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救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宁春草无奈叹了口气,“是我对不起二姐姐,那并不是我的本意,我也是被人利用……唉,现在跟你解释不清楚,我也不想解释。(¥¥)!总之,这切,不过是被燕王党所利用罢了。我如今回来,就是想要弥补曾经做错的事,要救睿王,救世子,你除了信我,还能相信谁呢?”
  晏侧妃咬牙切齿的瞪着她。
  如今,睿王府孤立无援,睿王藏在暗中的势力不知还有多少可以利用,但那些人,只有睿王自己能够调遣。
  睿王却发着高热,昏迷不醒。
  圣上如此绝情,竟没有派下太医来救治王爷。没有勒令他们立时搬出睿王府,却是叫重兵把守在府外,就是等着王爷咽了最后口气,好绝了后患的吧?既保全了他爱惜兄弟的名声,也除掉了他心头的忧虑。
  晏侧妃捶着自己的腿,心头不知有多么的后悔。
  曾几何时,她还以为能在暗中为圣上效力,是件无上的荣耀的好事。当看到景珏不争气,不肯好好子承父任的时候,她还气不过,想尽切办法,希望景珏能够改邪归正,好接替睿王爷的使命,继续为圣上效力,天真的以为,如此就可以保证睿王府的长盛不衰。
  却不曾想,所有的荣耀,不过是过眼烟云,圣上怀疑,大厦顷刻间就颠覆了。
  王爷如此忠心耿耿,却要死在圣上的怀疑之中。尽心尽力,倒头来却是“谋逆”的罪臣。真真是可笑又讽刺!
  她真是蠢,真是可笑之极。
  她知道不怪宁春草,宁春草不过是被无辜牵连进来的人,可这时候,能够被她骂,被她抱怨的人也没谁了,宁春草赶上了,就算她倒霉吧!
  宁春草看着晏侧妃面狠狠的拿拳头砸着自己的大腿,面默默垂泪,于心不忍,缓步走上前去,轻轻的将她的头揽在自己怀中,“哭吧,晏侧妃,大声地哭出来,哭完了,咱们还得往前走呢。谋害我们的人还没有倒下,我们怎么能倒下呢?”
  晏侧妃想要推开她,可突然心中却无比眷恋她的怀抱。
  直以来,她都是靠着自己的肩膀,像男人样撑起切。王爷心中有故人,王爷很少在意府上的事情,她便是有烦恼有软弱,有委屈,也不敢向王爷诉说,唯恐王爷看扁了她。可她其实还是弱女子啊,她也有疲惫的时候,她也有想要找肩膀依靠的时候。
  宁春草下下,用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发,她的头,“我知道,您也定很累了,休息下,然后重新站起来。我们还在你身边,切都会好起来的。”
  “会么……会好起来么……”晏侧妃靠在她的怀中,喃喃的问道。
  宁春草很用力的点头,“定会。恶人终有恶报!”
  晏侧妃闻言,也跟着点头,会的,总会的!
  姜伯毅不知是何时从里头出来,这会儿正站在屏风处,目光灼灼的看着宁春草。
  他眼中的宁春草单薄,脆弱。可此时此刻,她站在那里,旁人揽在怀中宽慰安抚之时,她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刚强,那么的高大。
  “怎么样?”晏侧妃突然在迷蒙的眼泪中看到了姜伯毅的身影,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王爷怎样了?”
  姜伯毅很想点头附和她们的话,顺着宁春草的意思说,王爷没事,王爷会好起来的,切都会好起来的。
  可实际的情况却是不好,很不好。
  王爷高热不退,胸口剑伤难愈,王爷胸中有郁结,药石只怕效果难起,王爷随时有可能撑不住……
  姜伯毅面色为难,直没有开口。
  晏侧妃的肩膀立时垮了下去,面色灰败,“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了……”
  宁春草皱眉看着姜伯毅,“姜大哥,你……”
  姜伯毅缓缓摇了摇头。
  宁春草微微咬牙,没有道理就这样放弃,她能治好鸿喜妹妹翠翠的病,她也许就能救回睿王爷的命!
  不是说巫女能够起死回生,能够行许多异事的么?
  她虽不是巫女,可巫女说,她的身体是最适合学巫术的,她能够利用巫女的铃铛,就定能行巫女能行的事!
  “让我试试。”宁春草离开晏侧妃,迈步向里。
  姜伯毅伸手拦住她,“你想怎么试?这是人命,不是儿戏!”
