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救不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巫‘女’哼了一声,闭口不言。。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
  姜伯毅手腕轻轻一翻,她的脖颈上立即被划了个口子,顺着脖子,淌下血来。
  哎哟,迟早都要‘交’出来,何必受这个苦呢?宁‘春’草啧啧摇头,燕王承诺给你的,未必会兑现,你想要的。未必不能从旁人那里得到。既然结果都是一样,何必叫自己白受这磋磨?
  巫‘女’抬眼看她,只怕不能,我如今最感兴趣的到不是功名利禄了,我最感兴趣的乃是你!
  宁‘春’草点点头,你先‘交’出紫还丹,才有命继续对我感兴趣。不然,你就只能去‘阴’间想念我了。
  姜伯毅听闻此言,觉得不甚吉利,眉头微蹙的看了宁‘春’草一眼,说什么呢?
  宁‘春’草嘻嘻一笑,没事没事,我不忌讳这些。
  巫‘女’冷哼一声,‘交’出紫还丹,我才是真的要去‘阴’间惦记你了。
  你以为。你死了,我们就找不到紫还丹了么?宁‘春’草忽而端正了脸‘色’,我能感受到自然之力,就能利用自然之力寻找我想要的东西,这世上的东西。各自有形,各自有态,都在自然的包围之中,不能出乎其外,不过是费些时间罢了。到好过留着你,叫燕王先得到。
  巫‘女’闻言,略有些震惊的抬头看她。眼中有怀疑,更有担忧。
  不骗你,如果你能主动‘交’出来,叫我们省下些时间来,我们就饶过你一条命。你若还不肯说……宁‘春’草笑着站起了身,拍了拍姜伯毅的后背,我家大哥,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巫‘女’不由微微一颤。
  她想要夺舍宁‘春’草的‘肉’身,不就因为宁‘春’草更为年轻,更为通灵,体质更适合做巫‘女’么?
  她想要更年轻的身体,正是说明了她还没活够,不想过早的从这世上离开。
  如今那冰冷凄寒的剑刃,正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脖子。
  姜伯毅是什么人?她在巴蜀的时候,就再清楚不过。若非从中有姜维同她协作配合,她根本不可能先于姜伯毅得到这两枚紫还丹。
  如今,真的要因为仅剩下这一颗紫还丹,冒‘性’命的危险么?
  姜伯毅的耐心似乎被耗尽,手不由动了动。
  巫‘女’心头大惊,她,她还没考虑好啊……
  算了,看来她不会说了,你就多辛苦些吧。姜伯毅扭脸对宁‘春’草说道。
  并顺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在巫‘女’脖子上传来清晰的痛觉之时,她大声嚷道:就在这儿。就在这儿藏着……
  姜伯毅闻言,立时收了长剑。
  宁‘春’草微微点头,早说不就好了么,非要挨上两刀。不疼啊?
  巫‘女’则身子一软,向地上倒去。再怎么身怀异能的人,在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还是会认怂的啊。
  她‘艳’红的衣衫都几乎被冷汗打湿了。
  宁‘春’草蹲下身来,将她从地上拽起,询问紫还丹究竟在哪儿。
  巫‘女’指了指里头的屋子,低声‘交’代了藏匿紫还丹的位置和上头布置的机括。
  宁‘春’草本要去取,姜伯毅却将一柄短剑递到她的手里,叫她看着巫‘女’,而他去取紫还丹。
  纵然巫‘女’已经‘交’代了紫还丹上布置的机括,可姜伯毅担心她仍旧留有后手。他不愿看宁‘春’草冒这个风险。他更愿意自己走在她前头。
  机括果然如巫‘女’所说,想来她是想明白了,并没有存什么侥幸的心理。
  姜伯毅顺利取出一个小小的锦盒,锦盒里躺着一枚指甲盖大小的丹‘药’。盈盈紫‘色’的丹‘药’,宛如珍珠一般,有光华流转,竟叫人不由觉得绚烂夺目,单是这么看上一眼,就恍如被蛊‘惑’了一般,想要将它据为己有。
  姜伯毅砰的一声合上了锦盒的盖子,大步走出屋子来。
  宁‘春’草闻声,抬头看向他。
  姜伯毅点头,上前一掌劈晕了巫‘女’。
  将她给王爷带回去。姜伯毅低声说道。
  一直捱到晚上,趁着夜‘色’,姜伯毅才带着宁‘春’草同巫‘女’。回到了睿王府。
  睿王和晏侧妃正焦灼的等待着。
  外头没有一丝消息传递进来,睿王虽有四通八达的眼线,这会儿却像是全然瞎掉了一般,叫被幽禁在睿王府的他们,更添几分焦灼。
  听闻院中有动静。睿王爷几乎是一跃而起的。
  自打睿王妃没了以后,他像是老了几十岁,行事作风越发持重。如今这般焦急浮躁的情形,真是多年都不曾见过了。
  晏侧妃也急急忙忙跟着他身后,向院中望去。
  姜伯毅肩上扛着一人。身旁站着一人,映着月‘色’灯光,朝他们轻笑。
  晏侧妃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可算回来了……
  睿王爷则什么话都没说,伸手请他们进来。
  宁‘春’草跟在姜伯毅身后,进了屋子。晏侧妃连忙将房‘门’紧紧关上。
  姜伯毅将肩头的巫‘女’放了下来。
  睿王爷皱眉眯眼,向巫‘女’看去,这是?
