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顾全大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端王面上十分不屑。。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不过这些话,已经离开的姜维是听不到了。
  姜维道,同景珏合作,起码景珏睿王以他看来,并没有不臣之心。
  纵然他与这些人不睦,但利益当前,哪有不变的敌人。人来人往,皆为一个利字。
  只要先除掉燕王,或是借着燕王的手,先打击了睿王的势力,叫他们鹬蚌相争,他只用坐山观虎斗,最后坐收渔翁之利就可以了。
  姜维想象十分美好,倘若端王能够按照他所安排的静心等待,或许真的能叫他置身事外的多看会儿热闹。
  可世事无常。人心难测。
  姜维能通‘阴’阳,能知前世今生,这人心,却也是看不透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端王当着他的面答应的好好的。可是转脸,就偷偷见了燕王派来的使者。
  “燕王愿意支持我为帝?”端王搓着手,看着燕王派来,潜入端王府上的将领道。
  那将领连连点头,“正是此意,如今三皇子被睿王挟持,生死不明。二皇子德行有亏,其余皇子不是年幼,就是难当帝位,唯有端王爷您,能够独当一面,收拾残局。睿王有不臣之心,恐睿王会害您,所以燕王举兵支持您,必将您送上那宝座。以保守朝纲!”
  端王连连点头,虽心里头知道燕王的虚情假意,当场面话嘛,不都得这么说?且三皇子会被他所害,乃是因为三皇子对他没有防备之心,自己如今对他多有防备,不过是利用他坐上那宝座而已!还真能叫他害了自己去?
  姜维说的,也把自己想的太蠢了。
  人最常犯的错误,大约就是太低估别人,也太高估自己。
  端王此时并不觉得他高估了自己,“三叔的诚意我看到了”
  “只要您同意,燕王爷立时带兵冲破端王府外的守卫,营救您出去,扶立您为帝。名正言顺,必能击溃睿王,叫您荣登大宝。”将领的话,颇有‘诱’‘惑’力。
  端王似乎已经透过他的话音,看到了自己坐上那宝座的样子,更能相见当时荣耀的情形,他‘激’动的手脚都在微微的颤抖,“好,好”
  “您且等着燕王爷的好消息!”将领说道。
  “等等!”端王一把拽住就要离开的将领,压低了声音道:“叫三叔一定要防备着姜维,姜维是个小人,一直劝我不要相信三叔。三叔的计划。可不能叫他知道,他若知道,必要坏了大事。”
  那‘侍’卫看了端王一眼,拱手称是,飞身离开。
  端王在黑夜之中。长长吐出一口气来,心头挥之不去的,是适才想象的情形。
  他黄袍加身,御冕在头,一步一步。踏着盘龙阶,走上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这天下,这一切,都将是他的了!他才是笑到最后,得到一切的人!
  想着,就不自觉笑了起来。
  漆黑的夜‘色’之中,端王的笑声,有几分瘆人。
  零星的巷战还在持续。
  但睿王和燕王各自主力在皇城内外呈僵持状态。
  京城的百姓都缩在家中,整个京城上空,弥漫着一种血腥杀戮的味道。
  人心惶惶。只怕再控制不住局面,这般僵持下去,京城就要面临奔溃。
  睿王爷很急,燕王也不轻松。
  得到端王消息的清晨时间,燕王便率兵直击端王府。
  将端王府外的守卫打的溃败而逃,迎出了端王府中的五皇子,先帝驾崩前封王的唯一一个儿子。
  燕王在他的将领兵丁中传言,三皇子以被谋逆的睿王所杀,他要击溃睿王,扶立先帝的儿子端王为帝。
  如此。他对皇城的进犯,就变得名正言顺,冠冕堂皇。
  而驻守皇城内的睿王,则变成了‘乱’臣贼子,更坐实了他先前被罢黜之时的谋逆之罪。
  诛杀睿王。攻入皇城的口号,在燕王的军队之中,越发变得嘹亮。
  皇宫内的睿王等人,也焦灼疲惫。
  “最然很明白燕王的不臣之心,可如今这时候。却没有办法将他的罪行公之于众。”睿王身边的亲信谋士们皇宫金殿中商议。
  “管他说什么,要我说,如今就是成王败寇,话都是人口说的,有什么凭据?谁赢了,谁说的算数!”另一位武将粗着嗓‘门’喊道。
  睿王垂眸不语。
  有更多武将便叫嚷起来,“是啊王爷,我们都支持您!我们都知您的品‘性’,与其叫燕王得逞,不若您就称帝吧!”
