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十年前的任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外头丫鬟连忙拉开房门,头上还顶着些许的汗,“郎君遣人回来禀报,少夫人生了,是小郎君!”
  丫鬟说完,面带喜色的跪地叩头,“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我们李家添丁嫡子啦!”
  李夫人闻言大喜,只是笑容未到嘴角,又霎时僵在脸上。
  旁垂手而立的卫氏,像是颗钉子般,扎在了她的眼睛里。
  “不是说,她怀着的是女孩儿么?怎么到宁家生产,便成了小郎君了?”李夫人收住笑。寒下脸来问道。
  她长长的指甲捏在手心里,扎的手心都生生的疼。
  小丫鬟连忙叩首,“回禀夫人,回来的人就是这么传郎君的话,旁的没有多说。”
  “布儿还在宁家?”李夫人问道。
  “是,郎君直守着少夫人呢。”小丫鬟忙回道。
  李夫人挥手叫丫鬟退下。
  旁的卫氏静立着不动,好似不曾听闻适才的对话般。
  李夫人深吸了口气,指甲仍旧深深陷入手心软肉之中,“且待她回来,再从长计议吧!”
  “是,夫人心中有数就好。”卫氏颔首,躬身退了出去。
  宁玉婠喜得儿子,高兴之余,更是相信了宁春草的话。
  倘若不是处处都按照宁春草叮嘱的来,这时候,她怕是悔死的心都有了。
  幸而她生产之时,她信得过的李家人在身边,李布也正在宁家之中,先前预备的产妇,早就偷偷送走。如今她本就是自己生了儿子,倘若被抓了把柄,诬陷说是偷梁换柱,才叫人气的吐血呢。
  “感谢老天,感谢神灵,也谢谢我三妹妹……”宁玉婠看过了皱巴巴的儿子,昏睡之前,喃喃自语道。
  宁家上下皆是片欢天喜地。
  颇有种紧张过后,尘埃落定的轻松。唯独苏姨娘的院落,如既往的平静。
  只是谁也不曾发觉,这宁静之下,潜藏的暴风骤雨。
  因为姜维正摇着折扇,盘算着切。
  “林家三十多年前,主产下双胎,子女。长子就是如今的林霄。长女林初雪,嫁于睿王爷为妃。十年前病逝。”姜维的下属躬身汇报。
  姜维点头而笑,“双胎,子女?有意思,这林家也是有意思的很呢。”
  下属有些不甚明白,眼中有狐疑之色的看了姜维眼。
  “林初雪十年前病逝?如今睿王世子对苏氏关怀备至,眼神缱绻眷恋。”姜维抚弄着折扇,“传言睿王爷整日迷恋花楼,醉生梦死,不问世事?”
  “是,京城里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下属躬身说道。
  “呸。京城里这些人惯会装相,”姜维笑着斥骂道,“他究竟是做什么的,究竟是什么德行,旁人不知道。凌烟岂会不知道?装成糊涂蛋的样子,替皇帝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下属惊,“二爷慎言。”
  姜维呵呵的笑,“哎,别怕别怕,我就这么说。他不是和皇帝乃是同胞的亲兄弟么?不是关系好的紧么?如今倒是有好机会,可以好好的试探他们的兄弟情义到底有多真?都说天家无情,我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无情?”
  “二爷算怎么做?”下属小声问道。
  姜维把玩着手中的折扇,他发上簪着艳红的花,越发显得他面白如玉,玉面之上朱唇轻启,“这事儿,得瞒着大哥才行呢。”
  在姜伯毅毫无防备之下,条流言不知怎的就在京城流传开去,越传越广。
  当他听闻到的时候,这流言已经沸沸扬扬,势不可挡了。
  “宁家三小姐,宁春草乃是有仪天下的命数,将来贵极。”
  凌烟以消息灵通著称。
  可他身为堂堂主,却在流言已经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才听闻道。其中若是无人作梗,他姜倒过来写!
  “姜维,你给我滚出来!”姜伯毅站在姜维院中,喝骂道。
  姜维正跪坐在廊下的席垫上,烹水煮茶。
  闻言。姜维抬起敷粉玉面,朝院中人轻笑,“哥哥,快来!我新得了寿州黄芽!又跟帮牛鼻子学的烹茶技艺,快来尝尝!这牛鼻子其他的不行,煮茶倒是中高手!别说,还真比般的手法更香!”
