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爷去哪儿,还用不着向你汇报吧?景珏冷哼了一声。。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79小說更新最快最稳定)
  周静姝的脸‘色’不甚好看,她微微垂头,又上前一步,低声道:昨晚……爷没有回来……今晚,总该……正房里已经摆好饭了,只等爷前往……
  谁说爷要去你那儿吃?景珏有些嫌弃的皱眉看她,不悦的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周静姝心中已经凉了大半,但更多的不甘驱使着她没有退步,爷,从今往后。我就是您的妻了,您能不能……像一个夫君,对待妻子那样对待我?
  景珏借着灯笼的光晕,眯眼看她,对待妻子那样?
  是。周静姝点头。
  景珏却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这个,我怕是做不到啊……
  周静姝脚下一软,身子微微晃了晃。
  以前,我没有告诉过你么?我不喜欢你,也不想娶你。在周家‘门’口,我的态度,我说的很清楚了吧?如今娶你进‘门’,你我都知道,这是圣上的旨意。彼此都是身不由己,自然怪不得你,我也会给你郡王妃当有的一切待遇。景珏语气清冷的说道,至于我的心。我的人,你就不用‘操’心了,最好彼此互不干涉,互不影响。
  景珏……周静姝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伤心,忍不住开口直呼了他的名字。你当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从很久很久以前。为什么你就不能多给我一点点,哪怕一点点的关注呢?我会叫你知道,我并不比她差,我会做的比她更好!
  景珏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
  我不信!周静姝打断他的话,满心都是不甘,我不信这话,我不会放弃,我心里有你,只有你啊!虽是圣上的旨意,我也心甘情愿。
  景珏轻笑一声,那是你的事,我并没有心甘情愿。我说了,我能给你的,只有衣食无忧,只有荣华富贵,只有郡王妃的名头而已。其他的,你别求,我也给不了。
  周静姝垂在身子两侧的手,不由握紧,她仰着泛白的笑脸,目光定定落在他的脸上。
  月光辗转过他的眉眼,他的星眸,银辉落满‘玉’面,恍若不可触及的神祗一般。这张脸,这个人,让她魂牵梦绕了多久啊,如今自己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了,他却说,她要的,他给不了。
  这怎么可以?
  眼看都触手可及了,却要她知难而退?她做不到。
  我会叫你看到。我才是最适合你,最有资格陪在你身边的!周静姝看着他的眼眸,缓慢却坚决的说道。
  景珏有些不耐烦了,握在手中的长剑隐隐有嗡嗡之声。
  你怎么想,怎么做,都随你。现在可以让开了么?景珏语气中。竟没有一丝的感动,有的只有不变的冷漠。
  周静姝咬了咬牙,不急,不急,她有的是时间,她等得起。
  她退开一步,侧身让出了路。
  景珏毫不眷恋的从她身边大步离开。
  周静姝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握在手心里的指甲却越陷越深。父亲说过,想要的,只要不放弃,总会得到。
  她,不会放弃。摆在她面前的障碍。她会一个个踢开。
  不就是宁‘春’草么?
  她会将种在他心里的草,永远的拔掉。
  景珏趁着夜‘色’,兜了几个圈子,甩开随从,潜入到睿王府中。
  他没有寻找宁‘春’草,纵然他此时很想见到她。但他却在心中默默念叨,千万不要遇见,一定不要遇见她。
  他握着长剑,长剑在剑鞘中似乎都嗡嗡作响。
  他要见的人是姜伯毅,最好立时就见!
