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成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你,睿王你放朕下去!你大胆!你这是强迫朕!”二皇子并不敢大声嚷嚷。。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他十分清楚,这里的人都是听命于睿王的,他自称朕,却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
  睿王一定是想叫他死,并且是想要叫他死在燕王的手底下。这样的话,睿王就不用背负弑君夺位的骂名,反而可以以正义之师击溃燕王,并且自己登上那宝座!
  一定是这样!
  二皇子在心中叫嚣!他和母后都被睿王这小人骗了,什么天降异象,什么兵不血刃!都是骗他的!
  二皇子站在城墙上头,俯视城外燕王兵马。
  朝阳跳出云层,普照京城大地。
  晨光笼罩在城墙上头,将高高的城墙渲染上金‘色’的光华。
  二皇子手脚都微微发软,燕王所领兵马的箭尖长矛似乎都散发着凄寒的光。明明朝阳将一切都镀上了金‘色’华彩。看在他眼中,却一切都是那么寒冷肃杀。
  “圣上在此!尔等还不跪拜?”睿王爷站在城墙上,冲墙外燕王兵马大喝道。
  “二皇子德行有亏,不配为帝。端王才是先皇属意的储君!”燕王的兵马叫嚣。
  先是骂战,骂完了,觉得自己正气颇足了,再行开战。
  或是直接将一方骂的怕了。气势弱了,说不定一举也就攻破了。
  所谓打仗先打气势,一默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也是这个道理。
  只是,今日却有点奇怪。
  燕王令众人在外头叫骂,二皇子和睿王站在墙头上,却并没有如何叫人还口。好似任由他们骂一般。
  城墙头儿上站着的兵马似乎都有些听不下去,隐忍不下去,睿王却摆手,不叫人开口。
  燕王发现端倪,觉得事情不对,可他有想不明白,睿王这是玩儿的什么‘花’样。
  正当他奇怪之时,忽听似有隐隐约约的铃铛声。
  铃铛声并不大,像是从城墙里头随风传来的。
  一时听得见,一时又听不见了。
  隐隐约约,不好捉‘摸’。
  可这铃声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啊?
  他忽而想起了巫‘女’,巫‘女’用一枚紫还丹,换他从狱中捞出宁‘春’草来。
  后来就再也没见过巫‘女’了。
  他听闻过巫‘女’能用铃铛和‘吟’唱化作巫咒,以控制人心。
  可那得是离得不远,且铃铛神要站得高传的远,方能起效吧?
  这铃铛声被关在城墙里头。他也没觉得自己被控制了呀?
  且身后有叫骂之声,又将那随风而来的铃铛声彻底淹没。
  燕王笑了笑,“连巫‘女’的铃铛声都不是,有何可畏?”
  燕王脸上的笑容却没有能持续多久。
  因为他看到天‘色’忽然大变。
  有风从皇城宫墙内兴起。风声大作,有云从天边刮来。云层越聚越厚,遮天蔽日。
  本是朗朗晴空,朝阳灼灼。
  竟忽然间,乌云盖日,‘阴’沉的恍如天都黑了一般。
  他身后骂战的众兵,一瞬间仿佛被人扼住了咽喉,一声都发不出来了。众人都震惊的看着这风云突变的天空。
  狂风大作,几乎要将人都给吹倒。
  站在城墙下头的人尚且站立不稳,举着旗杆的兵丁,甚至要被旗杆带的飞起来。
  站在城墙上的士兵就更是艰难了,双手紧紧抱住墙头,才能稳住身子。
  二皇子幸而是被人架着的,架着他的人五大三粗,孔武有力。否则他真担心自己会被这狂风吹跑。
  这就是睿王说的天降异象?
  不就是刮风么?
  刮风有什么用?天‘阴’有什么用?这样就能吓退他堂堂燕王了么?他的胆子那么小,也就不敢造反了好不好?
  可朝城墙下头看去,燕王虽然没有被吓退,可燕王所领众兵,却有些畏惧了。
  战前有异象,这是天降指示呀!这是天有预兆啊!若是不遵从天命,那是要有天谴的呀!
  端王虽然没有传出什么不好的名声,可是听闻先帝就是端王献上的丹‘药’给害死的呀!这时候他们跟着燕王。扶立端王为帝,莫不是触怒了先皇了?先皇降异象惩罚他们了?
  燕王的兵马在狂风之中呈现出濒临崩溃前的‘混’‘乱’。
  正在这时——
  喀嚓一声!
  ‘阴’沉的天幕,被一道闪电划过。
  闪电耀眼的亮光,将‘阴’沉沉的京城照亮。
  将众人脸上的惊诧惶恐照亮。
  皇城内外的兵马都发出一声惊呼。
  可闪电并没有停。反而一道接着一道的划过。
  似要将‘阴’沉沉的天幕撕碎一般。
  像是有什么东西近了……更近了……
  滚滚雷声,由远及近,震耳‘欲’聋。
  轰隆隆的雷——
  像是滚在众人的头顶上!
