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欲加之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父皇说,要将最好的,都传给四弟。。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79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
  最好的,传给他。
  那他算什么?他是嫡长子,是母后的骄傲,生来就是被作为储君培养的。这天下,无论什么都是属于他的,最好的,自然也是他的。
  只有他想赐下什么给旁人,那才是旁人的。
  就算是他嫡亲的弟弟。也不能觊觎他的东西,任何东西!
  后来,四弟慢慢长大,并没有像父皇期待的那样,父皇‘性’子温和,四弟却无论做什么都风风火火冒冒失失。加之他从中做些事,说些话。
  四弟和父皇之间的矛盾便越发明显突出。
  看着父皇看向四弟的眼神越发冷淡,四弟也越发张扬跋扈,他的心才彻底的放回了肚子里。
  叫他对四弟再不防备的,乃是四弟执意要娶林家嫡‘女’的事儿。林家嫡‘女’,原本是父皇要赐婚给他的,可四弟不知怎的,却先看上了林家的姑娘,无论如何执意要娶。
  父皇不同意,他甚至跪在父皇殿外,三日不肯起身,后来乃是母后去劝,父皇才终于肯见他。
  父皇又召了自己去,询问自己的意思。
  自己甚至父皇喜欢深明大义,宽容大度的孩子。觉得如此才能配得帝位,自己当然要表现出一个嫡长该有的气度来,大义表示,君子不夺人所爱,自己愿意退一步,让四弟如愿。
  四弟当时看着他,那感‘激’的眼神,他道现在都还记得。
  后来见到林家嫡‘女’之时,自己才惊愕后悔,林家嫡‘女’,同自己记忆深处,那久久不能忘怀的‘女’子长得那般肖似……简直一模一样。
  他悄悄的试探过睿王妃,这才发现,再怎么肖似,也不是一个人。
  他记忆深处的‘女’子温婉,聪慧,俏皮,善解人意。睿王妃却是太过严肃,刻板,大约也只有四弟那样的人,才会喜欢她吧。
  “圣上?”
  圣上一面无意识的迈步,一面回忆着过往,忽而被一声娇柔的声音轻唤,他猛然间顿住脚步。
  记忆深处的画面,和眼前人的脸,重重叠叠映在一起,叫他一时间分不清究竟自己如今身在何处。
  “圣上怎么了?”林婕妤歪了歪脑袋,又唤了一声。
  圣上伸手,将半蹲行礼的林婕妤拽了起来,“琦儿。还好,你还在。”
  林婕妤微微蹙眉,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圣上却轻叹一声,微微摇头,“大约。也只有你,是不会变得吧。人心总会变,变得不可预测,变得无法捉‘摸’。”
  四弟也许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变了,变得不再是他信任的那个人。
  他又真正的信任过四弟么?
  圣上勾着嘴角笑了笑,笑容凉薄,没有温度。他举目看了看,自己竟不知不觉走到了林婕妤的承‘露’殿。
  这个时候,他还是希望最是善解人意的她陪在自己身边的吧。
  “谁都会背叛朕。朕不意外,只盼你不会背叛朕。”圣上握住林婕妤的手,缓缓说道。
  林婕妤闻言颔首,不敢做声,心里揣测着,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叫圣上有这般的感慨?
  “朕这么些年来,原以为,有人相伴,有人在暗中替朕筹谋。替朕做些朕不方便做的事,也曾一度的感慨,有他真好。朕对他宽容有加,对他的儿子更是呵护备至。可人心总是不足!人怎么存着那么多的贪念妄念?就不能学会满足呢?‘欲’壑难填,这话诚然不假!人心总是贪婪的!”圣上喃喃说道。
  林婕妤听得有些莫名。但从字字句句的意思来看,这话,像是在指睿王爷和睿王世子呀?
  “圣上,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儿了么?”林婕妤看圣上在殿中坐下,便轻手轻脚的绕到圣上背后。不轻不重的为圣上捏着肩头,舒缓他的疲惫。
  圣上叹息一声,“是,朕不开心,很不开心。朕给他的够多了。他若是知道感恩,也就罢了,非但不知感恩,竟然欺骗了朕这么多年,是把朕当傻子来耍么?”