  不知这是不是就叫心想事成,他避过守卫和巡夜,翻身从屋脊上跃下之时,恰遇见姜伯毅正在院中练剑。
  他毫不犹豫,没有丝毫迟疑的拔剑出鞘,剑势凌厉裹着杀气,直冲姜伯毅咽喉而去。
  姜伯毅虽未有防备,但他的速度和反应,亦来得及避开。
  当看清眼前人是景珏之时。他微微愣了一愣。
  但两个人谁都没有废话,一个不断出招,招招狠厉,直取‘性’命。
  一个尽力化解对方招式,只守不攻。
  两个人速度非常快,恬静的月光之下。似乎只能看到两个黑影在飞快的闪动,两人之间的动作却全然看不清。
  这厢的动静,还是惊动了临着院中之人。
  睿王爷正同秘密前来的三皇子,商议今日五皇子忽而被封赏端王之事。
  三皇子虽表面从容淡定,脸上还带着笑意,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自在的。毕竟他们计划中,五皇子虽然回受圣上褒奖,但怎么也没想到,圣上会直接赐下王爵来。
  三皇子放心,这个王位,他坐不了多久。睿王爷的话还没说完,便听到有赫赫风声,风声里还包裹着浓浓的杀气。
  他同三皇子不敢大意,连忙来到动静传来的院落。
  瞧见两人争斗,其中一人颇有些你死我活的架势,让不明所以的睿王和三皇子都十分震惊。
  那……那不是景珏和姜阁主么?他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三皇子瞪眼问道。
  莫不是因为……睿王爷回头看了看睿王妃的院子。
  三皇子立即明白。他指的是宁‘春’草,那还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呐……三皇子笑说。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玩笑。
  睿王爷飞身上前,想要拦下两人,将两人隔开。
  可景珏瞧见睿王上前,竟不帮他,还要拦住他,救下姜伯毅,顿时血冲脑‘门’儿,他杀了我娘,是我的仇人。你不帮我娘报仇,还要拦着我?你日后死了,有何颜面去见我娘?
  景珏突如其来的话,叫睿王心中猛地一痛。
  他失神之时,被景珏一掌拍开。连退数步,被三皇子扶住。
  怎么回事?三皇子诧异问道。
  景珏竟然会对睿王爷动手?这可是他爹呀?
  我去拦住他们!三皇子见睿王爷脸‘色’十分难看。还以为是景珏出手太重,伤了睿王。将睿王扶到一旁,自己提气而上。
  睿王心中惊怒痛惜,竟未能拦住三皇子。
  他只盼着景珏还能保持理智,不至于连三皇子都敢伤。
  景珏!你干什么?!三皇子早已看出,姜伯毅只守不攻。身上已经受了几处轻伤。
  景珏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招招狠厉,似乎不要了姜伯毅的命,他就决不罢休。
  三皇子,这是我家的事儿,你让开!景珏冷声冲挡在姜伯毅跟前的三皇子说道。
  如今咱们是同心协力的朋友,你这么对自己人,我不允许!三皇子严厉说道,景珏,你要任‘性’到几时?
  任‘性’?为母报仇,手刃凶手是任‘性’?景珏冷笑一声,那我宁可任‘性’,也不要做个狼心狗肺,和仇人共处一个屋檐下,都无动于衷的人!
  这话叫三皇子一愣,他回头看了睿王爷一眼,想起当初凌烟阁散布出的流言。说睿王妃的死,乃是睿王同姜伯毅合谋而为。
  睿王自然听出来。景珏口中狼心狗肺的人,是骂自己。
  他抬手按住‘胸’口,心中气血翻腾,适才正在运功之时,景珏一句话,叫他‘乱’了心神。这会儿都还没缓过来。
  此事必有误会。有什么话不能停下来好好说?三皇子见睿王不开口,连忙劝道。
  景珏哪里是能听得进劝的人,他薄‘唇’紧抿,眼中脸上尽是杀意。
  姜伯毅也不解释。
  三皇子在两人中间不断出招相拦,姜伯毅并未主动攻击景珏,他便只能护在姜伯毅跟前。接住景珏的招式,景珏,便是有仇,也当坐下来,慢慢说。这消息乃是姜维散布出来的,姜维的话。又岂能相信?他就是要看到我们自己人起纷争,他坐收渔翁之利。你怎么这么糊涂?就上了他的当?
  景珏脸‘色’黑沉,微微开口,只吐出两个字来,让开!
  三皇子见他滴水不进,不由有些恼怒。你如今不肯放过姜阁主,究竟是因为心中已经确定,他就是杀害你母亲的人,还是因为宁‘春’草?
  宁‘春’草的名字,突然出现在景珏耳边,他手腕一抖。剑尖刺偏,堪堪从三皇子脸畔划过。
  三皇子不妨他会伤自己,甚至都感觉到了长剑上的寒意和杀气。
  一时间,院中的气氛变得更加肃穆凝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