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师兄好可怕-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从来不知道原来你这么关心我。”
  白恒之目光冰冷地俯视坐在地上的心湖。
  “额呵呵,师兄,我一直都挺关心你的呀。”心湖暗暗回忆,比如说跟踪尾随趁机下绊子,提前埋伏挖坑陷害之类的啦。
  闻言,白恒之选择不予置评,手臂一捞,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啊!!……”
  心湖双脚离地,竟然是新娘抱!她的眼睛倏然瞪大。
  就见他抱着她一步步走到床榻前。
  “你……”心湖看看床,又看看面无表情的白恒之,难以置信。
  随即,白恒之手臂一抖,将她抛丢到床上,幸好有被子垫着,所以没摔疼。
  “你……你……干什么?!”
  这下,心湖的声音都有了些微颤抖,好阴沉可怕的态势。
  白恒之将她放到床上后,又动手开始解绑床幔的绸带。
  很快,两边的床幔都散了下来,将外边隔绝开,形成一个暧昧诡异的独立空间来。
  顿时,唐心湖如遭雷击,一个咕噜翻身爬起,就要下床。
  自然,白恒之不会让她逃,他一把抓住她的脚踝,速度点了她的身体的穴道和哑穴,手一推,又将她推倒在床上。
  这下,心湖女侠有口难言,身体动又动不了,真的杯具了……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白恒之将她的双手一一绑在床柱上……然后……开始脱她的鞋子……一只拔去,另一只也剥掉……袜子也是如此……
  等袜子也除下来之后,心湖白嫩嫩的两只脚丫子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
  一下子,嗖嗖凉气一直从心湖的脚底板渐渐地升腾到头顶,她就像躺在砧板上的青蛙,眼睁睁瞧着等着被屠宰,却束手无策。
  这下,她真有点惊惧加愤怒了。
  她的人生,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而在她今后的岁月里,她还将经历很多这样那样诸如此类的危机。
  白恒之从脚底到头顶将心湖扫视了一遍,他的唇角微勾,俊朗的脸上露出异常邪恶的笑。
  像变魔法似地,他的手上突然多出一样东西。
  唐心湖眯着眼睛细细瞧去,登时大惊失色,那……那……赫然是一根线条优美色泽洁白的鹅毛……
  大变态!!阴坏阴坏滴混蛋!!流X!!!
  就见,他抓起她的一只玉足,开始拿那根毛挠她的脚底板,一下一下来回还很有节奏。
  呜呜呜……嘤嘤嘤……
  心湖一张俏脸憋涨得通红,身体犹如有万千细小电流乱蹿,又痒又难受到她杀人的心都有!
  可是,全身穴道被点,动又动不了,还出不了声,水汪汪的眼睛硬是都给憋出水汪汪的泪花来……
  “还淘不淘气?”
  白恒之表情闲适,拿着鹅毛一下一下在她脚底板滑动着,语气却很平静。
  你白痴啊混蛋,你点了我的哑穴叫我怎么回话啊?!!……心里那叫一个悲愤欲绝。
  白恒之手指一点,解了她上半身的穴道,可饶是如此,心湖的双手依旧就被他绑在床头,动弹不得。
  “下次还敢这么干么?”白恒之继续问。
  心湖连忙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飞快,立即举白旗表示投降。
  “以后老实不?”
  心湖又连忙点头如蒜捣,老实老实,要多老实有多老实,你快放过我吧大侠!!
  “还有……”
  白恒之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
  嗯?心湖眼巴巴望着他,还有啥?
  “不要跟那个云若轩走太近。”说这话时,他的目光还带了几分嫌恶。
  这……这个……
  心湖愣住,犹豫了,黑白分明的美眸骨碌转了几圈。她暗自寻思权衡,不是我不想答应你,可是除了你的威胁,压在咱身上的还有更强硬的山大王啊。
  “怎么?”
  白恒之的眼神泛出冰寒入体的杀气,洁白的羽毛又贴上心湖粉润还肉嘟嘟的脚心。
  形势比人强啊,心湖只好再一次暂时低下高贵的头。
  白恒之这才作罢,将羽毛塞回袖子里。
  靠之,敢情这丫随身携带惩罚工具?莫不是专门为她准备的?鄙视唾弃!好阴险的货色啊!!
  白恒之达到威胁目的,显然还有些意犹未尽,又望了眼红眼睛兔子宝宝唐心湖。
  他唇角噙着淡笑,伸出修长的食指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该!再让你受点教训,晚膳过来给你解穴。”
  说罢,他还很有良心地帮她拉起丝锻被盖好……然后,就这么挥一挥衣袖,走掉了……独留下被点了哑穴,双手还被绑着的可怜女侠唐心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