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紫还丹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停不下来的脚步,这会儿终于停下来了。。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因为她整个人都栽进了姜伯毅的怀里。
  景珏,程颐,景瑢的脚步也都跟着。猛然停在后头。
  景珏的目光落在宁‘春’草的背上,又缓缓移到姜伯毅的脸上。
  “没事吧?”姜伯毅低头看着宁‘春’草,他没有看景珏,纵然他不是没有感受到景珏‘逼’人的视线。
  宁‘春’草缓了口气,挣扎出他的怀抱,摇了摇头,一言不发沿着一旁似有似无的小路,偏离了下山的路。而向小道上跑去。
  她‘腿’早就软了,如今不过是一股劲儿强撑着,她不敢停,不敢稍有懈怠,她怕自己一松开这股劲儿,就会瘫软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再快点儿,再快点儿,说不定能和梦里的结果不一样?
  再快点儿,或许他们还来得及?
  她心里已经隐隐冒出了绝望,可绷紧的面上分明写着不甘。
  景珏和姜伯毅几乎是同时提步跟上她,一句都没有多问。
  倒是走在最后的景瑢嘟嘟囔囔道:“她这又是发什么疯?一个人发疯还不够,都要跟着她疯?她来过这山么?她知道东南西北么?就敢带着大家在山里头‘乱’转?遇见狼,遇见黑衣人怎么办?喂,程管事。你倒是说句话呀?”
  景瑢见自己嘟囔半天,也没有人理会,便直接喊了走在他前头的程颐。
  程颐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是‘乱’走。”
  景瑢一愣,“这还不是‘乱’走?你可别又告诉我,她是梦到了什么?这话骗骗凤州城的知州还行,这话可骗不了我!”
  程颐忽而抬手一指,“你看。”
  景瑢顺着他的手指看去,“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细看,也没瞧见路边的树和旁的树有什么不同。
  程颐朝前看了一眼,见前头几人脚步不快,索‘性’停下步子,走到小道边,手指戳在树干的树皮上头,“这里。有血迹。”
  说完,他又往前走了几步,提了提路边的枯枝败叶,“这里也有血迹。”
  景瑢闻言,皱眉上前,眯眼仔细看了看,看了还不够,还将齐子凑上去嗅了嗅,又赶忙捂着齐子退开两步。
  “果真有血,可这血‘色’深,树干枯叶的颜‘色’也很深,若不是细看,根本发觉不了啊?”景瑢问道。
  程颐点了点头,“我就是一路跟着细看,这才发现的。可宁姑娘的速度,是不可能寻着血迹走的。她应当是——寻着记忆走的。”
  “记忆?”景瑢重复了一遍,面上却有着难以置信的目瞪口呆,继而他咧嘴笑了,“自打遇上大巫开始,你们怎么都变得神神叨叨起来?”
  程颐瞧见牵头三人已经走远,摇了摇头,不再跟景瑢解释,提气追上前头几人。
  “诶,等等我,别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怪瘆人的!”景瑢也撒‘腿’狂奔的跟上。
  宁‘春’草从来没到过青城山,这会儿却像是老马识途一般,一直走到了一个竹屋外头。
  这竹屋倚着一个不小的山‘洞’而建,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
  “还真叫她‘蒙’对了路!”景瑢气喘吁吁的跟上前来,瞧见竹屋,也是一愣。
  “这里是天狮‘洞’。”姜伯毅看了看那‘洞’口,缓声说道,“相传早年间,紫玄真人就是在天狮‘洞’里悟道,并悟出了大道。”
  “天狮‘洞’?”景瑢嘀咕,“这里还有名字啊?还真跟那个紫玄真人有关?”
  他嘀咕着,目光不由就落在了宁‘春’草的身上,若说这都是‘蒙’对的,那这也太能‘蒙’了吧?
  宁‘春’草竖着耳朵,像是在细细聆听着什么。
  可山林之中寂静得很,除了几人或急或缓的呼吸声,偶有一两声的鸟啼虫鸣,再无旁的声响。
  她叹出一口气来,身子一软,就向地上倒去。
  景珏和姜伯毅几乎是同时提气上前。
  两人更几乎是不分前后到了宁‘春’草身边,景珏伸手接住宁‘春’草的同时,伸脚踢向姜伯毅。
  姜伯毅闪身避开,没有还击。
  宁‘春’草倒进景珏的怀中,面‘色’灰败,双目涣散无光。这不是累的了,倘若只是累了,整个人不该如此了无生气才对。
  景珏一时有些心慌,连呼吸都‘乱’了步调,“‘春’草,‘春’草?你怎么了?”
