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什么是救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会儿功夫,宁‘春’草又睡了一觉。
  时间虽不长,可她似乎恢复的很快,肩头已经不是那么痛了,再醒过来之时,也比先前更多了些力气。
  哟,我还想着除了给我送饭的人,你们都将我给忘了呢。巫‘女’倒是有心思笑着说,这皇宫里到处都是血腥味,好,好得很!
  巫‘女’,你的铃铛借我用用。宁‘春’草翻身下‘床’。
  姜伯毅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
  宁‘春’草却推开他的手,兀自走到巫‘女’面前。
  巫‘女’被反绑着手,看了看一旁桌上放着的铃铛,轻嗤一声,借?哎哟宁姑娘真实太可气了,我落在你们手中,命都是你们的,更何况一只铃铛?拿去用!
  宁‘春’草点点头,向姜伯毅要了一把匕首,就要去割自己的手指。
  她记得,巫‘女’的铃铛能为她所用,就是要把血滴在铃铛上,叫铃铛认主。
  巫‘女’瞪大眼睛看她,见她真要滴血夺铃的时候,才忙不迭的开口,别别别!
  宁‘春’草扭头看她,你不是答应借了么?
  你这哪里是借?你这是有借无还啊!巫‘女’叫道,你已经夺走我一个巫铃了。这个就给我留着吧!且你现在便是滴血,也夺不走这铃铛!
  为什么?宁‘春’草眯眼看她,你骗我我就把你的铃铛给砸了!
  巫‘女’扯了扯嘴角,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威胁人?你现在受了伤,气息弱。气血不足。我虽不如你年轻力强,也不如你通灵,但你现在这气血还不是我的对手,这铃铛归不了你,还有可能两败俱伤,何必呢?再者说,你先前夺走那铃铛,那才是最好的巫铃!
  宁‘春’草皱眉,最好的巫铃?
  那是我师父养了多年,一直佩戴在身边,以‘精’气人气养出来的巫铃,通灵气,通人气,不然你以为你根本没有学过巫术,为何能那般自在的使用那铃铛?除了你本身通灵以外,那铃铛也是通人‘性’的!巫‘女’瞪眼看她,你将铃铛‘弄’哪儿去了?
  丢了。宁‘春’草哼了一声,有些焦急和不耐烦道,用你的铃铛,是不是也能叫人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巫‘女’嘎嘎怪笑起来,你真是,真是太异想天开了!若是能起死回生,那巫术不禁在巴蜀,在天兆,乃整个天下,就不是如今的局面了!
  不能么?宁‘春’草皱眉。
  当然不能。巫‘女’翻了个白眼,不然我还费劲夺舍你的身体干什么?
  可我不一样啊……宁‘春’草喃喃道,她自己不就是由死到生的么?
  巫‘女’点头,你是不一样,你身体里有灵,能通自然之道,引动自然之力,能行许多常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但你改不了生死轮回。这是命,是天数,天道有数,你引动自然之力。遵从的是天道。你若想逆天而行,必然损毁自身。
  宁‘春’草皱着眉头。
  巫‘女’却上下打量着她,啧啧有声,好一副通灵之体,你可千万别毁了她!
  死心了么?姜伯毅垂眸看着她问道。
  宁‘春’草却忽而‘揉’身而上,将手中匕首架在巫‘女’脖子上。我不信。
  巫‘女’哇呀呀怪叫,快把这破刀拿开,快快快,上次脖子上的伤才长好,再给我割伤了,什么时候才能好?不能不能,真的不能啊!若是有这本事,我还用得着怕死?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没有办法!
  真的不行啊?
  宁‘春’草收起匕首,负气的踢了巫‘女’一脚,叫的我耳根子疼,你叫什么叫……
  对了!宁‘春’草眼前一亮。没有铃铛,她可以‘吟’唱啊!只是‘吟’唱,也能有作用吧?
  你摇铃,我‘吟’唱,你和着我来!宁‘春’草抓着巫‘女’,‘激’动说道。
  巫‘女’无奈,被宁‘春’草抓着,果真来到三皇子正躺卧的殿中。
  宫人们趁着他身体还没有冷硬之时,擦去他身上,脸上的血迹,为他换了干净的衣袍。
  应当是景珏的意思,宫人们还取来了正在为他量身所做,尚未完工的龙袍在一旁放着。原本几十个绣娘日夜赶工,打算在登基大典前完工,好能让他在登基大典上穿上。
  可现在,却是再等不到那天了。
  尽管尚未完全完工,但龙袍的气势,尽数彰显。叫人望之心生仰望畏惧。
  他安静的在‘床’榻上躺着,任由宫人们为他擦洗摆布,无声无息的,好似睡着了一般。
  你们做什么?宁‘春’草喊道。
  宫人们皆是一愣,转过身来,瞧见是她。都知道三皇子危难之中,是她奋不顾身的挡在三皇子跟前,那么柔弱的‘女’孩子,竟然能生生忍住长剑穿肩窝而过。
  众人虽嘴上不说,心中对她也十分敬佩。
  回姑娘的话,是承安郡王吩咐。为三皇子准备……宫人们恭敬说道。
  准备什么?准备后事呗。
  这谁都能看出来。
  不许动,三皇子没死,他一定能活过来的!宁‘春’草上前驱赶宫人,你们都出去!
