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宁二的谋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绿芜颔首应下,寻了个借口退出‘花’厅,脚步轻快的甩掉跟着她的丫鬟,趁人不备,溜去产房所在院子。
  宁‘春’草端坐着,心中却在思量李家准备那稳婆卫氏。
  前世的一幕幕原本已经被搁浅在记忆的深处,如今却像是被‘潮’水推‘波’助澜的掀起,又以不可抵挡之势回到了眼前。
  二姐姐苍白无力的躺在产‘床’上,她下体流出一个未足月的已死婴孩。
  产房另一侧,却传来婴儿嘹亮的啼哭声,李夫人掀开帘子走了过来,帘子那侧,杨氏朝她得意的笑……
  宁‘春’草按了按额角,那里几乎要被愤怒和疼痛撑得爆裂。
  “娘子!”绿芜忽而想起在耳边的声音,叫宁‘春’草不由一惊。
  这才从前世的回忆之中挣扎出来。“探到什么了?”
  “娘子猜的不错。”绿芜小声说道,“产房,稳婆等,一早就准备好了,且婢子还发现。另外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也住着几个将要生产的‘妇’人,都扛着大肚子,看起来并不像是宁家本家人。这岂不奇怪?”
  宁‘春’草哦了一声,缓缓点了点头,心中多少有了数。
  宁夫人安顿好了宁‘玉’婠,又回来陪着宁‘春’草。
  宁‘春’草却起身道:“我去看看二姐姐吧,回来的路上,二姐姐情绪不好,我再看过了她,也就该回府去了。”
  宁夫人见她愿意亲近宁‘玉’婠,连连点头,“别忙着走,你难得回来一趟,还没见见苏姨娘。怎好就走了呢?苏姨娘想来也十分想念你了。”
  宁‘春’草笑了笑,她若真想叫自己见苏姨娘,怎的不早些叫人请来?现在才说,不过是临了匆匆打个照面,她又足了情谊礼数,又叫苏姨娘和自己说不上什么话。真是一举两得。
  不过宁‘春’草没有拆穿她,只点头应好,提步往宁‘玉’婠的院子里行去。
  宁‘玉’婠将李家跟来的丫鬟仆‘妇’,都远远支开,伺候在她身边的皆是宁家的老人儿。
  宁‘春’草四下看了看,心中猜测更加坚定。
  她迈步进屋,“我看过二姐姐这就要走了,有几句话想要叮嘱二姐姐。”
  宁‘玉’婠本在‘床’上躺着,闻言,挣扎着要坐起来。
  宁‘春’草上前拦住,“二姐姐躺着就好,‘私’房话,就在这儿说正好。”
  这便是要屏退旁人的意思了。绿芜连忙躬身退出‘门’外。
  就连宁‘春’草的贴身丫鬟都退出去了,旁人自然不好杵着不走,宁夫人挥手叫人都退下,她自己也要往外去,“你们两姐妹说话,我去看看厨房……”
  “母亲也留下吧?”宁‘春’草抬头说道,“我们姐妹之间,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叫母亲知道的么?”
  宁‘玉’婠不知她要说什么,微微咬了咬下‘唇’。
  屋里只剩下母‘女’三人的时候,宁‘春’草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十分平静的看着宁‘玉’婠,“二姐姐,你告诉我。这次你要回宁家生产,究竟是为什么?”