  “圣上英明睿智,怎么会被人如此欺瞒呢?没有人能骗得了圣上的!”林婕妤顺着圣上的话,缓缓说道。
  “没有人能骗朕么?”圣上眯了眯眼,“那如今全然相反的话,究竟是谁在骗朕呢?”
  林婕妤垂眸,不敢妄言。
  圣上轻哼一声。“你不懂,朕讲给你听。”
  从不在后宫言政事的圣上,竟然将睿王的事和姜维的话都讲给了林婕妤听。
  林婕妤听完,连手上的动作都似不受控制,竟猛的捏疼了圣上。
  圣上嘶的倒吸了一口气。她才猛然发觉,连忙翻身跪地,“圣上息怒。”
  “息怒?你想为谁求情?”圣上眯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林婕妤,口气泛冷的问道。
  “臣妾,臣妾为自己求情。”林婕妤小心说道。
  “为自己求情?你何罪之有。要为自己求情?”圣上似笑非笑。
  林婕妤心头紧张,唯恐在圣上心情不佳的时候,说错了话,更何况圣上心情不佳,乃是因为“谋逆”二字,只要牵扯了这两个字,再小的事情都会变成大事,再小的矛盾都有可能演变成一场腥风血雨。
  她‘舔’了‘舔’嘴‘唇’,“因臣妾的好奇,向圣上打听前朝的事。臣妾乃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本不该听闻这些,更可况,此事牵连了臣妾的姐姐,更牵连了圣上您的弟弟。这叫臣妾听来,心中甚是惶‘惑’,甚是不安。”
  圣上垂眸看她,看着她同睿王妃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半晌才笑了。“是,朕怎么忘了,睿王妃,如今乃是你的嫡姐。”
  林婕妤不敢说话。
  “那你不想为睿王爷求情么?”圣上又问道。
  林婕妤却义愤填膺的握着拳头道:“倘若他真的为了自己活命,而在十年前策划了那么一出戏。害死我姐姐,莫说为他求情了,我恨不得扒他皮,食他‘肉’!”
  圣上面上‘露’出满意神‘色’,可笑意还未到嘴角。却又听闻林婕妤说道。
  “可圣上觉得,睿王爷是那样的人么?睿王爷对我姐姐的一片心,会让他为了自己活命,就亲手害死我姐姐么?且圣上觉得,睿王爷真的会不甘只做个王爷,贪念不该贪念的东西么?”林婕妤微微抬头,目光纯澈的仰望着圣上。
  平日里她这样清纯无辜的表情最是能取悦圣上,圣上连语气动作都会格外温柔起来。
  今日,圣上却是大怒,抚案而起。“你,你还说不为他求情,你这字字句句都是在质疑朕,都是在为他求情!怎么连你也变了?怎么连你都站到他的立场上了?你也与他连成一气了么?!”
  这话可太严重了,林婕妤完全没有料到圣上会有这般强烈的反应。当即吓得愣住。
  “你就在这承‘露’殿里好好反思吧!”圣上扔下一句话来,提步离开。
  林婕妤跌坐在地,望着圣上离去的背影。
  她猜错了!圣上根本不是犹豫不决,根本不是在怀疑!圣上是早已在心中,定了睿王爷的罪了,圣上其实已经相信了姜维的话了!已经相信了睿王爷有谋逆之心了。
  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只要是对睿王爷有利的话,都会触怒圣上敏感的神经。
  林婕妤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她的‘春’草啊,她的傻姑娘啊,倘若如今还喜欢着睿王世子,是不是也要跟着被牵连进去了呢?
  她总是不能为她做什么,生她下来,却只能看她苦苦在这世间坎坷挣扎。
  在世间坎坷挣扎的宁‘春’草,这会儿正睡的香。
  她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这会儿没有心思睡觉,却睡的安安稳稳,连个梦都没做。
  她醒来还是因为肚子咕咕叫的太响,而将自己吵醒的。
  醒来睁眼就要抱怨,是谁那么吵,吵得不让人睡觉?可话未出口,便听到肚子长长呻‘吟’了一声,她尴尬的‘揉’‘揉’肚子,这才想起来,被巫‘女’关着的时间里,她都没吃过一口东西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