春’草嗯了一声。
  姜伯毅已经为程颐处理好了伤口,他起身道:“既然在这儿遇上了,也许就是缘分。咱们还是一同前去寻找紫玄真人吧?这里里老君阁不算太远。听闻说,紫玄真人这段时间,常常出现在老君阁。”
  景珏又要开口拒绝,他看了看低着头,用鞋尖踢着碎石子儿的宁‘春’草,不知何故又变了想法,他笑着点头:“也好,也省的继续兜圈子了。”
  姜伯毅点头而笑,伸手做请。纵然他听出来这“兜圈子”,颇有些一语双关的意思,也没有点破,只当不懂。
  宁‘春’草跟在景珏身后,一行人由姜伯毅带路,顺着山林往高处而去。
  青城山之所以叫做青城山,便是因为这山上植被丰厚。青翠连绵,极目望去,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绿荫。木‘女’叉号。
  “老君阁是青城山最高的山峰。从老君阁往下看,青城山才是最美。”姜伯毅一面带路,一面说道。
  他对这山上似乎十分熟悉,这山看起来根本没有路,他寻的地方,却是最好走的地方。
  不像是景珏他们自己走的时候,没头没脑的在树林子里头‘乱’钻。衣服脸上都划出不少口子来。
  一直叫累叫饿的景瑢跟在姜伯毅身后,倒像是乖巧的猫一般,问东问西,‘腿’也不酸了,腰也不疼了,连他没填饱的肚子也不觉得饿了。
  正走着。猛的“咕噜”一声响,叫众人皆是一愣。
  几人的视线都寻声向宁‘春’草看过来。
  宁‘春’草尴尬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呃,大概是寂寞了,所以哼一声。”
  姜伯毅笑着从背上包袱里拿出一只胡饼,“倒是我疏忽了,忘了你们的干粮已经遗失。”
  他将胡饼递给宁‘春’草,却瞧见景瑢也眼巴巴的望着他的包袱。他只好将手一摊。
  “我也没有了,不过不要紧,若是运气好,今日应当就能见到紫玄真人了。”
  几人听他如此说,也都在心中鼓起了劲儿。从京城而来呀,一两千里的路途,一路上又一再遭遇险境,几次险些丢了命去。况且如今还在危难之中,这种‘阴’云笼罩的情况之下。说,快要达成目的了,快要见到想要见到的人了,无疑是‘阴’云中透出的一点点曙光,叫人心生希望。
  宁‘春’草握着胡饼,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景珏。
  景珏无奈的转过视线,“吃吧,吃吧。”
  宁‘春’草这才咬着胡饼,大嚼起来。
  几人身上皆有功夫,唯有她是个弱‘女’子,唯一的胡饼自然应该让她享用。宁‘春’草打小不是娇气的人,在宁家那个环境里长大,更是早就学会了忍耐。
  纵然爬山辛苦,辛苦之中还要担心千万不要在遇上黑衣人,老君阁爬的可真不轻松。
  宁‘春’草一直咬牙坚持,纵然‘腿’软脚软,也不肯落后半步。
  眼看山顶遥遥在望,她松了一口气。可这口憋着的气一松,就有些爬不动了。
  她低头,瞧见自己抬起的脚都在抖。这时候,不能叫累,不能拖累的一行人,最是怕吃苦的景瑢都没叫嚷呢,她若说累,景瑢还不知要如何揶揄嘲笑她。
  宁‘春’草咬牙苦撑的时候,忽而有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几乎承担去了她大半的重量,她半倚在那人手上,这才迈动了脚步。
  她侧脸去看,只瞧见景珏面无表情的半张侧脸。
  “多谢爷。”宁‘春’草勾着嘴角小声说道。
  “你拖了后‘腿’,丢得还是爷的面子。”景珏轻嗤一声,“又不是为了你,谢什么谢?”