  宁‘玉’婠脸上一僵,咬着下‘唇’,没有说话。
  “呃,这不是……这不是担心在李家。李家人照顾不好,再有那和李夫人亲厚的杨氏‘女’从中作‘乱’……”宁夫人正说着,就被宁‘春’草打断。
  “二姐姐,你如果现在说,我就不怪你又利用了我。我也算心甘情愿被你利用。可如果到现在。你连句实话都不愿意告诉我的话……日后,你就别怪咱们之间的姐妹情分薄了。”宁‘春’草说完,勾了勾嘴角,“我离开王府的时间也不短了,如今,也该回去了。”
  说完,她就转身,缓缓向‘门’口走去。
  宁夫人有些着急,她伸手却没敢真的去拉住宁‘春’草。
  宁‘玉’婠在‘床’上挣扎了两下,艰难坐起来。“三妹……是……是因为……”
  宁‘春’草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等着她未说完的话。
  “杨氏生了长子,我怕我……不能生出嫡子来,日后更要被她踩在脚底下。你可知道。嫡子对我来说的重要‘性’?我不敢等,我不能等……我必须,必须一举得男!”宁‘玉’婠掩面压抑的哭了起来。
  当年一眼相中李布,来来往往的香客之中,他好像一颗璀璨的明星。不经意的落入自己的心田,她眼中再无旁人,只愿于君共白首。
  她执意嫁给李布,甚是不惜带着宁‘春’草为媵妾陪嫁……
  不曾想,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竟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她心里都已经荒芜了,当初的悸动爱慕,都已经被磋磨的只剩下世俗,她要稳固地位。要掌握中馈,要将后院的权柄握于手中。她要谋划,要算计,甚至连腹中的孩子都要利用。
  爱慕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想来还真是悲凉呢。
  “李夫人请了宫里的太医看过了,那太医看的很准,他说杨氏‘女’怀的是男孩儿,果然就是男孩儿。”宁‘玉’婠低垂着眼眸,声音带着痛楚,缓缓说道。“我也偷偷叫他给我看了……后来塞了银子给他,叫他不要对李夫人说实话。”
  “他说,你怀的是‘女’儿?”宁‘春’草问道。
  宁‘玉’婠掩面‘抽’泣两声,无奈的点了点头。
  宁‘春’草嗤笑,“你怎么不怀疑他是庸医。或是提前就被杨氏买通了呢?”
  宁‘玉’婠闻言抬头看着宁‘春’草,“我……我不敢赌啊……”
  宁‘春’草的目光落在她高耸的肚子上,前世二姐姐产下的虽然是个死婴,却也是男孩儿无疑。那男孩儿乃是被卫氏害死,今生只要防着卫氏,叫孩子平平顺顺的生下来,就行了。
  “你多虑了。”宁‘春’草语气十分笃定,“你腹中,本就是个男孩儿。”
  她说的太过肯定,就连神态都是那般的坚决。好似她已经透过宁‘玉’婠的衣衫肚皮,看到了里头的情形。
  笃定的叫宁‘玉’婠和宁夫人一时连反驳质疑都不敢。
  “你躲到娘家来生产,又将李家跟来的人支开的远远的。谋算着倘若到时候,生的是‘女’儿,就和后头那些藏着的产‘妇’中。换一个男孩儿来。”宁‘春’草缓缓说道。
  宁‘玉’婠和宁夫人闻言,脸‘色’大变。
  她都知道了!
  她会不会捅出去?叫李家人也知道?她会不会不再帮她?
  宁‘玉’婠脸‘色’有些难看,心跳也不由加快,落在‘床’上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柔滑的‘床’单。
  “你就没有想过,李家人会怀疑这嫡子的来历么?”宁‘春’草上前几步,靠近宁‘玉’婠说道,“倘若你生的本就是男孩儿,却因为你这些所作所为而叫李家人怀疑,怀疑你,更怀疑这孩子。他在李家的地位会稳固么?你在李家又真的能站得住脚么?”
  “那……万一……”宁‘玉’婠嘴‘唇’微微发抖,这些,她不是没想过,可那太医断定的她腹中是‘女’儿,她不敢冒这个险啊……
  “没有万一,我告诉你。你腹中是个男孩儿,你信不信我?”宁‘春’草忽然在‘床’边弯下身来,目光定定的看着宁‘玉’婠。
  宁‘玉’婠回望着她,两人的距离不足一尺,如此靠近。她连宁‘春’草脸上细微的汗‘毛’都能看清,却看不到丝毫的伤痕。
  当初她的脸被抓伤划伤的样子她还记得,偶然梦中还会看到。
  可摆在眼前的脸,却净白无暇,完美无缺。
  是了,她怎么忘了,她这三妹妹是不同于常人的!她是有本事的人!传言说,她是妖‘女’,会妖术。那谣传还是她和宁四一起化解的。可再没有人比她和宁四更清楚,她真的是身怀异能的人。
  “你说,我怀的是男孩儿?一定是男孩儿?”宁‘玉’婠仿佛受了蛊‘惑’一般,望着她的眼睛,喃喃的问道。
  宁‘春’草点头,“对,一定是男孩儿。”
  宁‘玉’婠笑了。从李家到现在,第一次笑的这么轻松,这么开心。
  宁‘春’草直起身,“那现在,你能不能听我的劝?”
  宁‘玉’婠连连点头,“我听,我听,三妹妹说什么我都听。”
  宁夫人在一旁看得很有些愣愣的。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