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登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李布的两个儿子,被宁‘春’草改名为宁怀,宁念。。шщш.㈦㈨ⅹS.сом更新好快。中间的恩字也去掉了,她不觉得自己对他们有恩,免得有个恩字夹在中间,叫自己日子久了会心生高傲自满。
  她收养这两个孩子,不过是为了弥补自己心中的一些遗憾,为了填补未能救了二姐姐,却仍叫二姐姐死在自己手中的愧疚。
  李夫人和杨氏‘女’被埋在城外的荒山上。
  宁怀和宁念哭了几日,蔫了几日,但因着伺候他们的小丫鬟十分的体贴,宁‘春’草又叫景珏寻了好的‘奶’娘来照顾。
  小孩子忘‘性’好,两个孩子又能常常相伴一处,七八日之后,也就熟悉了新环境,熟悉了身边的新面孔,倒也常常有笑声可闻。
  登基大典的日子临近,京城内外戒备格外森严。
  姜伯毅和景珏都越发忙碌起来,这重要的日子,决不能出任何的偏差。
  宁‘春’草也将自己和巫‘女’关在宁府之上。不知秘密商议着什么。
  两人还一道研究巫术咒法。
  景珏偶尔得了空,前来探望宁‘春’草的时候,倒是宁‘春’草忙的连见他都顾不上。
  “她和巫‘女’在捣默什么?连我都不见了?”景珏气恼的朝姜伯毅抱怨。
  姜伯毅摇头,“你都见不着人,更不要说我了。我已多日没有见过她了。”
  景珏眯了眯眼睛,“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姜伯毅闻言好笑的看着景珏,轻嗤道:“是不是坐上帝王位置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变得多疑?你景珏什么时候也成了这么小心眼儿的人了?”
  见姜伯毅不肯说,反倒同他打哈哈。景珏抬手在他肩头捶了一拳,并未多言,离开宁府。
  他到不曾料到,原来宁‘春’草同巫‘女’这般忙碌,乃是为他准备了一份大大的惊喜。
  登基大殿之日。
  晴空万里。湛蓝的天幕上,甚至不见一丝云影。
  阳光耀眼,给宫‘门’殿宇都镀上了一层灿灿金光。
  景珏的龙袍熠熠生辉,明媚的叫人不敢直视。宁‘春’草的凤服更是华丽非凡,宛若天宫上仙。
  朱红的地毯,一直从金殿铺展道东朝‘门’。
  京城所有文武官员,尽都衣冠楚楚,从东朝‘门’行到金殿瞻仰观礼。
  景珏龙袍加身,一步步走盘龙阶登上帝位,钟默声默鸣,只叫整个京城都为之震颤。
  待景珏坐稳了龙椅,叫身边宦官唱和册封皇后之时。
  忽有铃声大作,这铃声清脆至极,随风一扬,好似瞬间被风扩大了声响,萦绕在金殿之上,更回‘荡’在每个人耳边。
  忽有金龙,从远处无端飞出。
  盘旋划过天幕,湛蓝的天空上,五彩的金龙耀眼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这耀眼的光芒,似乎能与阳光匹敌。
  不知是谁先发现,忍不住惊呼道:“有龙在天!”
  “有龙!”
  “又出现龙了!”
  “果真如今的圣上,才是真龙天子!”
  “真龙天子!”
  ……
  这议论声恍如‘潮’水一般,从龙划过天幕的那一刹那,如洪水决堤。迅速的倾灌整个京城。
  那五彩金龙出现的毫无预兆,却是恰恰消失在景珏所坐的金殿上空。
  众人忍不住皆匍匐跪地,对着金殿行三叩九拜的大礼。
  山呼万岁的声响,几乎要叫京城的天幕震翻,震耳‘欲’聋。直抵人心。
  一身凤服的宁‘春’草悄悄收起了她袖中的铃铛。
  同巫‘女’及巫教中众人一同摇铃,一同默默‘吟’唱,所引动的自然之力,促成的幻象果然是非同凡响。
  比她一个人的能力更是大得多呀!
  宁‘春’草脸上也‘露’出满意的笑容来,虽然她相信景珏一定能对得起这个皇位,也一定能靠他自己的力量将这打下的江山,坐的稳稳的。
  但既然能利用人心,能够利用特殊的能力,谋求便利之时,何乐而不为呢?
