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良禽择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们商议好了具体的计划步骤之后,便各自下去。,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宁‘春’草跟在晏侧妃身边,扮作晏侧妃贴身婢‘女’的样子。巫‘女’正在到处找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她此时会藏身在重兵把守的睿王府内。
  姜伯毅武功高强,趁着夜‘色’出入睿王府,好似入无人之境一般,丝毫没有惊动把守之人。
  他这夜却不是独自一人回来的,且还带了个人。
  那人被堵了嘴,塞在麻袋之中。姜伯毅扛着他,来到睿王爷的书房中。
  噗通一声,麻袋从姜伯毅的肩头被甩在地上。
  疼痛叫昏‘迷’中的人闷哼了一声,宁‘春’草和晏侧妃也都在书房里。
  晏侧妃微微皱眉,他还能回话么?
  姜伯毅轻轻一笑,将人从麻袋中提溜出来。
  睿王爷上前,眯眼看了看那人,缓缓点头,是他。
  姜伯毅伸手将那人脑袋‘蒙’上,又往那人身上几个‘穴’位上猛地一戳。
  那人便立时疼的惊醒过来,嗯嗯的哼着。
  安静,再叫就要你的命。姜伯毅冷喝一声。
  估‘摸’他杀气太重,那人闻言果然一声不敢在吭。
  姜伯毅伸手将他口中堵着的东西拽出,问你什么答什么,有一句废话。后果你知道。
  那人愣了片刻,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姜伯毅看向睿王,睿王冲他点头。
  听闻你是日日负责给圣上请脉的太医?圣上近来龙体如何?姜伯毅问道。
  圣上……
  有一句谎话,我就剁你一根手指头。姜伯毅威胁道,不过你不用怕。我问题不多。
  那太医吓得一颤,汗都流到了脖子里。
  是,是,圣上从年前就开始小‘毛’病不断。且我发现,圣上并不肯好好用太医院给开的‘药’。听闻圣上在服用什么灵丹妙‘药’,能够医治百病的……具体是什么‘药’,我也不甚清楚。太医有些颤抖的说道。
  小‘毛’病不断?姜伯毅重复他的话道,你似乎是避重就轻了吧?
  话音落地,他就抓过太医的手,手起刀落。
  只听哇呀一声惨叫,那太医险些疼晕过去。
  宁‘春’草倒吸了一口冷气,仓惶退了两步。
  她诧异看着姜伯毅的脸,他脸‘色’从容,好似做惯了似的。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姜大哥,姜大哥在她眼中从来都是温润的,是和煦的,是叫人如沐‘春’风的。
  原来他伤人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平静淡然,这般的无动于衷啊?
  宁‘春’草咽了口唾沫,屋里的血腥气并没有十分浓重,她却隐隐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
  我再问你一遍,圣上的龙体,只是有些小‘毛’病而已么?姜伯毅又问道。
  那太医疼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不,不是……圣上久服丹‘药’,金石已在体内积累,年前已有中毒之症。可圣上不听劝阻……仍要服用丹‘药’。如今毒入骨髓,虽未表现出来……但已是强弩之末,不过是丹‘药’的烈‘性’在撑着……撑不了多久了。
  睿王爷闻言,眉头紧锁。
  那太医似乎是怕极了。如倒豆子一般,当初延庆观的玄阳子还在的时候,就已经秘密的在为圣上炼制丹‘药’了,圣上服‘药’已有十年左右了吧?玄阳子得道升仙之后,他的师弟也为圣上炼制丹‘药’。可品质不如玄阳子所炼制,圣上一直不甚欢喜,近来燕王……
  太医说道燕王,突然顿了顿,他身子一震,似乎心头冥冥之中已经猜到了将自己掳掠来的人,究竟是谁了。
  但他故作无知,缓了口气继续说道:燕王进献了紫还丹,听闻这紫还丹乃是紫玄真人费尽心血炼制,举世只有两枚。若得这两枚,便可百病全消,延年益寿。圣上正等着第二枚紫还丹呢。
  姜伯毅侧脸看了看睿王爷。
  睿王爷冲他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别的问题要问了。
  姜伯毅颔首,面无表情的上前,伸手抱住那人的脑袋,一手在上,按住那人天灵盖,一手在下,捧住那人的下巴。
  只见他手腕猛的一动,喀嚓一声。
  那太医的脑袋歪向了一旁,再无声息。
  宁‘春’草拍着心口,连退了两步,瞪眼看着那一动不动。没了气息的太医,又抬眼看着姜伯毅。
  就这么……死了?这么就杀了人了?
  杀人对他来说,果然再简单不过。想当初,自己为了杀一个前世的仇人,为了安抚那冤魂。还专‘门’向晏侧妃学习舞剑,她费了多大的功夫啊!她受了多少的罪啊!她历经了多少磨难啊!
