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心意所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闻她起来,外头立时有丫鬟进来,“娘子起了?”
  “绿芜,我……”宁‘春’草抬头,才瞧见进来的人,根本不是绿芜。(79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79小說4%b8%f3是了,绿芜怎么会在这儿呢?
  这丫鬟面生,可她脸上的笑容却不叫人讨厌,“姜大哥在么?”宁‘春’草笑着问道。
  小丫鬟摇了摇头,“主出‘门’了。叫婢子们伺候好娘子,娘子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
  “哦,”宁‘春’草点了点头,“那你去备些饭食来吧,我饿了。”
  “婢子这就去。”小丫鬟退了下去。
  宁‘春’草此时此刻,竟无比的想念绿芜。绿芜对她照顾的细致周到,真可谓无微不至,小到端茶倒水,大到出谋划策,绿芜样样都行,样样都好。
  若是绿芜现下在这里,不用她吩咐,绿芜恐怕早就准备好一大桌子她爱吃的饭菜了。
  宁‘春’草摇摇头,似乎想将绿芜从自己的脑袋里头摇晃出去。
  人不能太过依赖另一个人,太依赖就会过于信任,过于信任就会付出代价。正如她被绿芜所出卖和背叛。
  宁‘春’草吃饱喝足,一面盘算着日后该如何,一面等待着姜伯毅带回新的讯息来。
  却不曾想,这么一等。就是整整三日。
  整整三个日夜,她都未能见到姜伯毅的人。
  那个向来关心她,照顾她,对她很是体贴的姜大哥,竟让她毫无头绪的等在这个小院儿之中,三日夜不‘露’面。
  更不要说有什么消息送回来了。
  宁‘春’草好似被人隔离在一堵高墙之外,高墙里头在这三日间,有什么风云突变,她则全然不知。
  宁‘春’草心急如焚的第四日凌晨,天还未亮的时候,突然被细微的响动惊醒。
  她忽的从‘床’上坐起来,瞪大眼睛。
  不过立时就被人捂上了嘴,她甚至都没能看清楚捂着自己嘴巴的人,是什么体型,什么身高。
  但这人在自己身边,却并未给自己带来一丝的恐惧,倒是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是我。”那人声音从耳畔悄悄传来。
  果然,宁‘春’草点点头。
  那人松开了手,她回头一看,姜大哥高大的身形在黑暗里依旧夺目。
  只是他的声音听起来,却有那么几许的疲惫,“拿上衣服,咱们悄悄离开。”
  宁‘春’草心中狐疑,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里不是他的地方么?为何要悄悄离开?为什么他回来要趁着人防备最是薄弱的凌晨时候?
  但她什么都没问,只是依言抱起搁在‘床’头小几上的衣服在怀中,冲他点点头。
  姜伯毅没有耽搁,揽住她的腰,抱紧了她,纵身灵敏如燕子一般。跃出窗外,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月已西沉,寒鸦都歇了,凌晨安静的像是整个天地都睡了,两个人的身影。如鬼魅般在房檐屋脊上,飞快的掠过。
  宁‘春’草有些冷,姜伯毅带她离开一段距离之后,寻了个背人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转过身去,“你一定奇怪我为什么这么做?也很好奇发生了什么。”
  宁‘春’草连连点头。
  “你先穿好衣服,我再慢慢告诉你。”姜伯毅背对着她。
  他将话说出口,宁‘春’草低头看了看自己,这才后知后觉的尴尬起来。
  她从被窝里爬出来。只穿了里衣在身上,适才一直被他抱着,倒不觉得冷,这儿他只留给自己一个背影,凌晨的凉风一吹,她忍不住打个了喷嚏。想到两人是偷偷‘摸’‘摸’逃出来的,她赶忙捂上了嘴,使劲儿‘揉’了‘揉’鼻子,飞快的套上衣服。
  “我好了,你说吧。”宁‘春’草说道。
  姜伯毅这才转过身来。“凌烟我暂时回不去了。”
  “嗯?”宁‘春’草皱眉,“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没错,姜维他……”姜伯毅话音停在嘴边,嘴角微勾。‘露’出一个无奈的笑,“他背叛我了。”
  宁‘春’草缓缓点了点头,上下打量姜伯毅,月亮清凉,她看不出他受伤的痕迹。
  姜伯毅摇摇头。“他还没本事伤到我,只是他……诬陷说,十年前,我行刺睿王之事,乃是睿王一手策划。我同睿王乃是一党。他向朝廷归安,如今自封主,统领凌烟,若是不肯顺服他的凌烟之人,皆以与我同党,意图造反之罪论处。所以……”
  宁‘春’草闻言,长长的哦了一声。
  所以,他们现在算是孤立无援了。被扣上一个造反的罪名,然后彻底被架空。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宁‘春’草低声问道。
  姜伯毅垂眸,眼睛微眯。没有说话。
  宁‘春’草咬了咬嘴‘唇’,“那……姜大哥可知道睿王爷此时的情况?”
