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回京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巫‘女’得了允许,这才迈步进屋,“禀告圣‘女’知道,通缉令已经贴到各个城‘门’口,并有衙役沿街巡查,咱们若是再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这客栈里的掌柜伙计,我都叫人盯住了,可仿得了一时,防不了漫漫长夜呀。咱们还是尽快上路吧?”
  宁‘春’草看了看被她扔在一旁的通缉令,不由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起程!”
  原本预想中,能够好好休息一下,好好睡上一觉的这个夜,又毁了。
  他们一行人乔装一番,坐在马车上,摇摇晃晃的赶在城‘门’锁闭以前,匆匆出了城。
  路上宁念饿醒了,哭闹不止,招得宁怀也跟着哭起来。幸而宁念的高烧已经退了,如今哭,只是肚子饿而已。
  丫鬟抱着他,宁‘春’草亲自给他喂了饭,这才哄住了他。
  宁怀瞧见。也闹着要宁‘春’草喂饭。不然就红着眼睛,委屈不已的看着宁‘春’草,好似怪她偏爱弟弟不爱他。
  宁‘春’草顶着晕腾腾的脑袋,哄了这个,又去哄那个。
  如今才知道。有孩子,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如今这两个孩子都已经一岁多了,尚且如此不好伺候,倘若是刚生下的小婴孩,得有多麻烦?
  她垂手‘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心头又忍不住的泛酸,即便麻烦,也是令人向往的吧?
  两个孩子吃饱了,又在马车上睡了过去。
  丫鬟的怀中许是没有他们在宫中柔软的小‘床’舒服,更是坐在这颠簸的马车上,两个孩子一直睡得不甚安稳。
  宁‘春’草自己也休息不好,且看到苏姨娘眼睑上尽是一片疲惫的灰青之‘色’。
  这般赶路,只怕熬不了多久,他们就要垮下了吧?
  虽信上骗景珏说,她是要南下,而出了京城,她就直接北上。要由西北绕去南境。
  可她忘了,如今景珏已经是一国之君,他一声令下,海捕令一张贴,她根本是无从遁形,逃无可逃啊?
  宁‘春’草气恼的跺了跺脚。
  闭着眼眸的苏姨娘立时握住她的手,以示安慰。
  宁‘春’草收敛神‘色’,苏姨娘尚未抱怨呢,硬拉着苏姨娘上路的她有什么可抱怨的?
  在通缉令各处张贴之下,宁‘春’草一行一路更为艰难困苦。大的客栈不敢投宿,小的客栈又容不下他们这么多人。他们有时扮作商户,有时扮作镖局,有时扮作举家搬迁的外地人……但那通缉令上开出的条件实在太过‘诱’人,人都如同疯了一般。眼睛瞪的铜铃大,只恨不得将人的脸都扳过来细看看,但凡同画像上的人稍有相似之处的都会被抓去衙‘门’。
  这般情况之下,倘若再招摇过市,被发现的几率太大。
  宁‘春’草一行只好躲躲闪闪。衣食住行都大为不便。大人忍了也就忍了,不过是辛苦些。他们还带着两个孩子,一路风餐‘露’宿,吃不好睡不好的。
  刚刚被养胖了些的宁念,眼看着又瘦了下来,圆润的下巴,如今都成了尖尖的。
  连一向能吃能睡的宁怀,也憔悴了许多。
  “这样下去,大人尚还好,孩子是受不住的。”苏姨娘拉住宁‘春’草说道。
  巫‘女’‘私’下里已经同苏姨娘说了好几次了。带着孩子,一路上叫孩子受苦不说,且还会拖慢他们的行程。理当叫孩子送回京城,送到宁家去。
  他们已经离开京城这么远了,即便将人送回去,即便叫圣上知道他们不是南下,而是北上,想要追到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
  且如今有通缉令,圣上知不知道,区别也不大。他们一样的要东躲西藏。
  苏姨娘犹豫良久。终于忍不住拉住宁‘春’草,郑重其事的开口。
  宁‘春’草垂着眼眸,看着脚下苍青的草地,抬脚踢了一颗小石子。
  石子飞了一段距离,又落入草丛中。
  她一直紧抿着‘唇’没有看苏姨娘,也没有开口。
  “‘春’草,你一向懂事又让人省心,你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如今咱们已经离开京城了,以往的对与错。咱们都不说了。将孩子送回去这种话,我也是最后一次同你提及。日后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再说,如何决定都在乎你。不管你打算怎样,姨娘都听你的。”苏姨娘说完。拍了拍她的肩头,转身向马车走去。
  马儿啃着路边的草,打着响?,喘息休息。
  宁‘春’草看了一眼苏姨娘的背影,忽觉肩上有些沉重。
  是啊,如今这路,是自己带着众人走来的,如今这奔‘波’劳碌东躲西藏,都是出于自己的选择。她同巫‘女’一起离开京城,在离开之时。也相当于无形的将巫教的责任扛在了自己的肩上。
  不仅巫‘女’,连巫教众人,如今都尊称自己为圣‘女’。
  她回头去看看站在车马旁边,休息打尖的众人,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风餐‘露’宿的疲态。
  这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的选择造就的。
  她不可以因为自己的任‘性’,自己的想法,就‘私’自的叫这些人无端跟着自己受苦。
  倘若不能顺利去往南境,还不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在等着他们。
  如今,他们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必须,尽快的摆脱现下的困窘。
  “送他们回京。”宁‘春’草缓缓说道。
  巫‘女’就在不远处等着,闻言,连忙上前几步,来到宁‘春’草身边,“圣‘女’有什么吩咐?”
