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不求原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姜伯毅看着景珏,看着他的表情闲适淡然,觉得今日之言,真是叫他重新认识了景珏这人。≤79,.▽.o√
  “‘春’草的娘家,绝对不会出现外戚干政的情况,这是大臣们都可以看出来的。并非富贵数代的世家,并非人丁兴旺,豪杰辈出。宁父安于现状,宁家子嗣单薄。朕只要从宗亲中,选出一个孩子来,过继朕的名下,‘交’由‘春’草抚养,那些大臣们还能说什么?朕该给他们的,给了他们,倘若再妄言干涉朕的后宫,朕定不轻饶。”景珏说的斩钉截铁,毫无商量的余地。
  也表明了他内心的坚决,他已经深思熟虑了。
  姜伯毅无意识的缓缓点头,心知另外一个办法,似乎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景珏已经连所有的退路都想好了。怎么可能叫‘春’草冒那般风险?
  可想到巫‘女’说过,他如今已经是外人的话,他又不由开口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景珏一愣,“什么办法?”
  “有个办法。能叫‘春’草有孕。”姜伯毅口中微微有些苦涩,她是他见过最美好的‘女’孩儿,她不当遇见这些磨难的。天道对她不公平,可她却总说天道公正,哪里公正了?
  “什么办法?”景珏眉头皱起。虽心中有期待,却也更加明白,若真是好办法,姜伯毅定然不会隐瞒到现在。
  “你还记得姜维曾经说过的话么?就是在都安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说过。宁‘春’草有前世冤魂,含冤不散……”
  “姜维的话怎么能信?你还留着他的命呢?莫不是舍不得杀他了?他算计你‘性’命的时候,可一点儿都没有留情!”景珏冷声说道。
  姜伯毅没有理会他的话茬,只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这话,‘春’草也是承认过的。如今她之所以成为极难受孕的至‘阴’至寒之体,便是因为两个灵魂合二为一。若是能引出她前世的冤魂,她也许就能有孕了。”
  “也许?就能?”景珏皱眉,“如此不确定的结果,她要面临什么风险?”
  姜伯毅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或死,或疯傻,或丧失一些记忆……”
  “姜伯毅,你脑袋被驴踢了吗?”景珏怒喝道。
  姜伯毅不满皱眉。
  景珏嘲讽看他,“不过是孩子而已,就那么重要?重要到让她面对这样大的风险,去求一个不确定的结果?你怎么越来越蠢了?”
  姜伯毅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他笑了笑,“圣上,言语粗俗可不符合您的身份。”
  景珏冷笑,“什么身份不身份?朕是圣上,朕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这事儿,‘春’草知道么?”
  姜伯毅摇了摇头,“我没有告诉她。”
  景珏却皱起了眉头。“我能猜到,她想来也能猜的**不离十,她……”
  说到这儿,景珏不知想到了什么,面上倏尔一惊。兜转马头就往回去的路上疾行。
  姜伯毅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莫名其妙,连忙也打马追他,“你做什么?”
  “心里莫名不安,我怕‘春’草她犯傻!”景珏一面打马狂奔,一面扭脸儿对姜伯毅说道。
  说完,他更狠夹马腹,只恨不得能立时回到宫中,回到宁‘春’草的身边。
  姜伯毅此时此刻,却有些羡慕。羡慕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为她担忧,可以霸道的决定保护她。为了她而放弃孩子。可以极尽所能的宠爱她。
  可自己,却只能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什么都不能做。
  景珏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留给他。
  景珏心中隐隐有不安的预感,这种预感,不知是不是两个真心相对,真心相爱的人会莫名其妙的生出的心有灵犀。
  他以最快最快的速度返回宫中。
  甚至顾不得脱去便衣常服,顾不得喘口气,便直奔皇后宫中。
  他心跳的很快。并非因为一路疾驰,而是由于心中那一点莫名的忐忑,没来由的不安。
  直到他的脚步都已经到皇后宫外,到了那朱红金柳丁的大‘门’前的时候,他的心跳还不能平复。
  “圣上驾到”有内‘侍’高唱。
  高唱的声音还未落地,景珏的脚步,就已经迈进‘门’内。
  可奇怪的是,皇后宫中,竟无人前来接驾。
  整个宫‘门’殿宇间,都是一片寂静。恍若无人的寂静。
  大白日的,宫里头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呢?便是皇后娘娘睡了,出‘门’散心了,宫中也当有人守着才是呀?