  景珏在众人山呼万岁之时。缓缓站起了身。
  他亲自走下龙椅,亲自一步步向宁‘春’草走去。
  典伊连忙示意众位伺候的宫‘女’簇拥皇后娘娘上前。
  宁‘春’草在众人簇拥之下,踩着朱红的地毯,一步一步,笑靥如‘花’的向景珏行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发临近。
  三步,两步,一步……
  “‘春’草,”景珏伸手握住她的手,他的手指温热,她的指尖微微有些凉。但两人手握一处的温度却是恰到好处,“终于能够娶到你,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事。”
  宁‘春’草眼眶有些热,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和她,竟然真的能有这么一天,在众人面前,光明正大的执子之手。
  光明正大的宣称,她是他的妻。
  “从今往后。”景珏忽然高高举起宁‘春’草的手,面向文武百官,庄严宣称道,“宁氏,就是朕的妻。是天兆的皇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高唱之声,如海‘浪’一般,将他们淹没。
  淹没在祝福声,恭贺声中的感觉,是满满的幸福与满足。
  新帝登基,普天同庆。
  圣上宴请重臣,君臣把酒同欢三日之久。
  皇家园林上河园对民众开方三日。
  各家都可同欢,设宴,欢歌。摆戏园子等等,一连三日无宵禁,欢庆几乎是肆无忌惮。
  京城之热闹程度堪比过年。
  商贾们,小摊贩们,甚至"jinv"歌‘女’都跟着高兴不已。圣上这般大肆庆祝。可是拉动了消费,处处都是商机,这几日,甚至比平日里半年挣得都多。
  税吏们也很高兴,这几日的收获甚是丰富,各处小商贩的孝敬,叫他们自己的腰包也是塞得默默的。
  “这真是真龙天子呀,你瞧瞧,新帝登基,咱们的日子,立马就好了起来。”
  “那当然,不仅是真龙天子,且皇后娘娘也是有凤仪天下命格的真命娘娘!”
  “当今的皇后娘娘有圣‘女’之称,你们不知道吧?”
  “切,谁不知道。娘娘乃是天上的神‘女’下凡,专‘门’来下嫁当今圣上……”
  ……
  坊间这种议论,从来不曾断绝,竖着耳朵,在街上走上一圈。几乎处处都可听闻一两句。
  原本宁‘春’草不过是商户庶‘女’,如今倒成了“下嫁”给景珏的神‘女’。
  也不知景珏和宁‘春’草听闻这种说法,会是个什么表情?
  宁‘春’草如今已经身在深宫,自然不可能听闻这坊间的议论。
  景珏登基之后,倒是不忘惦记她的娘家,宁‘春’草的爹,一跃而上成为国丈。虽无实职,却也被景珏封了闲散的侯爵。
  一下子从低贱卑微的商户,跃身世族,更是堂堂国丈爷。
  这可叫宁家上下都高兴坏了。
  所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宁夫人如今不管到哪里,都是被人恭维着的。
  以往根本连看她一眼都不屑看的贵‘妇’们,如今见她,就好像猫儿闻到鱼腥一般,争相扑上去,与她亲厚。
  宁夫人前半辈子常常想让宁家飞黄腾达,不惜用儿‘女’的幸福为自家铺路。
  可现实的打击,叫她再不敢奢望的时候。不曾想泼天的富贵,就这么毫无预兆的降下。
  原本以为宁‘春’草的命格是宁家的祸事,恨不得同她的关系断的干干净净。不曾想,今时今日的地位,竟还是从宁‘春’草那里沾了光,得来了再不敢奢望的一切。
  “她是咱们家的福星呀!”‘挺’着大肚子的宁‘玉’嫣,一面吃着宫里送来的葡萄,一面笑嘻嘻的说。
  宁夫人白了她一眼。“是谁以前老是说她是扫把星来着?”
  “哎呀娘亲!你这是什么话?谁还没有个年少无知的时候?如今还将这话翻出来说,难道是想叫我死么?”宁‘玉’嫣立时跳脚急道。
  宁夫人摆了摆手,“都快做母亲的人了,怎么一点儿耐‘性’都没有?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你姐姐还能同你计较么?”
  “她如今可是皇后娘娘!尊贵无比,娘亲可不要‘乱’说话!”宁‘玉’嫣红着脸坐了下来。
  宁夫人点点头,“在旁人面前,母亲难道会不知轻重?”
  看着以往常常欺负宁‘春’草,如今却对宁‘春’草敬畏之至的小‘女’儿,宁夫人心中也是一阵唏嘘。
  当一个人比自己低矮。或是相差无几的时候,出于人‘性’的攀比嫉妒,就总会抬高自己,踩踏旁人。而当这个人高出自己许多许多,再不可企及,无有可比的时候,这种嫉妒,就会不由自主的变成敬佩,仰慕,并不自觉的维护她。
  如此,对宁‘玉’嫣来说倒是一件极好的事儿。
  “如果你二姐姐还在就好了……”宁夫人轻叹了一声,眼眶不由有些酸涩。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