  像是有巨石从天幕上砸下。
  众人不由自主的纷纷跪倒,祈求上天怜悯。
  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痛哭流涕的认罪,以求上天原谅赦免。
  闪电没有停,雷声没有停。
  皇城内外压抑的气氛,像是此时天幕上厚厚的‘阴’云一般,沉重的叫人透不过气来。
  燕王坐在马上。可他身下的马都明显不安,四处跳蹿,还践踏了好几个跪地的兵丁。
  惨叫连连。
  一时场面‘混’‘乱’不堪。
  正在这时候。
  突然有人指着天空大叫:“有龙——龙——”
  一道闪电劈过。
  正劈在那忽然站起,高举着手指。指向天空喊着有龙之人的身上。
  那人瞬间被劈的漆黑一片,倒在地上。
  众人大惊失‘色’,都举头向天空中看去。
  ‘阴’云之中,似有金鳞划过。
  “是龙!真的是龙!”
  “是金龙!”
  “是真龙天子!”
  ……
  惊呼感叹之声,四下涌起,燕王想要制止,都制止不住。
  众人伏地跪拜。
  就连燕王身边的将领都翻身下马,跪地虔诚叩拜。
  站在城墙上的众人,也都不由跪了下来。
  唯有架着二皇子的人,忍着膝头的酸软,强撑着仍旧架着他站着。
  因为他们感觉得到,二皇子的‘腿’早就软了。倘若他们一松手,二皇子势必要先软倒下去。
  睿王爷却在一早就吩咐过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扶着二皇子。确保二皇子自始至终都是站着的。
  城墙上唯有一人,没有看天幕,没有看向城下兵荒马‘乱’的人群,没有跪地叩拜。
  他只是静静的站着,目光专注的落在城墙里头,那个正在疯狂舞动的人身上。
  她跳的真好看,她的腰肢纤细,却好似充满了力量。
  她的手纤长,净白无暇,衬托着她手中的铃铛越发显得金光耀眼。
  那真是是黄铜铃铛么?应当是赤金铃铛才对吧?金灿灿的,在她手中摇晃,多么美,多么夺目!
  “郡王爷,快跪下……”他正看得专注,一旁有人扯了扯他的衣角,诚惶诚恐的提醒他。
  景珏伸出‘腿’,一脚将人踢开,目光未离开那正在舞动之人分毫。
  他看的专注,看得入‘迷’,看的如痴如醉。
  她忽而旋转的更快了。她的长发接披散下来,恍如黑‘色’的瀑布。
  她的‘吟’唱声被淹没在雷电‘交’加之中,听不清了,听不到了。
  但他眯眼,看能看到她朱红‘色’‘唇’似乎在动。
  她好美,电闪雷鸣之中,美的不似人间该有。
  她的长发忽而被风吹起,她旋转着宛如一朵盛开的牡丹‘花’。
  她举着铃铛朝天跪了下来。
  一束金光。从天幕上倾泻而下。
  照在城墙上头。
  众人膝头皆发软。
  就连扶着二皇子的人膝头都已经软的再也站立不住。
  眼看二皇子都要软倒跪下。
  景珏眼角余光恰好瞟见。
  计划不是这样的!所有人都能跪,唯独二皇子不能跪!他是当今圣上啊!他是真龙天子啊!所有人要跪的是他啊!
  景珏来不及做更多的反应,他一个箭步上前,双手从背后架住二皇子。
  二皇子浑身都软了,膝盖已经弯了下去。
  景珏伸手将他架起之时,他才勉强脚挨着地,没有跪伏。
  天上倾泻而下的金光恰落在二皇子——以及他身后的景珏身上。
  这金光似乎十分温暖,叫人如泡汤沐浴,如‘春’风拂面。
  将被笼罩在金光里头的人,都彰显的与众不同,卓尔不凡,高大而金光灿灿起来。
  “是二皇子!是圣上!”
  “是天子!”
  “是真龙!”
  “真龙选定的帝王啊!”
  ……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山呼之声,排山倒海而来。
  皇城外头,燕王兵马丢盔弃甲,跪倒在地,匍匐敬拜。
  众人只看到被景珏双手撑着,方能站立的二皇子,却并未看见二皇子身后之人。
  二皇子‘腿’软脚软,脸上却‘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来,他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去,缓缓说道:“众人所见,朕,乃真龙天子!”
  “万岁万岁万万岁——”
  又是一阵排山倒海,‘欲’要将天幕掀翻的呼喊。
  宁‘春’草睁眼看了看城墙上头,侧耳听了听城外呼喊。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来,“成了。”
  她说着,仰面倒了下去。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