  姜伯毅抬头看了她一眼,“如今,没有睿王爷了。”
  宁‘春’草闻言,如遭雷击。登时愣住,“什,什么?你说……什么?”
  她‘腿’都软了,险些跌坐在地,不过三日啊。这三日,是天也翻了,地也覆了么?睿王爷,没有了?
  “他没死。”姜伯毅又说道,“是被废黜了,废黜了王爷的封号,贬为庶民了。”
  宁‘春’草这才长长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姜大哥,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姜伯毅轻咳一声,“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了,他身受重伤,又被废黜封号,如今软禁在睿王府中。怕是也没有多少时日可以支撑了。”
  那怎么行?!
  宁‘春’草连连摇头,不能让睿王爷就这么死了啊!景珏还在大理寺的狱中关着呢!睿王倒了,谁来救景珏出来?
  “姜大哥,不能让他死啊,我知道你们有仇怨。可如今连你们的仇怨都被敌人利用起来了,你难道一定要守着这仇怨坐以待毙么?”宁‘春’草上前,抓着姜伯毅的衣袖,仰着脸满面焦急的说道。
  姜伯毅皱眉垂眸看她。
  “姜大哥,我不知道你的执念。不知道对你来说,拿钱买命算什么。可我知道,睿王爷他不是坏人,虽然他做过错事,做过无法挽回的事。可如今真正想要谋反的人不是他!如今正在谋着一己‘私’利,不惜利用旁人,伤害旁人的也不是他!”宁‘春’草清了清嗓子,“咱们是不是应该先联合起来,一致对外,待到外患解除之后,再来算这些陈年旧账呢?”
  姜伯毅没有吱声,月光暗淡,他脸上的神情也叫人看不清。
  宁‘春’草有些着急,“姜大哥。你倒是说话呀?”
  她轻轻摇晃着他的手臂。
  她身上甘甜清爽的气息,不由自主的钻进他的鼻腔里。
  如果他此时,放下仇恨,放下执念,也放下凌烟。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带着她离开,离开京城,离开这些纷纷扰扰,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是不是也很好?
  这个想法不知怎的,忽然之间就在他脑子里冒了出来,并不受控制的疯长起来。
  他垂眸看着她,眼睛里都泛出光亮来。
  宁‘春’草仰脸,面上却尽只有焦急。
  “‘春’草,你愿不愿……”话说了一半,他却忽然没了勇气。
  没有勇气将话问出口,没有勇气听她的心意。
  “什么?”宁‘春’草急道,“你有什么想法,也说出来啊,行不行的,咱们可以商量啊,如今能商量的也只有咱们两个了,你不要嫌我笨,我总会尽力的!”
  姜伯毅却摇了摇头,转而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我同睿王暂且言和?问什么担心睿王一命呜呼?”
  宁‘春’草啊了一声,怔怔看他,好似不明其意。
  姜伯毅勾着嘴角,轻笑了笑,替她回答道:“因为你在意,你在意景珏。”
  此情此景之下,猛然听闻“景珏”二字,猛然听闻他的名字,叫她心头一震,再也无法平静了。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