  “你挑几个信得过的好手,叫他们带着宁怀宁念回京,‘交’给宁家收养。”宁‘春’草满面寒‘色’的说道。
  原本想着自己收在身边,全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如今看来是不行了啊……
  “圣‘女’若是舍不得……”巫‘女’看她脸上清寒的表情,不由开口劝道。
  可她话还没说完。便被宁‘春’草打断:“我的话,不是命令么?难道我是在同你商量?”
  巫‘女’一愣,诧异的抬头看着宁‘春’草,眼中有些惊喜,却又不敢相信的迟疑。“这,这是命令么?”
  宁‘春’草淡淡看了她一眼,“你以为呢?”
  巫‘女’立时喜上眉梢,连连点头,“是,是,小人这就去办!”
  说完,她立时喜气洋洋的转身,奔向马车边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是命令!圣‘女’如今向她下达命令了!这可太好了,这便是圣‘女’真的看明白自己的身份了,真的开始正视自己的身份了!
  以往虽然他们也称呼她为圣‘女’,可她对巫教众人,却有种疏离和客气,好似她只是个外人,同巫教并没有什么关系。她要做什么,也带着商量请求的味道。
  可如今,她说,这是命令!这便是将自己真正当做巫教的领军之人,全权做主之人了!
  甚好,甚好!这一路便是吃了再多的苦,也都值了!
  苏姨娘不甚明白,摆脱了两个孩子的拖累,怎么就让巫‘女’这么高兴了?
  巫‘女’连‘精’心挑选护送宁怀宁念回家的人选之时,脸上都是笑眯眯的。
  听闻要离开宁‘春’草。单独被送回京城,两个孩子哭得昏天黑地。
  最后无奈,巫‘女’摇铃‘吟’唱,才将两个孩子哄睡了。并将这哄睡孩子的巫咒‘交’给护送之人,这才放心叫他们上路。
  没有孩子的拖累,宁‘春’草一行,背离京城的速度就更快了些。
  毕竟都是大人,苦一点累一点,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宁‘春’草还自己琢磨了办法,不用摇铃。只在马车里轻轻‘吟’唱,就能洗去苏姨娘身上的疲累。
  连苏姨娘自己都惊奇,“怎么好似年轻了几岁?这般奔‘波’,也不觉得的很累?”
  宁‘春’草只是呵呵的笑,并不多做解释。
  护送宁怀宁念回京之人,行进速度也很快。
  两个孩子睡着的时候,就被高大的男子护在怀中,打马狂奔。饿了,就停下来喂几口饭,喝些水,休息一时片刻,便重新上路。倒是比离开京城的时候更吃了许多苦。
  不过幸而,几日之后,京城已经遥遥在望了。
  远离京城的郡县,尚贴了许多的通缉令,京城的戒严程度更甚之。
  完全超乎这些护送之人的预料。
  他们甚至刚刚靠近城‘门’,还未入城,便被人给盯上了,这叫他们全然没有准备。
  几人发现情况不对,想要退离城‘门’的时候,却被身后忽而涌上的兵丁,给堵住了退路。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