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说不出口的喜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按着‘床’,坐了起来。。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姜伯毅弯身在她背后垫了一个大大的枕囊,叫她坐的更舒服些。他则撩袍坐在了‘床’边的圆凳上。
  “这里,”宁‘春’草往四下看了看,墙上挂有字画,有壁瓶,还有弓有刀剑,“不是姜大哥送给我的那院子吧?”
  她虽未住过那院子,却也知道,那院子的房间里,并未有这样的摆设装饰。
  姜伯毅点了点头,“嗯,那里住着不妥。”
  “那这里,住着就妥当么?”宁‘春’草笑着问道,语气并没有生硬严肃。恍若开玩笑一般,好叫两人都不觉得尴尬。
  姜伯毅还是僵了一瞬,才点头道:“你安心住着就是。”
  “姜大哥!”宁‘春’草却是立时就开口,“你知道,我如今和以往又不同了。”
  姜伯毅目光深沉的回看着她。“对我来说,你什么时候,都是你。”
  “不是,姜二爷说,我有‘凤仪天下’的命格。这话倘若只在咱们几个之间说说。那也就罢了,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谁都不会当真的。可如今,不一样了呢,这话传到了外头,传到了圣上的耳中。如今,连睿王府都不敢留着我了,若是叫人知道姜大哥你还留着我在身边……”宁‘春’草叹息着摇了摇头。
  姜伯毅目光凝视在她脸上。
  宁‘春’草又笑着仰起脸来,“我知道凌烟阁的实力很厉害,不容小觑。可越是这样。我便越是不能留在这里。凌烟阁突然北上,本就被圣上所忌惮。如今倘若又留下我来,岂不是给凌烟阁招来祸患么?”
  “‘春’草,你这是把我当外人。”姜伯毅说道。
  宁‘春’草连忙摇头,“绝没有,姜大哥,我若是把你当外人,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我当安安心心的住在这儿才是。”
  “你落得如今这步田地,外头风言风语叫你不得自在,我亦有责任在,凌烟阁亦有责任。留你下来,保护你,本就是分内之事。你不用介怀,也不能拒绝。”姜伯毅面‘色’严肃的说道。
  宁‘春’草微微一愣,“姜大哥怎么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呢?”
  姜伯毅摇头,无奈的长叹一声,“不是,因为这流言,乃是姜维故意传扬出去的,所以……是凌烟阁对不起你在先。”
  这话倒是叫宁‘春’草怎么也没想到。她闻言愣怔了好一会儿功夫,忽而笑着摇头,“姜大哥一定是‘弄’错了吧?姜二爷为何会放出这般流言来?对我不利,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
  姜伯毅呐呐不语,这里头的缘故,深究起来。关系大了,还牵扯到十年前的事情,并不是他想要隐瞒她,只是如今还不是告诉她的时候。
  宁‘春’草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刚才所说不过是为留她安心住下的安慰之语。她笑道:“其实我都知道,我入宫以前,世子爷就告诉我了,说这留言,乃是从睿王府流传出去的。他还以为是我自己按耐不住,不甘心只做个小妾,故意传出这流言,想要借着高枝往上爬呢!怎么能怪到凌烟阁头上?”
  “你怎会是这种人?他——”姜伯毅被宁‘春’草的话气得浓眉倒竖,想到那个骄傲的不可一世,又幼稚的叫人无可奈何的睿王世子。不由摇头叹气。
  他看向宁‘春’草的目光更满是怜惜。
  宁‘春’草避开他的视线,垂眸轻笑,只是如今这份笑容,却略夹杂几分苦涩。姨娘说,她若是做了公主,他们之间就再没有可能了。其实不是啊,她做不做公主,他们之间都再没有可能了吧?
