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教主大人算你狠-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没有这么没人性!!本是同门生,相煎何太急啊!!!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心湖猝然闭上眼睛,随着那扇门的关闭,她的心登时凉了大半截。
  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肚里吞,白恒之……咱们走着瞧!!!
  空寂的房间突然冒出一个冷幽妖魅的笑声。
  床幔被撩开,一张戴着面具的俊美脸孔出现在心湖的视线中,狭长桃花眸挑起,数不尽的风情,要人命的勾魂!
  秦无炎啊……
  心湖战战兢兢,第一个反应,逃避般地阖上双眼装睡。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半饷没动静,她又掀开一只眼睛偷瞄。
  吖……
  谁知道那张妖颜赫然在她眼前放大无数倍,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只有两寸,那浑身泛出的迷呓幽香陡然侵入心湖的体内,惊得她差点魂飞魄散。
  陡然悲凉……我说教主大人,你要不要靠这么近?!
  可是,哑穴点着,手被绑着,沉默的待宰的羔羊,眼睁睁地看着豺狼龇开雪白的牙。
  这一刻,画面停滞……然后……插播广告……
  ###################################
  秦无炎站在床榻前,大半个身子穿过床幔几近贴住心湖。
  被一个心狠手辣的大魔头这么看着,着实毛骨悚然……心湖只觉得全身仿佛被冻结住,大脑一片空白,被这张美丽到恐怖的容颜填满了。
  秦无炎端详了她一会儿,手指贴上她的脸,那凉润的触感让她几欲飙泪。
  孰料,他只是贴心地为她把黏在唇边的几缕碎发,挽到耳后去。
  “你们师兄妹感情很好。”
  他突然冒出这一句。
  吖?!心湖震惊。有很好吗?你评判事物的标准是不是有偏差啊教主大人!!
  “你给我服的是什么药?”终于,秦无炎的身子起来,离开了她的面前。
  呜呜……她能不能不回答这个问题。
  说出来实在太TM丢人了!!想她貌美如花冰雪聪明的唐心湖,费尽心机牺牲色相喂给他的那颗小药丸,其实是……其实是……坑爹的百痒难耐的解药,忙中出错啊,追悔莫及啊……
  这也就是说,它并不能承担起作为谈判的重要资本……
  所幸,她现在被点了哑穴,可以保持安全的沉默。
  “喔,忘记给你解穴了。”
  秦无炎手指点了几下,将心湖的哑穴解开。
  “现在,你可以说了。”
  “咳咳……”心湖装作干咳几声,同时脑筋在加速旋转各方权衡利弊。
  不行,绝对不能说那药没毒。打定主意,心湖开口说到。
  “你给我解药,我就把解药给你。”
  秦无炎挑眉斜睨她,妖异的眸里带了一丝促狭。
  “你觉得,你能威胁得了我?”
  虽然他明明笑如阳春,却能感觉到夹带的寒刃,邪气横生,锐不可当。
  面对这样的压力,心湖只能给自己强自壮胆打气。
  “不然……我们试试看好了。”
  “喔?”
  “既然你精通毒药,不知有没有听说过一种叫七色散的药?”
  突然间灵机一动,心湖即兴发挥。
  “七色散?”
  “这种药要花上数十种药材,加上只有我们不老峰上才有的鬼冥菇提炼而成。因为在制药的过程中药炉上空会闪出七色光晕故得此名。”心湖看着他,给出一个灰常心疼吃了算你赚到的表情。
  “服用它以后,身体短期内没有任何感觉,但是……”说到这里,心湖不咸不淡又拽拽地扫了秦无炎一眼。
  “一旦此药发作,会让人神经错乱、筋脉逆流、胡思乱想而致走火入魔堕入极端之境,到那个时候,就算请尽天下神医,也无计可施了。”
  心湖给出一记沉痛无奈加惋惜的眼神。
  “呵呵,听上去似乎很有趣。”秦无炎邪魅笑容依旧,丝毫不见惊慌。
  心湖也保持面部肌肉舒缓,恍若胸有成竹般,故作镇定地与他对视。
  成败在此一举,咱绝对不能露怯。

章节目录