  “称帝吧!”
  越来越多的武将拥护他称帝。
  睿王的眉头却越皱越紧。他如今称帝。不才是坐实了先前旁人硬扣在他头上的谋逆之罪么?
  虽说成王败寇,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可他却也不想在如今凭白背负这些骂名。他从来,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帝王!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九五之尊!
  他只愿守着心爱之人,过悠然闲散的生活!
  他从来都没有谋逆!从来没有!
  他没有背叛先帝,更没有谋害自己的侄子!
  “不。”睿王猛拍桌子,厉声喝道。
  拥护他的声音,顿时消弭,金殿之内鸦雀无声。
  “吾不是‘乱’臣贼子,吾也不要背负这样的名声。你们叫我如今称帝,不是叫我认下这骂名么?”睿王寒着脸看着一干谋臣武将问道。
  众人都低下头。有胆大的武将轻声咕哝道:“只问结果,过程都是由结果来改写的。”
  “呸!”睿王冲着他的脸呸道,“这骂名,一旦背上,这一辈子,都洗不掉了!这样的名声,吾不要!这帝王的位置,我也不稀罕!”
  “王爷”众人还想再劝。
  却忽然有个沉稳的‘女’声从金殿外头传来,“睿王爷深明大义,你们就不要‘逼’他了。且如今燕王拥立端王,睿王若是称帝,这在气势上,就矮下一截去。就算最后打赢了燕王,只怕也难以叫百姓们信服。百信人心不稳,这朝堂能稳么?”
  众人闻言,纷纷转身向后看去。
  只见皇后娘娘被两个宫‘女’搀扶着,穿着雍容华贵的百鸟朝凤朝服,款步走来。
  “参见皇后娘娘。”睿王率先躬身说道。
  众位谋臣武将这才跟着行礼。
  皇后娘娘笑了笑,抬手道:“睿王免礼。”
  “这里没有睿王。”睿王爷垂眸说道,“罪民早已被罢黜。”
  “哀家以皇太后之名。恢复你睿王爵位,令你率兵击退围困皇城的谋逆之臣燕王一党!保护二皇子入主宫中!”皇后娘娘气势沉稳的说道,她面上颇有威严之‘色’。
  众位谋臣武将,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赞同。
  睿王爷拱手躬身,垂着脑袋,也没有立时应声。
  皇后娘娘这是叫他拥立二皇子为帝。
  燕王手中有五皇子,他若奉皇后之命,拥立了二皇子。自然也是名正言顺了,在气势上,就不输给燕王。
  可二皇子他为帝,对朝纲,对百姓。只怕不是件好事
  “哀家知道,二皇子先前行为不甚检点,同承安郡王也有些摩擦。可如今大敌当前,首要的乃是大局,个人的恩怨且放在一旁。二皇子为帝之后,不是还有众多顾命大臣在一旁看顾,监督教导。即便他有错,有不明白,心思不成熟的时候,还有大臣可以纠正更改。倘若真叫燕王得势。那才是无法收拾吧?”皇后娘娘缓缓说道。
  她说话间,态度沉稳,语气平缓。可若是细看,就能发现,她垂在金凤广袖之下的手,攥的紧紧的,袖口也在微微发抖。
  她在赌,在赌睿王的心‘性’。在赌一场大的成败。
  睿王回头,看了身后一干追随他的人,这些人,在他被罢黜,被幽禁,看似已经彻底垮掉的时候,没有放弃他,只是潜伏起来。危急关头,他振臂一呼,这些人就都义无反顾的随他抗击燕王,保卫皇宫。
  这些人他是信得过的。
  将来,待到打败了燕王,局势稳固之后,他将这些人留在二皇子身边,叫他们监督约束二皇子行为,朝堂也不会被二皇子搅合的乌烟瘴气吧?
  不是臣强则君弱么?
  “好。”睿王爷咬牙点了头。
  一旦做出决定,他也是雷厉风行的个‘性’。
  立时叫人出城,寻找二皇子,保护二皇子入宫。
  燕王的人也在满城寻找二皇子,他找到二皇子自然不会是保护二皇子的。
  无论是二皇子还是五皇子,亦或是已经死了的三皇子,在燕王眼里,并无区别。只不过是他为登上那皇位的垫脚石而已。垫脚石嘛,无非有些平整,有些则多有棱角。但只要踩着它上去了,那便都一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