  “姜维当我的面,承认了这话,世子的消息许是有误。”姜伯毅说道,“你只管安心住着,旁的事情不用多虑。我既然敢留你住下,就不怕流言,也不怕麻烦。”
  “姜大哥……”
  “你若还叫我一声姜大哥,就不多说了。好么?”姜伯毅脸上的笑容温润,叫人觉得暖到心田。
  宁‘春’草离开苏姨娘以后,第一次觉得心头暖烘烘的,她眼眶有些热,抿嘴点了点头。
  “如今什么都别想,若是有什么烦扰的事,只管告诉我。”姜伯毅看着她,温声叮嘱道。
  宁‘春’草点点头,姜伯毅便起身离开。
  阳光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的耀眼。透过窗子落进屋内,显得屋内装饰更加明媚。
  绿芜很快便备好了一桌子的饭菜。
  宁‘春’草手软脚软的从‘床’上爬起来用饭,伤及心脉什么的,她倒不觉得,身上并无任何不适,只觉饥饿非常。
  “这地方,是阁主修身养‘性’的别院。旁人都不晓得的,这里环境很好,也清净,娘子躺了这么几天。想来也已经躺乏了,不若四下走走?”绿芜伺候宁‘春’草用罢膳食,温声问道。
  宁‘春’草点头,她立时去备了厚厚的柔软披风,为她戴上大大的兜帽。扶着她,沿着游廊向园子里走去。
  主仆两人都没说话,谁也没有提及睿王府。好似她们和睿王府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园子里果然十分清净,一株株错落的梅‘花’树,幽香的黄梅红梅开满枝头,在这清冷的空气里,香味格外的沁人心脾。
  “娘子……”绿芜突然轻唤了她一声。
  走在前头的宁‘春’草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嗯?”
  “娘子打算,日后……怎么办呢?”绿芜小心翼翼的问道。
  宁‘春’草轻笑,叹了口气,口中呵出白烟来,她看着这白白的哈气消失在冰冷的空气里,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呢……我答应了姨娘。日后一定要过得很好,不叫她担心……可我该怎样才能过得很好呢?”
  “娘子……”绿芜向前走了两步,和她距离更紧些,两人几乎是并肩而立,她再开口声音很小,“娘子就没有想过,世子爷以外的人么?”
  绿芜说完,立时抬头去看宁‘春’草的脸‘色’。
  宁‘春’草却是看着盛开的梅‘花’,眼神表情都有些怔怔的。
  绿芜‘舔’了‘舔’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又有顾虑不敢轻易说出口,她此时看着宁‘春’草,竟有些无端的紧张。
  “嗯,也许是应该想一想,反正睿王府。是回不去了嘛。”宁‘春’草点头。
  绿芜却微微皱眉,“那,娘子是还想回去么?”
  娘子在睿王府的日子,其实也不错,虽然不是正房。一应所用所需,都和正房的规格差不多了。府上的小妾们,明里暗里虽有嫉妒,却不敢对娘子动什么手脚。唯独是那世子爷,说喜欢,却也能看出是喜欢,只是‘阴’晴不定的,叫人头疼。
  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娘子毕竟同世子爷结识在先,朝夕相处。心中眷恋,也无可厚非。
  “不想了。”宁‘春’草却是摇头,“一点都不想了。”
  绿芜闻言,嘴角有一丝笑容,将‘欲’绽放,可还没笑出来,宁‘春’草的下一句话,又叫她笑容僵在了嘴角。
  “我也不想在这里。”宁‘春’草垂眸说道,“我如今是个大麻烦,沾着谁。谁怕是就要倒霉呢。原以为凭着旁人过好,就是本事。如今想来,还是要自己有本事过好才是真本事。”
  绿芜瞪眼,“娘子跟阁主客气什么?阁主从来没有将娘子当外人啊!”
  宁‘春’草笑着点头,“我知道,所以才更不忍心因我而叫他受害呀!”
  绿芜连连摇头,“阁主不会这么想的。”
  “他不会这么想,是因为他良善。我若不这么想,就是不自知了。”宁‘春’草抬手拍了拍绿芜的肩膀,“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谢谢你有这份儿心了!”
  宁‘春’草说完,抬脚向梅‘花’树下走去。
  绿芜无奈的僵在原地,娘子平日里机敏聪慧,这会儿怎么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呢?她分明想说的是,阁主喜欢她啊!既是喜欢,还哪里有牵累不牵累?
  娘子这究竟是懂还是不懂?
  绿芜摇头叹气,见宁‘春’草越走越远,这才连忙迈步追上。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