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我娶你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景珏轻盈跃上马车,将宁‘春’草从苏姨娘膝头抱下来,紧紧的小心翼翼的横抱在‘胸’前。.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苏姨娘冲他笑了笑,眼神中有几许满意神‘色’。
  这种好似丈母娘看‘女’婿的表情,叫景珏心头既高兴又有些忐忑。
  “来人,安排苏姨娘住处,不可稍有怠慢!”景珏吩咐道。
  苏姨娘冲他俯身,被他侧身躲过,“不要客气。”景珏闷声说道。
  说完,他抱着宁‘春’草就入了垂‘花’‘门’。
  原本是要往正院去,忽而想起,正院还是先前周静姝在的时候的摆设规制。
  ‘春’草一定不会喜欢,他自己也不喜欢。
  这么想着,脚下的步子便转了方向,他抱着她,直往自己的书房而去。
  这地方,是属于景珏自己的地方。
  周静姝曾想方设法,也未曾能踏足一步的地方。
  承安郡王府上下家仆家丁一致认为,这书房,乃是承安郡王府的禁地,除了郡王爷,及其贴身随从,任何人都别想能踏入。
  不曾想,郡王爷今日就抱着个‘女’子。脚下生风的入了书房禁地。
  叫瞧见之人,纷纷惊掉下巴。
  宁‘春’草这次睡的更久,一口气竟睡了两日,中间都不曾醒来。甚至没喝一口水,更不要提一口饭了。
  她醒来之时,景珏正趴伏在‘床’边。一脸灰青,下巴上的胡茬,都透出颓唐的样子来。
  “你这是怎么了?”她抬手,轻轻的抚‘摸’过他的头,他的脸颊,他扎手的胡茬。
  景珏猛地握住她的手。将她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攥在是手心里,望着她的眼睛里满是后怕,“日后不要叫自己累成这个样子,为了旁人,累坏了自己。你还能更没出息一点么?”
  分明是好话,怎么到他嘴里就全然变味了?
  “景珏,你不但不会对人好,你还不会说夸人的话,对吧?”宁‘春’草翻了白眼。
  景珏摇头,“你怎么听出来我是要夸你的?我分明没有夸你的意思!”
  宁‘春’草连忙点头,“好好,咱么不说这些,我饿了,快给我摆饭。”
  “姜伯毅还真没说错。”景珏哼了一声,起身吩咐人。
  “他没说错什么?”宁‘春’草好奇问道。
  却见转过脸来的景珏,面上忽而多了几分不悦,先前还是好好的,这会儿是怎么了?
  “他说,你会昏睡上许久,起来一定要备好饭菜,你会像饿死鬼一般。”景珏轻哼,“怎么他倒比我还了解你?”
  宁‘春’草张口,想要解释说,先前她被巫‘女’暗算,受了内伤之后,就是如此。可又想到,这么说,景珏怕是会更加吃醋。嫉妒她受伤之时,是姜伯毅陪在她身边,便转而改口道:“他是大夫,你又不是大夫。大夫知道病人的病情,不是理所应当的么?这你有什么好嫉妒的?”
  “谁说我嫉妒了?”景珏瞪眼。
  宁‘春’草连忙摆手,“我没力气跟你吵,苏姨娘呢?苏姨娘还好吧?”
  景珏怕她担忧。连连点头,唤了丫鬟进来,服‘侍’她更衣洗漱。
  待收拾好,饭菜也已都上了桌。
  宁‘春’草果然像是十天半个月都没吃过饭一般,狼吞虎咽,景珏怕她吃得太多。胃里受不住,她却不听劝,哭闹他虐待她,不叫她吃饱。
  景珏头一次见识了她撒泼耍赖的样子,直道又好气又好笑。
  他本恬淡舒适,满是书香竹香气的书房,被她‘弄’得,尽是浓浓的饭菜香味儿。
  伺候景珏的小厮皆胆战心惊,生怕郡王爷会发怒。
  却见郡王爷只是怜爱的抬手,‘揉’了‘揉’宁‘春’草的发髻,“吃得太饱,苏姨娘亲手做的点心。你可就吃不下了!”
  这满是宠溺的语气,这满是笑意的神态,真的是郡王爷吗?
  宁‘春’草这才扔了筷子,净了手,拉着他打听那日她昏倒之后的事情。
  “燕王父子尽都被抓紧了大牢之中,家眷也被分别关押,听候发落。”景珏向她解释道,“昔日追随在燕王身边,参与造反的人,都主动‘交’代。二皇子,呃,圣上原本‘欲’要从重发落。不过众臣劝勉,都从轻发落了。”
  宁‘春’草哦了一声,点了点头,这就表示,局势已经算是稳定下了了么?
  “只是废端王不知现下藏在何处,还没有他的下落。”景珏又说道。
  宁‘春’草皱了皱眉头,“叫他溜了?那怎么行?”
