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二师姐的初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白恒之其人,用唐心湖的话来形容,就是阴坏阴坏滴那种。
  因为除了唐心湖,不二门的其他人都对他赞誉有加。
  尤其是小师弟柳堇,那对大师兄的崇拜敬仰之情,是如滔滔江水,滚滚不绝,无穷无尽的。
  拿白恒之的容貌说,那叫一个出类拔萃。双眸灿若星辰,笑容暖如阳春,气质翩翩,为人随和,对待小师弟那是比师父还要尽职尽责的照顾,颇有点一家之主的气概。
  就这样人中龙凤的白恒之,遇到人间极品的唐心湖,两人间摩擦出的火花,也是显而易见的激烈。
  说来就是冤家不对盘,平常彬彬有礼的白恒之,一遇到唐心湖,那也是刻薄至极。
  两人一遇到,就化身为两根大红炮仗,硝烟味十足,一点就炸。
  小时候掐架,大多平手。后来,白恒之的武功造诣进步神速,心湖很快发觉自己不仅讨不到便宜,还被压制得极其难看,就开始采用外围战术,言语攻击。
  这下,两人又是棋逢对手,唇枪舌剑,看得当时纯真的小师弟是目瞪口呆,一愣一愣的。他没想过,天底下,竟然有人这么能吵,骂架不带脏字,却火力十足。
  啧啧啧,小师弟满眼星星,无限度膜拜大师兄,长得帅,武功高,竟然连口才都这么好,完美男人啊。
  可是,小师弟这种偶像情节,更加刺激了唐心湖的神经,觉得白恒之就TM是个披着伪善外皮的人渣。
  说起之前的恩怨,唐心湖对白恒之也没有厌恶到这种程度。
  故事,咱就从唐心湖的初吻说吧。
  没错,杯具中的杯具,两人纯洁的初吻,不幸的彼此分享了一把。
  意外么?其实大家不应该意外地啊,要说到身体接触,这两人对彼此肉体的熟悉程度,绝对是打小就有的战斗情谊。
  就从师父洛冉初遇见两个小朋友抢一个馒头开始,互掐,互摸,互咬,各种接触,各种打滚,各种肉搏。
  唐心湖犹记得那一年,她还是一个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冰清玉洁。
  两人依旧拿吵架当饭吃的热闹年纪。
  其实,说起来也是唐心湖自己找事儿,她自个儿穷极无聊,临时起意,在白恒之平日里练剑的竹林里挖了个陷阱坑。
  她精心布置,仔细掩盖犯罪痕迹,制作了一个引以为傲,技术堪称精良,伪装着实天衣无缝的陷阱。
  开玩笑,她起了个大早,耗费了2个时辰的伟大工程。
  唐心湖确实也有够闲得蛋疼,不过山中的日子么,三师弟成天跟个闷葫芦一样,小师弟那时还没上山,所以说……大家懂得。
  陷阱挖好了,白恒之也如往常一样,到此处开始练剑。
  剑法精妙,舞得行云流水,美男也赏心悦目,但是唐心湖志不在此啊。
  就看白恒之各种移形换位,几次险险从陷阱旁飞过,还就是不往那儿踩,把我们二师姐唐心湖看得那叫一个着急上火。
  你倒是掉进去啊!!不然她这个坑岂不是白挖了!!太TMD亏大了!!!
  见白恒之第N次在陷阱边,足尖轻轻一点就要飞过,唐心湖瞪得眼珠子都要出来了。
  终于,一个按捺不住,她扯下一根竹枝,若猛虎下山,气势汹汹就冲了出来,一脸好像白恒之抢了她万两黄金的暴怒。
  “白恒之!!”
  唐心湖这一声嘶吼咬牙切齿,中气十足。
  她抓着竹枝就朝白恒之打去,白恒之自然身形一偏,轻松躲过这突然袭击。
  不料!
  千算万算,不如人有心算计。
  呜呼哀哉……大师兄终于一脚踏空,踩到了唐心湖为他亲手打造的坑中。
  但是,白恒之依旧不负重望,掉下去还不忘拉下垫背的,手中软剑一抖,就如藤蔓般缠上了唐心湖手中的竹枝。
  挖坑的某女,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成功欢欣雀跃手舞足蹈,就乐极生悲,跟宿敌白恒之一起掉进了坑里。
  这叫什么,偷鸡不成蚀把米!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就真的很狗血了。
  漆黑的坑洞,一个上,一个下。
  掉到坑里很烦躁的白恒之压着唐心湖,制止她的爪子乱挠。
  心湖女侠双手被缚制,怒火攻心之下不顾形象破口大骂。
  于是,腾不出多余手的大师兄,就这么用自己的嘴堵上了这骂骂咧咧小女人的嘴。
  请注意,大师兄这不是吻,而是惩罚的啃咬。
  初吻,在唐心湖心目中留下的印象,就等同于恶心的口水,还有牙齿咬的刺痛,以及之后几天唇如被蜂蛰了一般红肿惨不忍睹。
  这叫什么,给自己挖坑,赔了夫人又折兵!!
  历史的教训是如此地深刻而惨痛,从此之后……
  唐心湖对于白恒之的情感,那就是没完没了的恨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