  宫人们面面相觑,这都咽了气半天了,还能活过来?这姑娘是三皇子什么人?先是奋不顾身的挡剑,这会儿又一再不肯相信三皇子已死的事?
  姜伯毅立在殿‘门’口,皱眉看着宁‘春’草,眸中有几许心疼不忍的神‘色’。
  宫人们知道姜伯毅乃是同承安郡王一起从外头杀进来的,这会儿承安郡王不在,便都纷纷看向姜伯毅。
  宁‘春’草也扭过头来看着她,姜大哥。你就让我试一试?就试一次,若是不成,我也能彻底死心了,若是成了不是更好么?
  姜伯毅长叹一声,摆了摆手,叫宫人都退出殿外。
  他亲自为她守在殿‘门’口。
  巫‘女’无奈的看了宁‘春’草一眼,丑话我可说在前头,救不活,不关我的事。
  你跟着我的‘吟’唱摇铃,若是你敢使坏,姜大哥可就在外头!宁‘春’草说道。
  巫‘女’嗯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宁‘春’草深吸一口气。屏气凝神,垂眸浅唱起来。
  这是第一次这么做,她心中是有些紧张的,以往用巫咒之时,她都是先摇铃,铃声引动自然之力之后。她感受着自然之力,再开始‘吟’唱。
  用‘吟’唱引动自然之力,再叫铃声合上,似乎更为困难。
  且还并不是她亲自摇铃。
  宁‘春’草心中没底,但她尽力让自己排除一切杂念,彻底静下心来。
  悠扬的‘吟’唱声。回‘荡’在大殿之中,她的脚步,她的手臂,她整个人都不由随着自己的‘吟’唱声,舞动起来。
  好似并不受她思想的控制。
  巫‘女’几乎看呆了,听的呆了。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这‘吟’唱,这巫舞,她甚至没有学过,却浑然天成!
  巫‘女’手中的铃铛,不由自主,就跟着轻晃起来,好似并非是她在晃动,而是有自然之力,借着她的手在晃。
  这是师父说过,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巫祝奇才么?不用通过刻苦的学习‘操’练,就可以以自身与自然之力相融合,以天然的心‘性’,引发天然的力量。
  没想到。这传说中的东西,竟能叫她有生之年遇见。
  这歌,这舞,叫震惊中的巫‘女’不由有些热泪盈眶之感。
  她的手好似完全不是自己的,铃声也越发‘激’烈起来。
  宁‘春’草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巫‘女’甚至能够看到环绕在她周身的力量。
  她忽而睁眼。看着‘床’上躺着的三皇子,去,叫他起来!
  环绕在她周围的力量,立即飞扑向‘床’上躺着的人。
  巫‘女’紧张的看着,心都仿佛跳到了嗓子眼儿。
  难道真的?真的还能将已死的人救活么?
  她瞪大眼睛,气都不敢喘一下。
  可‘床’上的人。依旧安静的躺着,纹丝未动。
  宁‘春’草皱眉,闭目再次‘吟’唱,舞动。
  当力量积聚之后,她再次将这力量引向三皇子。只是三皇子依旧苍白无声的躺着,身体已经逐渐冰冷僵硬。
  别试了。巫‘女’忽而打断宁‘春’草。
  宁‘春’草皱眉看她。
  巫‘女’起身向她走来。我不是要拦着你,只是想告诉你,叫你看清现实。你确实有不凡的力量,乃是天赐的机缘,只在传闻中听说过。可这不表示,你就能更改天命。三皇子。命数尽了。
  宁‘春’草皱眉,可是,不应该这样……她明明说,乃是为了救赎……
  救赎,不是一定要救了这个人的‘性’命,或者那个人的‘性’命。你知道什么叫救赎么?巫‘女’神‘色’复杂的看着她。
  宁‘春’草有些失落的摇头。若是不能救了三皇子,那前世谋权篡位的悲剧是不是仍旧是那样的结果?她不能改变什么,还谈什么救赎?
  救赎,是将错的废弃,扶立对的好的。洗去有罪恶的,弘扬正确的。巫‘女’缓缓说道,并抬手轻轻拍了她的肩,我妄念了,贪恋你的躯体,妄念能够夺舍霸占你的‘肉’身,唉,真是自不量力……
  巫‘女’摇着头,向‘门’口走去。
  宁‘春’草皱眉看她,口中喃喃重复她的话,洗去有罪恶的,弘扬正确的……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头不由一动。
  是那种熟悉又奇怪的感觉。
  你还在?宁‘春’草不由心中‘激’动的问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