  景珏心中的不安愈加放大。
  “‘春’草,‘春’草……”
  他的心跳。快的似乎都要超过他能承受的负荷,只觉整个‘胸’腔都有些‘抽’疼了。
  正殿在他疾奔之中越发临近,他面‘色’却越发‘阴’沉。
  正殿的‘门’是敞开的,却没有瞧见里面有人。
  景珏跃入正殿,只见殿‘门’边倒着两个宫‘女’,眼眸紧闭,呼吸绵长,像是睡着了。
  他脚步没有停,绕过屏风,在正殿中转了一圈。又转身去了寝殿。
  他身后的内‘侍’宫人,连忙唤醒不知是沉睡,还是昏‘迷’中的宫‘女’们。景珏已经将整个皇后宫中都亲自转了个遍了。
  他沉着脸,坐在正殿之上,垂眸望着宫人们的时候。
  宫人们只觉这暮‘春’倏尔变成了数九寒天。圣上冰冷的气场,随时都要冻死他们。
  “皇后人呢?”景珏开口问道。
  皇后宫中的宫‘女’们战战兢兢,却不知说什么是好。
  皇后娘娘去哪里了?她们也不知道啊,只记得皇后娘娘接了一封信,后来就说自己想要唱歌,便摇铃开始唱,皇后娘娘唱的真好听,从来没有听过那么好听的歌谣,娘娘还伴着歌声铃声,轻柔起舞,那舞真好看……
  然后,她们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景珏听闻宫‘女’们的叙述,气的太阳‘穴’突突跳着疼。
  她竟然!竟然用巫咒‘弄’晕了一干宫‘女’,‘私’自出宫了!她竟敢离开他!竟敢抛弃他!
  “来人!”
  “这儿,这有一封信!”有个宫‘女’忽而叫道。瞧见圣上的目光向自己投来。那宫‘女’心头一惊,连忙将怀中拿出的信双手举过头顶,“不知何时放在奴婢怀里的。”
  内‘侍’将信呈给景珏。
  景珏垂眸,目光落在信封上。
  熟悉的字迹,顿时让他心中又惊怒。又心疼。
  他伸手取出信笺,展开眼前。
  “景珏,不求你原谅我不告而别。前世的我告诉自己,倘若合二为一,便会叫我自身受损,凡事有一利就有一弊。那时的我,不以为意,以为只要不失去那些过往的回忆,就是对我最大的益处了。我不想再重蹈前世覆辙,留着回忆,免得我再犯已经犯过的错。不知这么说,你能不能懂,毕竟这些经历,我无法向人明白诉说。
  我对她说,我不会后悔。却怎么也没想到,如此的结果,竟是让我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很遗憾,真的,我想为你生个孩子,有你的眉眼,你的秉‘性’,一切都像你那般。可我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纵然如此,我也不后悔当初做这样的选择。如果没有过往的回忆,我就不是如今的宁‘春’草,不是与你并肩走过坎坷的宁‘春’草。
  所以。即便当初就知道,我不能做母亲,不能有自己的孩子,我也仍旧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只是,对不起你。这对你不公平,你会是个很好帝王,也会是个很好的父亲,我没有权利,自‘私’的剥夺你做父亲的资格。
  所以,我选择了离开。也请你放手,放过我,更放过你自己。
  祝我们彼此都好。
  又及,我不喜欢宫中的约束,不喜欢不自在的生活。我向往南境,向往小桥流水,向往芭蕉夜雨。我带着苏姨娘一起去南境了。日后看腻了南境的婉约,也许还会去漠北,看一看大漠孤烟的壮丽豪情。你不必为我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你也不要叫我担心,你在高处,我总能知道你好与不好。
  与君别,望来生,有缘再遇。哪怕仍旧坎坷多磨,我依旧愿意遇见你。
  ‘春’草,敬上。”
  景珏深吸一口气,猛的将信笺拍在一旁的案几上,怒喝道:“来人,封锁城‘门’,搜查宁府!务必将皇后给朕找出来!”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