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分道扬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院子里头守了一夜的幕僚们都尚未离开,东方的天幕透出熹微的晨光来。⑤∞79,.←.o≈
  晨光落在众人的脸上,落在身高‘玉’立的景珏身上,竟叫这一刻显得格外的恢弘肃穆。
  “恭喜睿王爷,恭喜承安郡王平安无事。”幕僚们拱手说道。
  景珏点了点头,“幸而宁小姐救我。如今我已经相信了那句话。”
  他停下话音。
  众人都好奇望他,相信哪句话?
  “宁家三小姐,乃是有母仪天下命格之人,他日,必贵不可及!”
  景珏一字一句,说的格外认真,晨光晕染了他的发,他的‘玉’面,叫这一瞬间的他,竟有种神祗一般圣洁的感觉。
  “你疯了!”睿王爷在他身后低吼一声。
  景珏却是笑了笑,“我必要娶她,也要叫她母仪天下!”
  院子里霎时静了。
  静的真乃落针可闻。
  众人连呼吸都停了,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承安郡王说什么?他们没有听错吧?
  景珏回过头,淡然的看着睿王爷。“爹,你有什么打算?不妨说来叫我听听?”
  睿王爷气息有些粗重,不知是不是被他气到了,“我乃忠于朝廷,忠于帝王之人。我乃忠臣,怎会生出你这般肆意妄为,胡说八道的儿子?!你若要造反,咱们父子……”
  “爹,”景珏没等他说出什么父子断绝关系的话。就打断他的话音,“人都将你‘逼’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想着做忠臣?呵,他给你做忠臣的机会了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你有谋逆之心。你若不谋逆,岂不是对不起先皇,对不起圣上对你的重托了?”
  睿王爷刚要张口,他却又抢了先。
  “好,我知道,爹你乃忠臣,你相信世人的眼光,相信史书公正,天道公平。”景珏笑了笑,“可是爹,你忘了,当日在皇城城墙之上,金龙显现,金光所照,真的是照耀二皇子么?是谁‘腿’软了?是谁险些跪下?又是谁扶住了他?”
  他此话一出。
  院子里的幕僚们都深吸了一口气。
  承认了啊!
  这事儿当事人自己站出来承认,同他们议论,同市井坊间议论又大有不同。
  不知是哪个幕僚先开了口,扬声颂道:“承安郡王才是天命所归!”
  “天命所归!天命所归!”众人都默声附和开口。
  接连三唱,一唱更比一唱嘹亮。
  直震得‘欲’亮未亮的天幕都为之震颤。
  景珏缓缓抬手,平稳开口道:“此乃天意,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叫我拨‘乱’反正,重振朝纲!”
  话音落地,天‘色’骤亮,朝阳破云而出。灿烂的光芒落在每个人脸上。
  睿王爷有些失神的看着自己儿子,他好似一瞬间长大了,伟岸了,叫自己都不认得他了。
  他一向是有主意的人,可自己一直都觉得他还是个孩子。
  直到如今。他再也不是个孩子了。
  景珏回头,笑眼看着睿王爷。
  睿王摇了摇头,有些失神的喃喃道:“我不会同意,我不会帮你……我……”
  “那我父子二人便就此分道扬镳,父亲想做什么我不会阻拦,我想做的事情,也请父亲不要干涉。”景珏认真说道。
  睿王爷皱着眉头,无意识的摇头。
  景珏轻哼一声,又转过视线来,望着院中所站之人。“愿意归我麾下之人,待大事所成,必当封侯拜相,富贵加身,我们一同,匡扶朝纲!不能认同之人,趁此时旧情尚在,速速离开,保你们‘性’命尚在。”
  睿王爷闻言,也抬头向他的幕僚们看去。这些人昔日都是自己所信所倚重之人。
  他上前一步,开口叫不愿谋逆之人,同他一起离开。
  这便是父子真的要分道扬镳之意了。
  睿王爷以为,只要这些人跟自己走了,让景珏看到,支持他的人没有几个。让他明白自己的幼稚,明白许多时候,名声比‘性’命更重要,他定能幡然醒悟,收回自己适才的“豪言壮语”。
  可当睿王爷背着手。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忽觉自己好似形单影只。
  他猛然回过头去,却见一众的幕僚,都拱手俯身,向景珏叩拜。
  竟然!竟然没有一个追随自己离开?!