  “不过也不必担心,有了那天的天降异象,有神龙显现,现在朝中上下,及京城百姓,都认定了二皇子乃是真龙天子。茶楼食肆。日日都有说书人在翻讲那日的异象,以巩固视听。废端王身边没有什么支持的人了,他就算逃得了一时,也翻不出‘浪’‘花’来。”景珏安抚她笑道。
  宁‘春’草点了点头,“这就好,那端王看起来甚是讨厌。”
  “你不讨厌谁?”景珏玩笑问道。
  “我不讨厌你呀。”宁‘春’草脱口而出。
  四目相对。气氛本是轻松愉快,可这会儿,却在轻松愉快之中,渐渐升腾起别样的情愫来。
  空气里似乎除了饭食香味,更多了些甜腻的味道。
  景珏呼吸微微加重。
  宁‘春’草却忽从地上一跃而起,“那个……那个我去看看苏姨娘吧,那日没说上话我就睡着了……”
  “‘春’草,我娶你吧。”景珏却起身,握住她的肩头,垂眸看着她,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后院那一群莺莺燕燕,”景珏望着她的眼睛。她清澈透明的眼眸里,是他蒹葭‘玉’树般的倒影,“我已经将她们都遣散了,我娶你,做我的妻,守着你。只有你,直到白头,好不好?”
  宁‘春’草心跳的甚快,他握在她肩头的手好烫,好似从肩头一直灼烫到她的心。
  他的眼睛那般深邃,深邃的像一汪望不到底的深潭。
  她想过这一日么?想过他们之间会有此情此景么?想过今生今世他们还会有机会么?
  是……想过的吧,只是想得时候就会刻意的打断自己,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妄念!妄念!
  可当妄念真的发生在眼前的时候,这么会这么美,美好得像是梦一般。
  她忽而伸手,狠狠地掐了景珏一把。
  景珏嘶了一声,倒‘抽’一口冷气,“怎么了?你还在生气?”
  宁‘春’草轻笑,“只是看看,是你没睡醒,还是我没睡醒?”
  景珏无奈轻笑,“我的话。就那么不可信么?还是我这个人,叫你难以相信?”
  宁‘春’草控制不住自己的嘴角向两边高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头好似有浮躁的兔子‘乱’跳,控制不住向往日后的美好,她嘴上却是道:“就是不可信,我不要答应你。”
  “‘春’草……”
  “看你的表现吧!谁让你有那么不好的曾经!”宁‘春’草推了他一把。就要向外跑。
  景珏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心中焦急,却偏又无法生气。
  宁‘春’草到了‘门’口,却同外头要进来禀报的人撞在了一起。
  宁‘春’草一个踉跄,险些跌坐在地。
  景珏连忙上前,将她护在了怀里,冷眼看着莽撞的小厮,“第一次当差?”
  他声音冷的,将那小厮的‘腿’一下子吓软,跪地不起,砰砰叩头,“郡王爷饶命,小的莽撞了,是……是有急事禀报!”
  景珏眼神清冷。
  那小厮心头直冒冷气,以往书房都是郡王爷自己,如今多了樽大神,他怎么给忘了?要是记起,再大的事儿,他也不敢如此冒失啊。
  “是什么事?”宁‘春’草握住景珏的手,温声问道。
  一声问话,叫那小厮不由心头一松,“是巫‘女’带着众多人,围在郡王府外头,说是要求见郡王爷。”
  “巫‘女’?”宁‘春’草一愣,适才倒是忘了问,巫‘女’如何处置了。
  景珏也微微眯眼,“她来做什么?”
  小厮连忙摇头,“小的,小的不知……”
  “你下去吧。”宁‘春’草挥手道,倒并未怪他冲撞之过。
  景珏见他小心翼翼的起身。准备退走,便清了清嗓子,补充道:“去刑房领板子。”
  “唔……是,谢郡王爷!”小厮这才欢快的走了。
  纵然领板子很疼,但郡王爷肯罚就好,罚了就表示原谅他的过失了,不罚,才叫人心里难以安定。
  “去看看巫‘女’来做什么?”宁‘春’草说着,同景珏前后出了书房。
  叫人将巫‘女’请进‘花’厅。
  巫‘女’所带众人,也都跟着进了郡王府。
  呵,她带的人,还真不少。乌压压一群都是穿着黑衣,大热的天,仿佛不觉热一般,从头到脚都被黑‘色’包裹。
  众人气势汹汹,颇有些寻衅的架势。
  巫‘女’垂眸走进‘花’厅,气势和当初被关押之时,大为不同。
  今日的她十分郑重,瞧面‘色’神态,应当是专‘门’沐浴更衣过的。
  一身‘艳’红的衣服,滚了金‘色’的边,金‘色’的‘花’纹更显得庄严肃穆。
  她立在‘花’厅之中,并未跟着引路的丫鬟走向一旁席垫,而是就那么直愣愣的站着。
  “谁放你出来的?”景珏开口问道。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