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新婚不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只是既然有风险,就不能这般献上去了。,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三皇子又缓缓的开口说道。
  姜伯毅点头,是,尤其是不能借着三皇子您的手献上去。虽然原本是为您寻来的,但如今情况有变。
  三皇子点头,明白,我自然都明白。
  他们凑近了商量,该如何将这枚紫还丹献给圣上,又不通过他们的手。
  宁‘春’草只觉在一旁听的浑身发冷。
  有句话怎么说的?知道得多,不如知道的少。知道的少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她为什么要傻乎乎的留下来,妄图将一切都‘弄’明白?如今终于明白了,看清了人仁爱孝悌背后藏着的‘私’心,她才觉得自己真是傻的可笑。
  她在做什么?与虎谋皮吗?
  ‘春’草,怎么了?
  直到姜伯毅温暖的大手搭在她肩头的时候,她才恍惚发现,他们都已将商量好了。
  三皇子已经起身,向‘门’口走去。
  睿王爷正‘欲’相送。
  景珏和姜伯毅则一左一右的站在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看着她。
  三皇子回头看了三人一眼,冲睿王爷笑了笑,四叔送送侄儿?
  睿王爷点头道:三皇子请。
  两人迈步出去,屋里头安静的只剩下三人彼此或急或缓的呼吸声。
  宁‘春’草皱眉,天晚了,我……
  天都快亮了。景珏开口打断她的话。
  宁‘春’草皱眉道:天都快亮了,我更要回去睡觉!恕不奉陪了!
  景珏立时上前一步。伸手去握她的手腕。
  姜伯毅脚下一晃,错身挡在宁‘春’草身边,一掌拍开景珏的手,承安郡王今日才娶得娇妻,这么快又心系旁人。你家娇妻知道么?
  你让开!景珏瞪着姜伯毅道。
  姜伯毅似笑非笑,不让。
  景珏闻言,鼻息微微加重,好似随时都要动手。
  宁‘春’草心头有些烦躁,如今正是一致对外的时候,他们自己人倒先窝里斗起来,还谈什么胜算?
  她想提步就走,又怕自己走了这两个人真的会在这儿打起来,她负气的转过身来,景珏,你这样,有意思么?
  景珏笑了笑,有意思啊,你肯同我说话了,不就有意思了么?
  你!宁‘春’草皱眉,你能不能不这么幼稚?
  这怎么是幼稚呢?我喜欢你你不知道么?你叫我出大理寺的大牢,我出了,你叫我娶周六,我娶了。景珏垂了垂那幽深宛如潭水一般的眼眸,轻笑了笑,如今,你还能强迫我不要喜欢你么?
  宁‘春’草咬牙,就是不要你喜欢!
  景珏摇头摊手,那我可做不到,喜欢了就是喜欢了。
  宁‘春’草忽而上前,握住姜伯毅的手,可我喜欢的人是姜大哥,你不是也已经知道了么?
  景珏点头,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又嫌太过扎眼。转开了视线,轻嗤一声,我知道啊,你喜欢谁,是你的事。我管不着。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也别管。
  姜伯毅无奈的叹了一声,郡王爷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春’草的,日后她身边有我就够了,不劳您费心了。
  他这么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却是气的景珏脸‘色’都变了。
  景珏猛的转过脸看,狠狠的盯着他,却不置一词。
  真的不早了。你该睡了。姜伯毅垂眸,深情望着宁‘春’草,语气柔和轻缓,又满是关切的说道。
  宁‘春’草乖巧的点点头,好。
  不用担心,我不会欺负他。姜伯毅又说道。
  宁‘春’草点头。
  景珏一阵愤怒无语,你这就是在欺负吧?
  宁‘春’草的身影从两人的视线中离开,景珏哼了一声,冷笑看着姜伯毅。
  怎么,郡王闲得慌?想过过招?姜伯毅微笑问道。
  景珏摇头,天快亮了,今日还有要事,过招,等改日吧。
  姜伯毅点点头,所言甚是。今日可是你大喜的日子呢。
  景珏瞪眼看他,明知道他说的不是大婚的事儿!
  你少得意忘形,她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了,她心里有我,只有我。
  姜伯毅闻言。笑容越发灿烂,可她身边有我,只有我。
  你……
  想打架?