  这人真是,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宁‘春’草偷偷翻了个白眼,没有和他争辩,有争辩的力气,还不如快些爬山。
  几乎用了三四个时辰,他们才爬到了老君阁峰顶。
  一股冷风吹来,宁‘春’草看着老君阁的峰顶,却是霎时愣住了。
  站在她身边的景珏立时发现她表情不对劲儿,旁人道并未在意,仍旧向老君阁峰顶那唯一伫立的四角朝天大殿走去。
  宁‘春’草的脚步却恍如生了根一般,钉在了原地。
  “怎么了?”景珏低声问她。
  宁‘春’草还未开口,前头便传来景瑢催促的声音,“她是不是走不动了?哥哥别管她啦,终于爬上来了,哥哥快来看看!”
  景珏没有理会,凝眉看着宁‘春’草,“哪里不舒服?”
  宁‘春’草怔怔望着那大殿,摇了摇头,“晚了……”
  “嗯?”景珏狐疑。
  “咱们怕是来晚了……”宁‘春’草喃喃自语道。
  她声音很低沉,带着些忐忑和失落,走在前头的几人应当听不见才是,可不知为何,她话音刚落,那姜伯毅就转过脸来,“什么晚了?”
  宁‘春’草的视线终于从大殿上,移到他刚毅古铜‘色’的面庞上,“紫玄真人,遇险了……”
  景珏面‘色’大变。
  景瑢目瞪口呆。
  姜伯毅皱了皱眉头,可他眼神将自己的心思藏匿的很好,旁人看不出他心里想了什么。
  “紫玄真人不禁道法高,功夫也很好。”姜伯毅沉声说道,“晚不晚,总要亲眼看了才知道。”
  说完,他就转过身,大步向大殿而去。脚步看不出匆忙,却分明比适才快了不少。
  宁‘春’草没有向前。
  她知道,这大殿她见过,这山峰,她也早已见过了。
  她从来没有到过青城山,更没有爬上过这老君阁。可是这老君阁的山顶,山顶伫立的这大殿,她很熟悉很熟悉。
  在她的梦里,一次次的见过,她想起来了,完全想起来了。
  以前不明所以,只觉光怪陆离的梦,梦中有姜伯毅的脸,带着惊诧和愤怒,从这山顶的大殿里冲出来,冲他们道:“紫玄真人不见了,里面只有斑驳的血迹!真人怕是遇险了!”
  他的声音愤怒而焦急。
  但梦里,自己并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对他的一张脸,留下了印象。
  如今才彻底的连贯在了一起。
  宁‘春’草猛的转身,向下山的路跑去。
  姜伯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紫玄真人不见了,里面只有斑驳的血迹!真人怕是真的遇险了!”
  虽未回头,宁‘春’草却可以感觉到落在自己脊背上的视线。
  和梦里不同的是,这次,姜伯毅的声音不是惊诧愤怒的,而是带着疑‘惑’和好奇。
  “你去哪儿?”景珏追在她身后问道,“上山时候爬不动,你是装的吧?这会儿怎么跑这么快?”
  下山的路其实比上山还要难走,因为‘腿’已经软了,却要控制着自己不要掉下山去。
  宁‘春’草并不想跑这么快,可是当她跑起来的时候,下山的趋势,让她已经完全停不住自己的脚步,只能越来越快的狂奔,脚下一慢,只怕她立时就要滚下山去。
  “这是去哪儿啊?”景瑢见几人都跟在宁‘春’草后头疾走起来,他一头雾水,挠着脑袋,只好也跟在后头,“去哪儿你们倒是说一声啊?不是找紫玄真人么?怎么又不找了么?”
  可是没有人理会他的问题。
  几人跟在宁‘春’草后头,面上都是绷得紧紧的,有好奇更有些紧张。
  “停停停——”宁‘春’草大喊道,可她一面喊,一面却跑的更快了。
  “你到底是要停,还是要跑?”景珏追在她身后喝问。
  姜伯毅似乎发现了她的不同,猛的提气,翻身而起,踩着树干纵身一跃,翻到了她前头,挡住她跌下山坡的脚步。
  宁‘春’草的脚步早已不受控制,眼见姜伯毅在跟前,还是一头栽了上去。
  姜伯毅伸手,将她挡在怀中。
  山林之间,霎时静了。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