  到他手里,就这么轻轻的一掰?
  姜伯毅转过头来看着宁‘春’草,你一直看到的只有我的一面,现在。看到了我的另一面,有没有觉得,不认识我了?
  他嘴角挂着笑,笑容有些凉薄,有些苦涩。
  宁‘春’草微微皱起眉头,他眸‘色’太深沉,深沉的她看不懂里头藏了怎样的情愫。
  她微微摇头,你还是你,姜大哥。
  姜伯毅一愣,继而低头笑起来。
  睿王爷叹了口气。原以为玄阳子德高望重,不曾想……
  以前每次听闻玄阳子这名字的时候,她都有些心虚的感觉,因为人是她杀的,却并没有人知道。今日再听闻这话,她却突然想起了她杀玄阳子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她说,玄阳子该杀,他表面潜心修道。背后却做着不为人知的勾当,他该死……
  玄阳子是燕王买通的人,从十年前,就开始一点点毒害圣上了。宁‘春’草突然说道。
  这话出口,她自己就先愣住了。这话是她说的?
  你怎么知道?晏侧妃瞪眼看着她问道。
  宁‘春’草微微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啊。
  很有可能。睿王爷却接过话说道,我早查过他的底细,他同燕王一直有往来,只是燕王伪装的太好。我只当他是对道法有兴趣……呵呵,竟叫他骗过了。
  宁‘春’草低头,忽而间,有些莫名的想法在她心底冒了出来。
  她究竟为何重生?为何卷进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当中来?也许这才是宿命的安排?
  并非是像姜维说的那样,她重生乃是为了报仇,心中那一只存在的另一个自己,也并非是报仇的执念而不肯离去吧?
  这想法来的莫名其妙,且当下也不是深究的时候。
  当务之急,乃是
  王爷属意哪位皇子?姜伯毅直截了当的问道。
  既然知道圣上时日无多,就得决定阵营,站好了队,方好同燕王正式开战。
  大皇子年幼害过病,毁了面容,面容毁者,不能登帝。睿王爷摇了摇头。二皇子好‘色’狠厉,并非储君人选,三皇子仁爱聪慧,颇有筹谋。四皇子一心修道,只想得到神仙。啧啧。五皇子气量狭小,虽有几分聪明,却自小同景珏不和。六皇子幼时意外害病,病愈却留有痴傻之症。六皇子往后的皇子年纪尚幼。
  睿王爷说完,几人都安静垂眸。似乎在从他说的这几人之中思量着。
  睿王爷属意三皇子啊?姜伯毅说道,那燕王会属意谁呢?
  五皇子。睿王爷和宁‘春’草异口同声的说道。
  睿王爷开口,理所当然。宁‘春’草也能这般果断的做出和他一样的判断来,倒是叫几人都有些意外。
  宁‘春’草砸吧了一下嘴,呃。那个,我只是猜的。
  分明不是,乃是她心里有个声音促使她说出来的。
  大约是她叫人意外的地方太多,如今众人也都能见怪不怪了。
  几人都缓缓点了点头,如此。起码有了方向了。
  如今就有一个机会,既能救景珏出来,又能看看三皇子是不是值得支持。若一味仁爱,并不适合那个位置,有谋略有胆识才行。睿王爷眯眼说道。
  至于如何联络三皇子。宁‘春’草和姜伯毅就没有办法了。
  凌烟阁一直都是在南境活跃,来到京城的时间里,也没有同皇子们打过‘交’道。更何况,如今凌烟阁的已经受制于姜维,以往的心腹如今还能不能信得过,谁也没有把握。
  在局势明朗以前,他不能冒这个风险。
  宁‘春’草就更不用说了。
  如何取得三皇子信任,叫他肯帮我们呢?宁‘春’草皱眉嘟囔道。
  睿王爷轻笑了笑,宁姑娘不用担心,我的伤病好了,总不至于还是废人一个。
  宁‘春’草狐疑抬头看他。
  晏侧妃却似并不意外的点了点头。
  睿王爷藏在暗中的势力,终于要被动用了。
  燕王知道他在暗中替圣上做事,早就想要撼动他,圣上也将这件事情全权‘交’给他处理,受命之后他才知道事情远不如想象中简单。
  他竟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完全不晓得该从何处着手,方能瓦解睿王的秘密力量。
  睿王的伤在宁‘春’草的医治之下,已经基本痊愈。
  又在姜伯毅的掩护之下,悄然离开了睿王府。没有惊动守卫。
  燕王和圣上都在等着睿王剑伤不愈,然后安安静静的咽了最后一口气。只要他咽了气,管他曾经培植过什么势力,他一死,就什么都不是了。也无需太过挂怀。
  燕王几乎都已经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了。
  睿王爷却悄无声息的入了三皇子府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