  四目相对,景珏咬牙切齿,姜伯毅笑容得意。
  事成之后。我必休妻娶她!景珏冷冷看着他,你敢强碰她一根指头,我决不饶你!
  姜伯毅轻嗤一声,肤浅!
  景珏几乎被他气炸,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天快亮了,你还不快些回去?睿王爷的声音却在‘门’口响起。
  今天这架注定打不起来,几人心中也都有分寸,景珏冲动之人,能隐忍到此时,也就说明了。他不是为打架而来。
  见睿王爷连声催促,他别过脸不再看姜伯毅,大步离去。
  这夜,看似宁静,可夜‘色’之中,究竟笼罩了多少秘密,多少不眠,无人知晓。
  晨曦将至,烛光摇曳,烛台上挂了一串串的烛泪。映着烛光,越发红的耀眼。
  满屋里都是最为喜庆的大红‘色’,摇曳的烛光,更添几分温暖。
  只是坐在‘床’边的人,看着这喜庆的红‘色’。摇曳的烛光,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她抬手抹去脸上的泪痕,清了清发涩的嗓子,熄灯吧,天亮了呢。
  小姐……一旁伺候的丫鬟满面委屈。新婚夜呢,这是喜烛,不能吹熄。
  熄了去!我说了吹熄!坐在‘床’上,一身大红嫁衣的新娘子却立时暴躁起来,厉声呵斥道,我不知道是新婚夜么?我不知道那是喜烛么?还需要你来提醒我?你是不是就在看我的笑话呢?提醒我新婚夜郎君都不来?!
  丫鬟噗通一声,连忙跪地,砰砰的磕头求饶,婢子错了,婢子说错话了!小姐息怒,小姐息怒!婢子没有别的意思。
  ‘床’上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看着跪地求饶的丫鬟,幽幽叹了口气,半晌起身来到妆台边,算了,我朝你发什么脾气。又不是你不叫他来的。乃是他自己不想来,我迁怒你干什么?
  说着,她对镜自窥,一件件拆下自己的满头朱钗。
  丫鬟战战兢兢,见状连忙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站在新娘子背后,为她拆去头上的朱钗凤冠。
  母亲专‘门’让手最巧的丫鬟为我打扮,原以为,这般漂亮,总能留住他的心吧?可他。竟然连看都不来看一眼呢?新娘子叹道。
  小姐,郡王怕是喝醉了。来了那么多宾客,都要灌酒,郡王酒量再好,也受不住啊。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郡王总会发现小姐的好,总会将心放在小姐这儿的!丫鬟小声劝慰道。
  将心放在我这儿?新娘子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幽幽叹了一声,另一张美‘艳’的面孔却忽的浮现眼前。
  那是一张叫人望之心动的脸,却是叫她见一次就越发厌恶一次的脸。他的心怕是早就给了旁人了,还能收的回来么?
  小姐大清早的说什么胡话呢?夫人不是已经叮嘱过您了,男人都是没有长‘性’的。更何况是郡王爷这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郎君……娘子不是不知道,当初郡王爷还是世子的时候那妾室是有多少……
  行了。坐在梳妆镜前的‘女’子摆了摆手,不会安慰人。就别勉强了,嫁都嫁过来了,我什么都明白。
  丫鬟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话,手脚麻利的为新娘子拆去凤冠,换了衣衫,重新绾发。
  发髻刚刚梳理好,就听闻院中有小丫鬟的说话声,嘁嘁喳喳的,好似十分热闹。
  新娘子不由皱紧了眉头,外头怎么回事儿?
  婢子去问问?丫鬟放下梳子,小声请示道。
  新娘子不耐烦的嗯了一声。
  丫鬟连忙躬身退了出去。
  这周家六小姐还真是福星呢,郡王爷刚娶进‘门’,就有这般好事了?一个年级大的仆‘妇’掩口笑道。
  什么福星,乃是她沾了郡王爷的福气。郡王爷心里才没有她呢!你们不知道吧?郡王爷昨天夜里,根本就没有……小丫鬟正笑得满面桃‘花’。
  突然被身后冷冷的咳嗽声打断。
  她皱眉回过头来,却看到周六小姐的陪嫁丫鬟‘阴’沉着脸,不悦看着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