  景珏看着自己的爹。轻轻的笑了。
  睿王爷的拳头攥的紧紧的,父子对望一时,他的手倏尔松了,脸上的表情也渐渐趋于缓和。
  他淡淡的叹了一口气,紧蹙的眉头似乎不由舒展了,揪在一起的心也仿佛被微风抚平了。
  儿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决断选择,他该放手了。
  睿王爷未再看那些幕僚们一眼,仰头望了望天,抬脚大步走远。
  他的步子越发轻快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坦然轻松了。
  他是忠臣,他从来没有过谋逆之心,即便当今圣上将他‘逼’到如此地步,他也从未想过谋逆造反。无论世人如何评说他,无论史书如何记载他。无论身死之后是名垂青史还是千古骂名,他都不在意了。
  人活一世,想那么多,惦记那么多不累么?
  睿王爷的嘴角倏尔微微上翘,沉闷的脸上显出轻快的颜‘色’来。
  景珏谋不谋反是他自己的事,他要回睿王府去了,他要守着这世上还有的,守着他如今还能守得住的人好好生活。
  同雪娘在一起的时光,他不能挽留,无法珍惜。但如今还有一个‘女’子,如雪娘一般爱他敬他顺服他,他不当再辜负了。
  晏侧妃正在睿王府中,焦急等待。京城大‘乱’,幸而睿王府守卫森严,未能让周家军得逞。也不知王爷此时情况如何了?
  她举头向外看去。原本沉重压抑的心情,不知为何,忽而一轻,好似有光倾泻进心房,将心中‘阴’翳全都驱散了。
  也许是她在冥冥之中感觉到。有个人,正奔走在归家的路上。
  景珏同幕僚们坐在议事厅商议之时,姜伯毅沉着脸也进了议事厅。
  景珏抬头望了他一眼,很快转开视线,好似没发觉他一般。
  姜伯毅也未吱声,只默默听着,偶尔参与一两声意见。景珏没有当众同他吵起来,且他提出的意见,景珏也能认真听取,并同幕僚们议论分析。这让姜伯毅明显觉得,景珏是不同了,他不再是当初那个肆意妄为不知轻重的少年人了。
  在争斗困乏的磨练中,他已经长大了。
  姜伯毅也是支持景珏反了如今圣上的。
  二皇子本就不是他们属意的帝王人选。倘若如今三皇子尚在,他们定不遗余力拼死也会效忠三皇子。
  三皇子乃是有帝王之才,帝王‘胸’襟之人。
  而二皇子相差,不是一星半点。
  分析如今周将军手中握有多少势力,如何对抗他手中力量,如何收拢人心,等等,一条条一项项,他们都商议决策下来。
  昨日景珏中毒,众人守了一夜都没睡,又有周家军在外围困,‘精’神高度紧张。
  此时商议之时,竟然没有一个人犯困。反倒是众人的眼睛都‘精’光乍现,‘精’神抖擞,好似他们都是不会疲累的人一般。
  待商定好,姜伯毅立时派人四处传扬当初的流言:“当时对抗燕王,金龙显现,金光所照,乃是承安郡王景珏,二皇子双膝发软,‘欲’要跪拜之时,更是景珏在身后扶住了他。这才叫他沾了金光。然而他并非真龙天子,并非天意所属,所以他坐上皇位之后,朝政不稳,朝堂动‘荡’,必要叫真正的真龙天子登基,天下方能太平。”
  这流言本就流传甚广,如今再加上凌烟阁有意传播,那不出一日,便能人尽皆知。
  他们更安排了众多说书人,在茶舍食肆里专‘门’讲述当日天降异象金龙显现的详细过程。
  说书人靠两片嘴皮子吃饭,最擅长的便是杜撰讲述,叫他们描述起当日的情形来,绘声绘‘色’,好似叫听众亲眼看见了二皇子是如何的畏惧,如何的站立不稳,而景珏又是如何的器宇轩昂,如何的被金光照耀。
  这并非无用之功,乃是造势。
  若想要在战中取胜,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造势,便是促成的条件之一,且是很重要的条件。
  待正事儿都安排妥当,景珏这才放松了身子,歪斜倚在座椅之中,‘迷’眼看着姜伯毅。
  众幕僚追随者们都退了出去,各忙各的,议事厅里只剩下这两个身高‘腿’长的男人,相互对望。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