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斗巫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伯毅本在屏息运功,抵抗这巫‘女’的铃铛声。,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小說,
  见宁‘春’草跑走,他只好提步跟上,“你别‘乱’跑,她的目标就是你!”
  宁‘春’草一愣,回头去看时,姜伯毅的脸‘色’已然泛白。
  她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正是这愣神儿的功夫,忽有黑衣人从天而降,长剑似白练一般。带着寒气,袭向院中众人。
  铃声没有停,这铃声带着巫咒的力量,叫院中的人都心神不振,受其影响之下,更是难以发挥出平日的功力。
  勉强抵抗黑衣人的袭击,稍有不慎,就会被自己的功力反噬,而让心脉大受损伤。
  巫‘女’的手段总是卑劣,又叫人无可奈何。
  宁‘春’草本可以用滴落了她的血,认她为主的黄铜铃铛压制破坏这种巫咒的力量,可这会儿黄铜铃铛又不在她身边。
  姜伯毅生怕她离了自己的视线,就被巫‘女’抓走。紧紧将她护在自己身后,尽管他也是在勉强支撑,却不肯叫她受丝毫危险。
  黑衣人有一二十个。
  若按照姜伯毅平日里的功力估量,这一二十人,根本不用他费上几个回合。
  可如今他却像是在做着困兽之斗,面‘色’难看,额上冒汗。
  “绿芜,快点儿。快点儿啊!”宁‘春’草不断在心中念叨着。
  她心中的焦急,似乎引发了某种力量,亦或是巫‘女’的铃声,勾动了她身体里潜藏的异于常人的力量。
  眼见姜伯毅动作僵硬迟缓,险些要被一个黑衣人的长剑划伤之时,她忽而一跃而起,一脚踹在那黑衣人的手腕上,劈手夺过那黑衣人的长剑。
  长剑到了她的手中,翻手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儿来。
  她轻喝一声,旋身而上。
  当初晏侧妃教她的舞剑,这会儿被她舞了出来。
  只是当初她舞剑之时的柔美全然不见,这会儿从她身上只能看到凌厉的杀气。
  招招式式都干脆果断,动作快的让人目眩神‘迷’。
  黑衣人不防备她竟这般厉害,轻敌之下,叫她占了便宜。
  围攻在姜伯毅身边的黑衣人,瞬间被宁‘春’草的剑压制住,退开了一些距离。
  宁‘春’草眯眼,似乎从巫‘女’的铃铛声中听出了什么端倪。
  忽而,她开口和着铃铛声‘吟’唱起来。
  她声音不高不低,却恰好能回‘荡’在这院子里。叫院子里的众人不用凝声,便能听闻。
  她声音低沉好听,带着微微的沙哑质感,叫人不由自主便沉浸进去。
  忽而她音调一变,那铃铛声竟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吟’唱声变了。
  本是她和着铃铛声,而如今突然反客为主,倒像是铃铛声和着她的‘吟’唱声一般。
  院中的情形也不由随着铃铛声的改变,而变化。
  被铃声压制的姜伯毅及随从,好似都渐渐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
  而黑衣人,则不自在起来。
  巫‘女’似乎也发现了不同,想要扭转情况。可宁‘春’草却突然加大了‘吟’唱的音量,她的嗓音,仿佛瞬间直冲云霄。
  那铃铛声竟完全不能受巫‘女’的控制。
  姜伯毅就在这时候一跃而起,长剑宛若游龙,瞬间划过那些黑衣人的脖颈。
  黑衣人甚至没看清他如何行动。没看清他的剑如何运走,便再也没有机会看清了。
  宁‘春’草的‘吟’唱声一时停不下来,巫‘女’也没有放弃,两人仿佛在用声音较量,一场‘肉’眼不可见的搏斗征战,叫院中每个还活着的人都觉得头皮发麻。
  姜伯毅发现宁‘春’草的脸‘色’越来越白,越来越不好。他心道不妙,却不知该如何帮她。
  绿芜突然抱着那只黄铜铃铛,快步上前,“娘子。铃铛——”
  绿芜脚下不知被谁给绊了一下,眼见要摔倒,她摔倒前,用尽力气,将铃铛抛出。
  这铃铛也是奇了,这么被扔在空中,竟然一丝声音也并未发出。
  宁‘春’草伸手接住铃铛,铃铛在她摇晃的一瞬间——叮当作响了。
  几个黑衣人倒下的同时,巫‘女’的铃铛声也被压制下去。
  院子里归于宁静,宁‘春’草抱住她手中的黄铜铃铛,双眼一翻,仰面向地上倒去。
  姜伯毅飞身上前,一把将她揽在怀中,“‘春’草?”