  姜伯毅黑着脸,飞身跃入廊下。
  姜维摇着折扇,扇出些许带着茶香的清风来,“冬日静好,暖烹茶。哥哥尝尝?”
  姜伯毅挥手翻姜维奉上的茶碗。
  姜维脸上的笑容僵了片刻,继而变得越发灿烂起来,“哟,哥哥这是生气了呀?怎么了?谁惹了哥哥了?”
  “姜维,我问你。你为何要如此害她?”姜伯毅黑着脸,压抑着怒火,尽量让自己的声显得平缓。
  姜维嬉皮笑脸不改,又倒了碗茶,“什么呀?哥哥在说什么。弟弟怎么听不懂呢?”
  这次他没有将茶碗奉给姜伯毅,而是放在了自己嘴边,轻轻吹着,满面悠然闲适,呷了口茶后,还舒畅的轻叹了声,脸享受。
  姜伯毅再次出手。
  这次姜维却好似早有准备,上身往后仰,手更是躲向旁。
  竟生生躲开了姜伯毅的出击,只是茶碗中的茶水,略洒出了些,落在姜维白皙修长的手指上。
  姜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轻轻放下茶碗在茶案上,抬手吹着自己被茶水烫到的手指,“哥哥小心些,次翻,我当哥哥不是成心。两次,就过分了呢!”
  “我本就是成心,”姜伯毅冷冷看着他,“就像你成心散播流言样。”
  姜维啪的开折扇,半遮住脸,“哟,哥哥,这话可不能乱说,这里可是京城不是南境。不是凌烟手遮天的地方,我哪儿敢散布什么流言啊?”
  姜伯毅的耐心被姜维耗尽,他猛的拍茶案,仰身而起,伸手攥住姜维的衣领,起身就将姜维从席垫上提了起来。
  姜维开始还想要反抗,只可惜哥哥的速度比他快的太多,他招架无力,不过招式的,他就已经落败,他收敛起笑意。合上折扇,“哥哥这是做什么?叫外人看见了,如何想我们兄弟二人?有什么话,哥哥不能好好说么?兄弟之间非要动手?师父他老人家,在天有灵。若是看到,还不知道该怎么寒心呢?”
  听闻姜维提到了师父,姜伯毅才寒着脸,松了手。
  姜维落地,在地上站稳,抖了抖衣襟,轻咳了两声,“哥哥要问什么?”
  “姜维,我好生跟你说话,你好好答话,若是再吊儿郎当嬉皮笑脸,便是师父在,也救不了你!”姜伯毅冷冷看着他说道。
  姜维连连点头,“哥哥问什么,我就说什么,哥哥您尽管开口!”
  “你为何要散布流言,祸害宁姑娘?”姜伯毅目光瞬不眨的凝视着姜维。
  姜维勾着嘴角想要笑,想到他适才的警告,连忙收敛起笑意,端正神色。“哥哥呀,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呀!”
  “为了我好,你如此坑害我的恩人?”姜伯毅气急反笑。
  姜维连连摆手,“哥哥别动怒,这如何是坑害呢?让世人知道她的命数,知道她贵不可言,她才能登临那般原本是高不可攀的地位呀?我这是帮她,帮她不就是帮哥哥你么?”
  “姜维……”
  “哥哥,”姜维没等姜伯毅再骂他,就断他的话,“你这般关切宁姑娘,究竟是因为她救你性命,因为她同你十年前误杀的人相似,还是因为,你心里有她?”
  姜伯毅脸上僵,“你胡说什么?”
  “你如今进京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姜维看着他的眼睛,“真的是为了完成十年前,未能完成的刺杀任务?”
  “这是自然。”姜伯毅说的毫不迟疑。
  姜维连连点头,“那正好。如今道出宁春草的命数来,可以挑起圣上同睿王府的不合,倘若圣上对睿王府翻脸,哥哥去完成十年前未能完成的刺杀任务,自然就更为简单容易。如此说来,我是不是在帮哥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