  宁‘春’草抿着嘴,什么都没有说。
  姜伯毅看了两人一眼,皱了皱眉,抬脚向竹屋走去。
  他脚步很快来到竹屋‘门’前,习武之人,自然嗅觉也是十分敏锐的,他已经嗅到了竹屋里头的不善气息。
  “别……”宁‘春’草挣扎开口,她如今整个人都颓然,颓然的好似一个字都耗费了她莫大的力气。
  姜伯毅回头看了她一眼,“别开‘门’?别看?这样就能逃避结果么?”
  说完,他就伸手推开了竹屋的‘门’。
  宁‘春’草绝望的皱起眉头,闭上了眼。
  她从京城而来,甚至拐带了颇得圣上宠爱的睿亲王府世子,一路立即艰险,几次死里逃生,来到青城山。
  就是为了见一见紫玄真人,就是为了解开缠绕她的梦魇。
  可如今,青城山她来了,她终于到了梦寐以求的地方。
  紫玄真人她也可以见到了——不过是死的。
  竹屋里传来景瑢一声大叫。
  宁‘春’草睁眼就看见景瑢捂着嘴,从竹屋里狂奔出来,扶着树干,狂吐起来。
  程颐随后跟了出来,又回头看了那竹屋一眼,面‘色’也不甚好看的摇了摇头。
  景珏见几人反应,低头看着宁‘春’草,“你在梦里,都知道了?”
  宁‘春’草缓缓点了点头,“我们来晚了,紫玄真人已经……死了。”
  “他不是得道之人么?他不是很厉害的么?怎么说死就死了?若是他连自己的命都救不了,又怎么可能解答的了你的疑‘惑’?”景珏缓声在她耳边说道,这话不知是不是在安慰她。
  “太,太恶心了……是什么人下的手?竟,竟然……”景瑢的话没说完,又狂吐起来。木‘女’冬划。
  姜伯毅也从竹屋里行出,缓步向宁‘春’草和景珏走来。
  景珏抬头冷眼看他。
  姜伯毅没有接触景珏的视线,只垂眸看着倒在景珏怀中,恍惚没有生气的宁‘春’草。
  “宁姑娘不远千里,前来寻找紫玄真人,乃是有什么不治之症么?”姜伯毅问道。
  景珏哼了一声,“会不会说人话?”
  姜伯毅面上有些诧异,“莫非不是为紫还丹而来?”
  “什么紫还丹?”景瑢擦了擦嘴‘唇’,眼里还含着干呕出来的泪,好奇问道。
  姜伯毅哦了一声,面上却更添不解,“你们竟然不知紫还丹?那是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寻找紫玄真人?”
  “什么紫还丹?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么?”景瑢拿袖子‘摸’了‘摸’嘴‘唇’,也顾不上干呕了,凑到姜伯毅身边好奇追问道。
  “紫玄真人潜心修道多年,悟到了紫还丹的炼制方法,尝试多年,终于成功炼制出两枚紫还丹来。这紫还丹能延年益寿,医治百病,相传甚至能起死回生。”姜伯毅勾了勾嘴角,“几乎可以匹敌当年秦皇追求的长生不老丹了,你说珍贵不珍贵?”
  景瑢张大嘴巴,嘴里几乎能塞进一个‘鸡’蛋。
  姜伯毅却眯了眯眼,“紫还丹一出世,果然引起天下‘骚’动。多少人都想要长命百岁,长生不老?可紫还丹只有两粒。紫玄真人就是再厉害,还能敌得过如此多的人惦记么?”
  他说完,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眼木屋,长长叹息了一声,“想来紫还丹炼出之时,真人也已经想到了今日结果了吧。”
  他说完话,又看向景珏和躺在他怀里的宁‘春’草。
  他适才提及紫还丹的时候,其实一直有意无意的留意着他们的表情变化。除了景瑢十分‘激’动在意以外,地上的两人似乎对这紫还丹根本了无兴趣。
  那貌美却苍白的宁姑娘,更是一点情绪的‘波’动都没有,只那么僵硬的躺着,目无光彩。
  “宁姑娘不是为紫还丹而来,那是为何?”姜伯毅又问了一遍。
  宁‘春’草半晌,才动了动嘴‘唇’,“爷,对不起,让您跟着白跑了一趟。我的问题解决不了,您的问题估‘摸’我也帮不上忙了,咱们……走吧?”
  一旁的景瑢没听清她低低诉说了什么,狐疑的啊了一声。
  景珏却是点点头,弯身将她抱起,“没事。”
  他抱着她,转过身,向来时的路,一步步走回去。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