  宁春草抬头看着姜伯毅,“你觉得,我像是儿戏的样子么?”
  姜伯毅皱眉。
  “你忘了我同巫女较量受了内伤,之后又自己痊愈的事情了?”宁春草笑了笑,“我也很有些本事,并不是无是处的废物呢!只是你们不知道罢了!”
  “没人这么说你。”姜伯毅神色严肃。
  宁春草却笑了笑,“那姜大哥更应该相信我,叫我试试。不过,我还有事要求姜大哥帮忙。”
  姜伯毅见她执意,便没有再劝,只点头道:“你只管说。”
  “守着门,不许任何人靠近,直到我出来。”宁春草说完,回头看了看颓败坐在椅子上的晏侧妃。
  晏侧妃立时惊跳而起,“你想对王爷做什么?”
  “如你所听见的,我要救王爷的命。”宁春草笑着说道。
  “你胡扯!你会医术么?你会诊脉么?你说救命就救命,你……”
  宁春草不等晏侧妃的话说完,就对姜伯毅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里间。
  晏侧妃吓了跳,立时跃而上,想要将她抓回来。
  姜伯毅闪身挡住她,把提着她的肩,将她扔出了门外。他自己也跃而出,砰的将门关上。
  “让我进去!”晏侧妃瞪眼朝他吼道。
  “你若想要王爷活命,就不要乱来。”姜伯毅面无表情。
  “我就是想要王爷活命,才不能让王爷由着你们乱来!”晏侧妃叫着,更带出了哭腔,“我不能做王爷心里头最看重的那女人,也要做能陪在他身边最久的人,不管他是死是活,我都要守着他,陪着他!宁春草,你给我滚出来!”
  晏侧妃知道自己不是姜伯毅的对手,面和他过招,面朝里吼道。
  原本紧闭的房门,吱呀声,真的从里头开了。宁春草探出头来,向外看了眼。
  “放心,我不会叫她闯进去的。”姜伯毅朝她点头道。
  宁春草晃了晃手中的铃铛,“她太吵,不如我叫她睡觉?”
  姜伯毅闻言,哦了声,抬手掌劈在晏侧妃的后颈上,“不用那么麻烦。”
  晏侧妃身子软,眼睛翻,院子里,安静了。
  姜伯毅扶着她,让她倚靠在廊柱上坐下。
  宁春草嘻嘻笑,“行了,这下就不会扰到我了。”
  姜伯毅看着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她却将脑袋缩回门内,砰的将门又关上了。
  姜伯毅守在门口,心头有些复杂。望着紧闭的房门,长长吐出口气来。
  宁春草解开王爷的衣衫,将套在他身上的衣服件件扒开,露出他胸前的伤口来。
  适才姜伯毅看过伤口,她重新解开绷带之时,就容易了很多。
  王爷的胸膛上,竟有许多的伤口,有大有小,看着那些疤痕,似乎并不是同时期所受的伤,有些年代久远,有些似乎并没有多长时间。
  这么多的伤啊……真的不像是整日里就知道酒醉花楼的人能有的。
  他安静的躺着,呼吸短促鼻息很重,可身上点都没有孱弱的意味。
  他满是疤痕的胸膛十分的健硕,恍如鼓鼓的石头,浑厚有力。胳膊很粗,没有丝赘肉,紧致流畅的线条,让人单是看着就觉得那里满是充沛的力量。
  宁春草摇了摇头,以前,她还真是被表象骗了,真以为睿王爷就是不务正业只知道借酒消愁的浪荡王爷。
  她寻了把匕首,将自己的手指划破,鲜血滴落在王爷胸口新添的剑伤之上。
  这剑伤正是姜大哥所为,伤口外翻,皮肉有溃烂的迹象,且看起来伤口颇深的样子,幸而偏离了心脉,不然王爷只怕现在都撑不到。
  看着自己的血点点从他的伤口上渗入进去,宁春草弯身,在睿王爷耳边低声道:“王爷,您得好起来,您得醒过来,景珏还在大牢里头,您走了,谁救他出来?我知道,您定很想念睿王妃,很想要和她团聚。可是您若是连睿王妃唯的儿子都不救了,都舍弃了,睿王妃她会愿意见您么?您在世上还有牵挂呢,了却了这牵挂,才好去和睿王妃团聚呀?”
  说完,她站直了身子,将自己的手指含入口中。
  闭目,深吸了口气。
  铃铛声渐起,像是从悠远空旷的山谷里传来的,倒不像是就在这门窗紧闭的屋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