  这就是巫‘女’。
  晏侧妃缓步来到宁‘春’草身边,迟疑着正要问她今天怎样,毕竟她亲眼看到景珏大婚。亲眼看到景珏另娶旁人,心中一定不好受吧?
  可还没等她开口,宁‘春’草就正‘色’道:王爷猜得不错,这巫‘女’已经承认了,当初凤州城爆发蝗灾的时候,她就已经同燕王勾结。她没有除灭蝗灾,故意要用无辜孩子的‘性’命祭天,估计就是出于燕王的授意。
  睿王爷皱紧了眉头,抬手轻轻‘摸’着下巴上的美髯,那时我就怀疑。是有人要对朝廷不利,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三哥。三哥一向为人豁达宽仁……他竟然也会肖想这……
  睿王爷的话还没说完,地上的巫‘女’却挣动了一下。
  众人都向巫‘女’看去。
  巫‘女’动了动,慢腾腾的睁开眼来。她定睛四下看了看,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几个人。
  姜维只怕怎么也想不到,他诬陷姜阁主同睿王爷勾结,竟会变成真的。巫‘女’咧嘴嘲讽的笑着说。
  宁‘春’草连连点头,你也知道是诬陷。如今这情形,还真是得感谢他呢,没有他,许多事情还真没有办法冰释前嫌握手言和。
  巫‘女’看向宁‘春’草,啧啧叹道:宁姑娘真厉害,乃是因为中间有你吧?
  宁‘春’草脸上略有些不自在,唉,你别当面夸我嘛,多不好意思。
  巫‘女’嗤了一声,谁夸你了?
  睿王爷和姜伯毅对视一眼,无奈抿嘴。
  晏侧妃在一旁笑着点头,认同了巫‘女’的话。若没有宁‘春’草从中一心调和,让王爷和姜伯毅放弃十年前的恩怨,先一直对外,还真是想都不敢想的。
  巫‘女’都带回来了。那紫还丹可到手了?睿王爷这才问道。
  姜伯毅从自己怀中取出那一只小小的锦盒。
  睿王爷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
  似乎有盈盈的光华,在他深邃的眼睛里头流转,映得他整张脸,都流光溢彩的。
  晏侧妃也凑过去。眯眼看向那锦盒里头,这么一看,就忍不住长叹一声,一脸向往,这丹‘药’。难怪圣上想要,便是我这‘妇’人,看了都想将它得到,加之有那神奇的传言……谁不想永葆青‘春’不老?
  巫‘女’却嗤笑了一声,原来你们想要这紫还丹。是想要将它献给圣上啊?
  她这笑声,将众人的目光都引向她。
  巫‘女’备受关注,面有得‘色’,你们以为这样能救圣上?能叫圣上百病痊愈,身体康健。长生不老?
  问完,巫‘女’哈哈大笑起来,她故作从容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弹了弹大红深衣上的尘土,不慌不忙的捡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送你们四个字,痴心妄想!
  晏侧妃不悦的看向巫‘女’,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不看看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你是被掳来的,不收敛一些,还以为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呢?
  巫‘女’并不看向晏侧妃,好似对她的话不屑一顾,她只看着宁‘春’草,宁姑娘冰雪聪明,一定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吧?我究竟是好意还是歹意,那狗屁不通的人,听不懂,宁姑娘一定听得懂的,对吧?
  你说谁?晏侧妃轻喝一声。
  睿王抬手拍了拍晏侧妃的手背。
  原本凌厉的晏侧妃,竟在睿王这两下轻拍中,立时就被安抚下来,‘露’出一脸娇羞,微微低头,一派婉约。
  变化之快,叫一旁的宁‘春’草都忍不住咋舌。
  你是说,这紫还丹,救不了圣上?睿王爷皱眉问道。
  巫‘女’哼了一声,何止救不了,是会害了圣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