  他惊唤出口,宁‘春’草却已经阖目。晕了过去。
  绿芜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她似乎摔了膝盖,跌跌撞撞的走上前来。
  狼狈的不止她一人,姜伯毅身边,原是最有头有脸,最被人羡慕的这些随从们,如今也都有些灰头土脸。
  他们跟在主子身边,竟叫主子这般受人暗算,连个安生饭都没吃完,真是丢脸!
  且适才那种被人控制住,压制住的感觉,现在想想都叫人恼火不已!
  “这里不安全,我要带她离开这儿。”姜伯毅将宁‘春’草横抱在怀中,垂眸对绿芜‘交’代道,“你带上她能用得到的东西。随我离开。”
  绿芜连忙应声。
  一旁的随从们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亦步亦趋的跟在姜伯毅身后。
  宁‘春’草在一片柔软舒适的温暖中醒过来。
  宽大舒适的‘床’,淡青的纱帐,纱帐外头垂着璀璨的珍珠宝石,窗外映着雪,透过来的天光很亮。
  只是她默默的看了好一阵子,又皱眉想了好一阵子,甚至有宜人舒适的竹叶清香,都未能帮助她想起来,她如今究竟身在何处。
  “娘子,您终于醒啦?!”绣了百‘花’争‘艳’图的硕大屏风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宁‘春’草抬眼望去,绿芜几乎要‘激’动的热泪盈眶。
  她动了动嘴,绿芜两字还未唤出口,却从绿芜后头,猛的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来。
  脚步匆匆。神‘色’紧张的来到‘床’边,身子半弯,语气关切,“‘春’草,醒了?”
  “姜大哥?”宁‘春’草看着他。他脸上泛着疲惫的灰青,眼底是发红的血丝,眸中是深深的担忧,“你怎么了?”
  绿芜这才吸着鼻子上前,将手中的漆盘汤碗放在‘床’头小几上头,“娘子,您不知道,您都已经昏‘迷’了三天三夜了!您再不醒过来……”
  说着,一向坚强的她,竟有些哽咽了。
  宁‘春’草点点头。哦了一声,“我并没有觉得怎么样,只是很累,很疲惫,很想睡上一觉。如今也只是感觉睡饱了,所以醒过了来。倒是害的你们担心了!”
  姜伯毅一言不发的拉过她的手,宁‘春’草吓了一跳,却见他只是将指尖搭在她的手腕上。
  宁‘春’草松了口气,静静看着他。
  良久,姜伯毅收回手,默默看她。
  “怎么样,姜大哥,我是没事吧?”宁‘春’草笑着问道。
  “脉象已经平稳,节律均匀,不浮不沉。和缓有力。”姜伯毅说着,也微微轻笑,“你是没事了。”
  绿芜倒在一旁不敢置信,“可是刚回来的时候,阁主不是说。娘子与那巫‘女’斗气,心脉受损……”
  “你竟有自愈的能力,刚回来,‘药’石不进,倒真的是急死人了。”姜伯毅笑着打断绿芜的话。
  绿芜闻言皱眉,自愈的能力啊?她不由想起上次娘子的脸面被划伤,而后娘子又自己治好的事儿。
  如此说来,娘子还真的是有自愈的能力呢!如此,就再也不用怕那巫‘女’了!
  绿芜欣喜道:“那这汤‘药’也是用不上了,婢子这就去倒了它!”
  她起身向外。宁‘春’草连忙唤住她。
  “娘子还要喝‘药’?”绿芜捧着漆盘回头。
  宁‘春’草无力摇头,“不是,我……好饿啊!”
  “哦哦,婢子这就叫她们摆饭!”绿芜大喜,知道饿就好。知道饿就是真的好了!
  她脚步轻快的出了房间。
  温馨雅静怡人的室内,此时只剩下宁‘春’草和姜伯毅两人。.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